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三爱”高于信仰? 宗教生存空间进一步缩紧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即将施行的一项管理办法,要求宗教教职人员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观察人士称,中国民众不仅被剥夺了依照宪法应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还必须要效忠与宗教教义相悖的中共“教义”,此举预示着宗教自由将面临着中国当局的进一步打压。

资料照:中国浙江省平阳县一所基督教教堂建筑的十字架被政府拆除。(2015年7月29日)

中国即将施行的一项管理办法要求宗教教职人员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观察人士称,中国民众不仅被剥夺了依照宪法应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还必须要效忠与宗教教义相悖的中共“教义”,此举预示着宗教自由将面临着中国当局的进一步打压。

新规定违背基督教教义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今年初制定并公布的《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简称“管理办法”)将于5月1日起施行。这个主要针对宗教教职人员的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宗教教职人员应“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

“管理办法”还要求宗教教职人员抵制非法宗教活动和宗教极端思想,“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等,并言明对违反该管理办法的宗教教职人员,将按照《宗教事务条例》第七十三条等规定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追究刑事责任。

在很多西方民主国家,政教是分离的,宗教信仰与政党理念泾渭分明。以基督教为例,基督徒信奉“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耶和华神。因此,中共要求教徒必须拥护共产党的做法,对基督徒来说违背了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因为基督教反对任何凌驾于神之上的偶像崇拜。

资料照:中国河南省南阳市当局关闭了一个家庭教会。(2018年6月4日)

与此同时,为配合今年中共建党100周年,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及中国基督教协会日前发出开展“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三爱)主题教育的共同倡议,要求宗教信徒系统开展以党史为主的“四史”学习活动,重点学习中共党史,同时学习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通过意识形态和思想教育控制人民思想的做法由来已久,在10年内乱的“文革”期间,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中国逐渐完善所谓“法治”的今天,这种意识形态控制更是深入到本应独立于政党、政体之外的宗教领域。分析人士认为,把中共党史作为唯一历史版本,强制宗教人士接受的做法,本身就不尊重历史事实,无法为广大信徒所接受。

传道人:你规定你的 我传讲我的

美国普渡大学“普世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社会学教授杨凤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施行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与过去几十年来的政策一脉相承,中国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之一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因此现在中国推出这个管理办法并不足为奇。

他说:“中国的宗教政策最近两三年有了重大的调整,以前虽然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但宗教教职人员有很大的自由空间,但现在这个自由空间被压缩了。因为从原则上讲,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列主义,其中就包括无神论。中国当局要求有神论的宗教教职人员要拥护共产党,拥护无神论对他们的领导或者统治,这里边确实有逻辑上的问题。”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长老徐永海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要求宗教教职人员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与“政教分离”的基督教教义背道而驰。

他说:“坚持家庭教会,坚持政教分离,坚持教会是属灵的,是属天的,坚持教会就是改变心灵的,把我们耶稣的心放在自己的心里,让耶稣进入我们自己的心里,让我们具有耶稣那颗爱人的心。教会就起这个作用,教会不应该成为社会团体,更不应该成为政治团体。”

深圳基督徒传道人郭永丰对美国之音说,基督徒的使命是信上帝、信耶稣,传福音。对于当局要求宗教教职人员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表示,作为基督徒,他不反对,也不支持。

他说:“因为支持也好,反对也好,都无关紧要。我们就是传福音。作为当官的,你信主,我们就高兴,你不信主,我们就对你很怜悯,很同情。不存在拥护不拥护的问题。共产党要求你口头上要拥护,我们不反对,也不支持,你愿意怎么搞,那是你的事情。”

北京附近一个村庄的天主教徒在复活节早上参加弥撒。(2021年4月4日)

专家:提防宗教沦为中共操纵的工具

《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还规定,宗教教职人员不仅要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规章,还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宗教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

普渡大学教授杨凤岗认为,任何一种宗教传入都要适应本地的社会政治制度和文化,因此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字面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必须要提防宗教被沦为中共操纵的一个工具。

他说:“当提中国化,连道教也需要中国化的,那显然现在所说的中国化,并不仅仅是中国化,而实际上是党国化。有很多宗教人士对此难以接受。”

徐永海长老表示,与外国的教堂和十字架等教会场所相比,中国的家庭教会最“中国化”。他说:“中国的家庭教会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些弟兄姊妹,在自己的家里,大家聚在一些学圣经。如果说中国化,我们最中国化。我们只在精神上强调是耶稣的圣徒,其他方面我们都不强调,都可以改变。因为耶稣不变,其他的变不变都不重要了。”

传道人郭永丰强调,耶稣基督的真理是绝对的、永远的,不可能中国化。他说:“如果每个人都要把信耶稣个人化,我要把基督教转化为适合我的宗教,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这样的话,那就是异端邪说。”

中国浙江省十字架被拆的教堂上改插五星红旗。

根据2018年中国发布的第二部宗教白皮书“中国保障宗教信仰 自由的政策和实践” ,中国拥有3800 多万名基督徒。但据非官方统计,实际人数可能高达9千多万,甚至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其中一部分基督徒归顺于官方的三自教会,大多数属于被官方禁止的“地下教会”(又称“家庭教会”)。

基督教越打压发展越快

徐永海长老说,“管理办法”施行后,宗教自由空间会受到进一步的挤压,家庭教会的教职人员和信徒也肯定会受到进一步的打压。但是他说,当局越是打压,中国的家庭教会发展就会越快,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就从几百万发展到几千万。

他说:“所以我们也不怕打压,即使我们被迫要回到家庭聚会的形式,回到 地下聚会的形式,我们仍然能够‘为主作工’,对于这一点我们非常有信心。我们不怕打压,不怕空间缩小。”

徐永海说,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即使当局进一步收紧对家庭教会的控制,乃至打压,也很难回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八十年代非官方的基督教会教职人员和教徒遭受的境遇。

1950年代,主张无神论的中共建政后对基督教开展了“三自爱国运动”(自治、自养、自传),要求民间的教会加入官方的“三自教会”。但是北京地区11个独立教区负责人拒绝参加官方的三自教会。其中包括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之一袁相忱,以及自立教会的代表人物王明道,他们都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

徐永海说,中国的独立教会并没有因此而消亡,反而从50年代所谓的“非法”,逐渐发展到80年代的“地下”,进而在90年代“走到地上”,现在的家庭教会虽不隶属于官方,但已从过去的“偷偷摸摸”,完全公开化。

郭永丰说,当局打压基督教徒,在中共主宰的中国是很正常的。但是他说,当局迫害基督教,未必能战胜基督教。他提到,古罗马时代,很多基督徒惨遭迫害,但是基督教反而越来越发展和壮大。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