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20年前评分超过《人民的名义》的反腐剧 直击中国官场痛点

滚动 中国大陆

最近在公务员朋友的推荐下,我看了一部将近20年前的中国反腐剧《龙年档案》。这部被公务员朋友认为比较真实的反腐剧,豆瓣评分高达9.1分。要知道,

最近在公务员朋友的推荐下,我看了一部将近20年前的中国反腐剧《龙年档案》。这部被公务员朋友认为比较真实的反腐剧,豆瓣评分高达9.1分。要知道,2017年曾引发现象级关注的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豆瓣评分只有8.3。通常而言,豆瓣评分超过8分,都可以归类为口碑佳作,豆瓣评分超过9分,那是佳作中的佳作。

《龙年档案》是2003年播出的反腐剧,讲述的是2000年(农历龙年)新上任的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成,在一心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与以天州市委书记龙福海为首的传统政治力量之间产生或明或暗的分歧和矛盾,几经博弈,牵涉出太子县委书记万汉山的弄虚作假、贪污腐败以及黑三角开发区煤炭滥采、严重安全隐患等问题。最终罗成平安度过匿名举报信诬告的危机,获得天州市老百姓的广泛认可和省委的肯定,全面负责天州市工作,龙福海则被调往省委党校学习。

罗成在故事中是一位典型的心系民生的实干家、改革家形象,他早年担任县委书记时,曾是闻名一时的改革风云人物。当时他的妻子因为他的反腐被报复,惨遭谋害。后来他调往省级部门,坐冷板凳长达10年。故事是从重新出山,担任天州市长开始。龙福海则是天州本地干部,从基层摸爬滚打,升到市委书记,人脉广,心腹众多,可谓树大根深。龙福海本人在生活上和罗成有些相似,都是穷孩子出身,为政廉洁,但不同的是,龙福海察人不明,过于看重下属的政治忠诚和站队,容易被报喜不报忧的下属欺骗。罗成的原则性很强,工作一丝不苟,不轻信下属的说辞,经常突击检查,下乡查问真实情况,对腐败、懒政怠政行为零容忍。

在反腐剧《龙年档案》中,新上任的天州市长罗成,上班第一天就为上访群众现场解决问题。(《龙年档案》视频截图)

罗成和龙福海的博弈是《龙年档案》的故事主线。曾听不少人说,党委一把手和政府一把手,许多时候都难以避免会产生矛盾。《龙年档案》里面龙福海和罗成的矛盾便是如此,虽然党委能够领导政府,作为市委书记的龙福海才是天州市最高官员,但罗成不是寻常的副厅级市委常委,而是和龙福海一样的负责全面工作的正厅级实职干部,是政府一把手,因此难免会在与龙福海的工作交往中存在张力。再加上罗成个性鲜明,原则性很强,敢闯敢冲,雷厉风行,因为给老百姓做了许多实事,在人民当中的呼声很高,风头很盛,让龙福海感到威胁,被龙福海刻意压制。若换成寻常副厅级市委常委,或者是能力有限的普通市长,那估计会长久被龙福海压制。但罗成不同,他比寻常副厅级市委常委高一级,有更多的实权和政治能量,而且能力突出,意志力强大,不愿逆来顺受,敢于和龙福海硬碰硬。

通常来说,党委一把手和政府一把手保持和睦、互信的协作关系,才有利于一个地区政治生态的健康。反之,若党委一把手和政府一把手嫌隙不断,经常闹矛盾,那当地的工作将难以健康开展。尽管在常委会里面,书记是一把手,是班长,并且又有党委领导的政治规矩,但还是时常听说有关书记和政府一把手不和乃至内斗的新闻。

归根结底,这除了有个人性格、政治智慧和能力高低、利益冲突等因素之外,还和党委一把手、政府一把手所处的权力结构密不可分。书记虽通常来说更有地位和实权,但毕竟政府一把手是其在当地的第一顺位接替者,多数时候和书记的行政级别相同(若书记兼任上级党委和政府的职务,则另当别论),并且可能有着不逊于书记的政治背景和人脉,故在许多地方,二者之间是存在潜在张力,一旦双方矛盾激化,互不相让,势必导致官场站队风潮盛行,产生内斗、内耗。这是现行体制下许多地方党委一把手和行政一把手的双头领导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但其实也有积极作用,那就是在外部监督有限的情况下,党委一把手和政府一把手可以互相监督、制衡,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防止滥权,落实民主集中制。

