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拉闸限电|敦煌镜子发电站年发电量3.9亿度

滚动 中国大陆

在煤电短缺的情况下,水力发电、太阳能等成为目前最理想的电能来源。位于新疆哈密伊吾县淖毛湖镇的塔式熔盐太阳能热发电站,2021年9月初成功并网发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作为新疆第一座光热发电站,哈密5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站通过储存热能实现24小时持续发电,且实现了污染物零排放。

光热,全名为聚光太阳能热发电(Concentrated Solar Power),是太阳能发电的主要形式之一。与利用半导体材料将太阳光辐射能直接转换为电能的光伏不同,光热依靠的是通过各种反射镜,将太阳光汇聚到收集装置中,加热导热介质,再经过热交换产生高温蒸气,推动汽轮机发电。

按太阳能采集方式划分,光热发电形式有槽式、塔式、碟式、菲涅尔式四种。其中,塔式系统是当下较为成熟的光热技术路线之一。据果壳科技产业组公众号“放大灯”报道称,塔式设计为点式聚焦系统,利用大规模的定日镜组成阵列,将太阳辐射反射并积聚到吸热塔顶部的吸热器对内部工质进行加热。

塔式电站最大的优势在于热传递路程短、损耗小,聚光比和温度都较高,且规模大,但缺点是不能小型化,无法建立分布式系统,因此对土地占用多,前期投资大。此前,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建祥曾称,目前光热唯一的缺点是规模太小、成本太高,“这和光伏、风电大规模装机后形成的低成本相比,暴露无遗”。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际署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并网大规模光伏的全球加权度电成本为0.057美元,十年间成本降幅达85%;聚光太阳能热发电成本为0.108美元/千瓦时,高出光伏技术近九成。但随着技术进步,光热被认为具备成为基础负荷电源潜力的新兴能源应用技术。

光伏发电和风电的间歇特性,决定了两者需要配套储能系统。光热发电最大的优势则在于其天然的储能特质,可先将白天的太阳能以热能形势储存起来,并在晚间或其他用电高峰期再带动汽轮发电。业内普遍认为,光热发电机组比燃煤机组的启动时间更短、运行负荷范围更宽、可根据电网调度指令实现较为频繁的启停,具有更好地调峰性能。

甘肃敦煌“超级镜子发电站”,是中国首个百兆瓦级熔盐塔式光热电站。(视觉中国)

由于可预期的规模化效应,塔式系统成为新一批光热发电项目主流技术。2013年,中国首座太阳能光热发电站在青海并网发电,该发电站位于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的德令哈市西出口,总装机容量50兆瓦。

此外,甘肃敦煌市向西约20公里处,还有一座被称为“超级镜子发电站”的首航高科敦煌10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电站,是中国目前建成规模最大、吸热塔最高、可24小时连续发电的100兆瓦级熔盐塔式光热电站。电站内的1.2万多面定日镜,以同心圆状围绕260米高的吸热塔,镜场总反射面积达140多万平方米,设计年发电量达3.9亿千瓦时。

今年5月,首航高科常务副总经理毕成业在第八届中国国际光热大会上表示,2021年是敦煌光热电站性能提升期的第三年,机组性能尚未实现最佳,镜场效率仍有15%至20%的可提升空间,热力系统效率和厂用电率方面亦有可优化的空间。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