剧中罗成和龙福海的第一回大交锋是围绕是否罢免太子县委书记万汉山职务的问题。罗成在数次下乡突击调查中发现,被外界视为龙福海心腹的太子县委书记万汉山一再弄虚作假,欺骗上级。针对罗成一再督促解决的拖欠教师工资问题,万汉山在罗成下乡调查之前便已经密令全县所有乡镇负责人统一口径,对外声称已经解决教师工资拖欠问题,但凡有违背者,一律开除公职。当天,罗成下乡考察时,所到乡镇都答复已经解决教师工资拖欠问题。当万汉山把罗成一行送走,自以为已经蒙混过关后,罗成又半路折回,直接去了一位教师家里询问,才发现真相。压力之下,万汉山不得已作出表态,给教师们发放工资卡,召开大会宣布给教师们发了工资。后来,罗成再次突击检查,得知每位被拖欠数年工资的教师,他们工资卡里只有一个月工资,愤怒之下,罗成强烈要求召开市委常委会讨论免除万汉山的县委书记职务。

在反腐剧《龙年档案》中,天州市太子县神农乡一位教师的工资好几年都没发。据这位女老师的描述,类似情况在当地很普遍。(《龙年档案》视频截图)

龙福海同意召开市委常委会,但他不愿直接罢免万汉山的职务,倾向于通报批评。为了确保在正式常委会上否决罗成的提议,压制罗成的权威,龙福海在召开常委会前逐一分析哪些人会站在自己这边,事先和罗成之外的副书记们、常委们打招呼、通气。果然,正式召开常委会时,除了罗成要求罢免万汉山的职务,其余所有人都唯龙福海马首是瞻,让罗成处于空前孤立境地。直到罗成破釜沉舟,以辞去市委副书记和市长职务向省委解释一切来施压,龙福海才转变看法,同意罢免万汉山职务,剩下常委们纷纷见机行事,局面方才逆转。

这里有两处值得思索。一处是万汉山连续两次欺骗上级,报喜不报忧,在上级前来考察前已经统一口径。他为什么会这样?官场的人,大多是理性人,万汉山之所以敢这样做,无非是认为造假、欺骗上级可以获得更多政治利益,但被发现和查处的可能性不大,故利益权衡之下,他选择造假和欺骗。而他的下属们,太子县各乡镇干部之所以配合他造假和欺骗,除了基于同样的考量之外,还因为县官不如现管,面对有背景而又跋扈的直接上司万汉山,他们不敢反对,只能屈从,置真相和人民利益而不顾。影视作品是对现实问题的反映,在许多人的认知中,官场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情况并不少见,亟待解决。罗成的出现,只要持续保持清醒、勤奋和刨根问底的精神,他确实可以在他任内有效规避此类问题,但一旦他离任,后继者若缺乏足够的清醒、勤奋和刨根问底精神,弄虚作假势必卷土重来。

在反腐剧《龙年档案》中,天州市委书记龙福海在召开市委常委会前,通常都会与同为常委的下属打招呼,从而让大家和他的意见保持一致。(《龙年档案》视频截图)

另一处是龙福海以市委书记的地位和长期经营的人脉关系,可以轻松让除罗成之外的市委常委们服从他的意见,进而让本应开诚布公、严肃认真讨论问题的常委会沦为形式、走过场,真正要害问题的讨论不在常委会程序,而在他的私下会面中。在剧中,龙福海不止一次通过私下会见来统一立场,进而完全控制常委会讨论,让常委会本应发挥的党内民主、集体领导、党内监督和制衡的功能几乎荡然无存。他身为市委书记,政治地位和权力高于其余常委们,尤其是行政级别比除市长罗成之外的常委们高一级,是他们的上级,可以通过胡萝卜(包括提拔、重用在内的政治许诺)加大棒(行政命令和打压、排挤)的方式来驾驭,以把控常委会。正因这样,那些纵使在一些问题上观点不同于龙福海的常委,在单独或正面面对龙福海时,都不太敢表达真实观点,更多时候只是迎合。

除此之外,龙福海还在常委里面刻意发掘时刻坚决站在自己这边的帮手,因为有的时候,在关键时刻,只要有那么一两个人坚定表达立场,营造某种压力气氛,足以影响那些犹豫不决之人。毕竟,决定一件事情的开会讨论结果,不仅要看人数,还得看参与人的决心。那些非常有决心的人是可能感染他人,影响讨论氛围,进而改变会议结果。

剧中,天州市太子县委书记万汉山告诉他的妻子,当地官员的升降、调岗都有可以收好处费的利益空间。(《龙年档案》视频截图)

剧中,万汉山被罢免太子县委书记不久后牵扯出非常严重的官场腐败、卖官鬻爵问题。在万汉山担任太子县委书记期间,不论是从股级升到副科,副科升到正科,正科升到副处,还是从偏远小乡镇调到相对更发达的大乡镇,县直部门局长希望把不睦的副局长调走,抑或干部犯错误后免于处罚,都已经明码标价化。万汉山正是通过官员晋升、人事调动等手段收受贿赂超过一千万人民币,数额非常巨大。而那时候,教师每月工资才五百元人民币。当时太子县有超过200个科级干部向万汉山行贿,万汉山被查处后拔出萝卜带出泥,整个太子县官场几乎陷入瘫痪状态。

剧中这一部分发人深省,万汉山之所以能够编织起庞大的贪腐网络,主要在于权力制衡和监督的缺失,使得太子县党政系统内部根本无法制衡和监督万汉山,只能任由万汉山只手遮天,肆意妄为,贪赃枉法。而之所以有超过200个科级干部向万汉山行贿,除了因为万汉山把持下的太子县官场早已乌烟瘴气,行贿是官员晋升的主要渠道,还是因为行贿所换来的晋升收益明显超过行贿的成本。考虑到公务员合法收入有限,通常是社会中上水平,但行贿成本动辄是普通公务员工资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为何剧里的科级干部要花工资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钱去贿赂万汉山?这肯定不是为了提拔一级后所带来的小幅度涨薪,而是提拔一级后所能掌握的权力资源,或者说是为了掌握更多权力后可以中饱私囊,牟取非法利益。

剧中,天州市太子县委书记万汉山受贿后,他的妻子在旁边感叹官员提拔的价格。(《龙年档案》视频截图)

罗成和龙福海在是否关闭黑三角开发区大量存在安全隐患的私人煤窑问题上硬碰硬,结果因黑三角开发区突发重大安全事故,本就坚决主张关停、整治私人煤窑的罗成紧急前往救灾现场,身先士卒,表现非常突出,终于获得上级省委和大量民众的认可。因为罗成的成功以及随之而来的天州市政治权力格局的重塑,让早先两件早已证据在握的案件得以正常进入司法程序。

一个案件是天州市委办公厅主任马立凤纵容两个弟弟向省报记者打黑枪和雇凶杀人,另一个案子是龙福海的儿子龙少伟策划大范围诬告罗成的匿名信。本来这两个案子,天州市公安局长关云山早已知道情况,甚至已经握有证据,但他不敢采取措施,只能坐等天州市政治格局的重新洗牌,不然他担心尚未把嫌犯抓住,自己就早已被调岗或免职。这两个案件的处理说明在天州市,一旦案件牵涉高级别官员,公安局长就不得不投鼠忌器,司法公正只能被迫牺牲。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当更高级别的权力介入,比如省委让罗成代替龙福海主持市委工作,案件才可能正常进入早该进的司法程序。

剧中,天州市公安局长关云山在谈到牵涉市委办公厅主任马立凤弟弟的黑枪案时,坦言自身的难处。(《龙年档案》视频截图)

《龙年档案》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中国官场的现实问题,不好轻下结论,但肯定能够反映一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现实中是否有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直接关乎中国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水平,关乎法治的健全程度,关乎良政善治的实现。有问题不可怕,关键在于发现和解决问题。这正是《龙年档案》的意义所在,希望有一天《龙年档案》所反映出的问题,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切实的解决办法。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