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刘放:民主制度会终结吗——兼答祖慰先生“八惑”

大众观点

偶然在老高博客上看到作家祖慰先生的《八惑》。因近年来国内外发生太多的事,加之疫情肆虐,人类遭遇空前灾难和痛苦。整个世界充满迷惘和不确定性,风雨飘摇,乾坤震荡。号称“民主灯塔”的美国大选发生的那些事,更让许多自由知识分子觉得突然失去方向,前路茫茫,深感困惑乃至绝望。爱好自由的人们从未如此担忧失去自由。民主社会真的会走向终结吗?


    偶然在老高博客上看到作家祖慰先生的《八惑》。因近年来国内外发生太多的事,加之疫情肆虐,人类遭遇空前灾难和痛苦。整个世界充满迷惘和不确定性,风雨飘摇,乾坤震荡。号称“民主灯塔”的美国大选发生的那些事,更让许多自由知识分子觉得突然失去方向,前路茫茫,深感困惑乃至绝望。爱好自由的人们从未如此担忧失去自由。民主社会真的会走向终结吗?
    祖慰的困惑,也是许多自由知识人的困惑,祖慰的“八惑”,堪称“天问”。
    这是一个相当沉重的话题,我无能解惑,只能谈点个人看法,与大家共同探索。
    正如高伐林先生所提示,祖慰的第一惑,只能将顺序颠倒,放最后才能说清楚。
    现代民主社会的确出现许多问题,甚至可说已病入膏肓。就像不可能出现永动机;人类永远建不成巴比塔;世界上不会有永恒不变的社会体制。人类社会生生不息,循环往复,民主社会只能不断纠错,在改变中生存发展。

                                          一,

    现代西方民主社会为何会出现危机?首先,是与基督教精神的式微、流失有关。杨小凯先生认为,制度产生于宗教。西方民主是在基督教文明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基督教的平等博爱思想是民主自由的灵魂和基石。“资本主义的契约型经济其运作所需的社会美德,如诚实、信任、宽容、克制、责任心等,在很大程度上以宗教信仰为基础”(马克斯-韦伯)。
    随着实证科学的发展,基督教精神的式微与流失与日俱增,不可逆转。自从达尔文的《进化论》问世,这种无神论学说就已对宗教思想带来冲击。直至今天,仍在误导人类,对青少年价值观的形成产生一定影响(其实这种进化理论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尤其进入网络信息时代,越来越多人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失却了对神、对自然的敬畏,失去或淡化了以基督教精神为基础的社会责任感和传统道德。在欧洲发达国家,基督信徒大量流失,真正的虔诚信徒仅剩百分之十左右。许多教堂空置或改作别的用途。这种流失为其他宗教、文化的进入提供了可能和空间。
    其次,是现代西方人口结构、人口素质发生了变化(这也与宗教精神的流失相关)。现代人类对物质的追求和贪婪前所未有。人们过分追求物质享受,有些人沉迷吸毒、性错乱,缺乏道德勇气和责任担当。同时医学科技发达让避孕技术成熟,许多人选择追求物质而抛弃人类应负的生育责任(这当然也是个人自由)。西方的生育率越来越低。欧洲各发达国家平均每对夫妇约生育一点一个孩子。人口以几何级减少,每个代际将减少近一半。必须指出,任何种族,如果失去繁殖意愿,最终结局就是毁灭。这是自然铁律。西方文明也只能因此自我了断。如今,人口锐减也是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

    由于人口大量减少,劳动力短缺,引入移民是唯一手段。这包括正常移民及接收大量难民。这些移民和难民主要来自第三世界,他们的宗教信仰、文化传统、生活习俗都有很大差异。人口结构的改变势必带来文化结构、社会结构乃至政治生态的改变。文化和宗教的冲突成为许多欧洲国家社会暴力的主因。在一些欧洲都市,已经再也看不到曾经的和平安宁景象。由于人口生育的不平衡,将来的欧洲穆斯林化已无可避免。在法国巴黎及其他一些欧洲城市,这种端倪已见。
    美国的情况大同小异。近年来大量的外来族裔以正常或非法途径涌入美国。同时美国非裔黑人生育率大大高于白人。创立美国民主社会的欧裔白人很快就将沦为少数族裔。虽然美国各族裔价值观比较趋同,但文化差异,素质差异还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这正是美国社会不安定的根源。这并非种族偏见,如今人们夜晚进入黑人居住地已经是一种风险。
    再一个问题,是西方白左崛起。白左是民主社会自身滋生的癌症。正如中国古语所言:“君子之泽,五世而崭”;又曰“富不过三代”。西方社会的颓败有其必然性。西方战后升平,物质充裕,社会福利良好完善,人们从出生到老死,都由国家买单。这些享受优厚物质生活,躺在安乐窝里,“蜜糖中长大”的一代,有些人渐渐成为一群不食人间烟火,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他们受西方早期乌托邦主义、绝对平均主义思潮影响,还有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影响,主张社会绝对平等,追求绝对自由,宣扬绝对平均主义和无原则的人道主义。应该说他们本意和初衷还是不错的。但任何事情如果过了头,就可能会是灾难。
    这些白左并非只是一些无知青年和社会上的闲散人士,其中不乏社会政治精英、富豪、教育精英、科技精英、演艺明星、传媒巨头等。
    他们利用掌握的强势媒体和教育资源,影响社会,占据理论至高点,制造出各种绝对“政治正确”。以致无人能够挑战。他们试图以“大爱”包容一切,感化和融合一切。面对恐怖分子,他们最经典的一句话是:“他们(恐怖分子)有炸药,我们有鲜花!”他们几乎构成了现代西方民主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和思潮,重塑了西方政治文化生态。
    具体说,他们关注气候变化,但过分夸大人为因素,忽视了自然本身的变化节律;不是以科学精神有序减少碳排放,主张不顾现实,不管国计民生不顾后果减排。他们同情难民,但不顾国家安全及社会承受能力,主张来者不拒。他们对一些诸如龙虾等小动物的权益倍加关注,却对某些国家严重践踏人权行为装聋作哑。他们同情同性恋(其实同性恋者享有公平权利早就是西方社会的共识),但他们过分渲染,将这些少部分人的利益凌驾于大众利益之上,在学校儿童中强推性别教育,立法让未成年人决定自己的性别取向,对限制孩子自行变性手术的家长施以刑罚。还提倡同性婚姻,男女同厕、中性身份护照,等等。
    他们主张种族平等,但走向极端,成为反向种族歧视。一些正常的种族话题也成为禁忌,不可触动。在美国,制定了许多优惠黑人的教育就业和福利政策。黑人对白人、亚裔使用暴力往往不被追究,而白人侵犯了黑人就会成为政治事件。最典型事例就是“黑命贵”事件,白人警察因执法过度,压死黑人罪犯弗洛伊德,结果罪犯成为英雄偶像,民主党高层集体下跪,警察被判重刑。还因此而引发了一场全国破坏性骚乱。骚乱中的犯罪行为也并未得到追究。
    这样的政治正确已渗透到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及军事层面,严重危害了国家利益。比如制定了一些荒谬的法律(如加州“抢劫偷盗一千美元以下不构成犯罪”等等),大量削减维持治安的警察经费,在军队中制定一些束缚自己手脚的行为规则。在人道主义名义下,一些血债累累的恐怖分子被俘后受到极好待遇并很快获释,而战场上冒死作战的将士动辄得咎。据随军记者报道,驻阿富汗美军在遭遇恐怖分子时,必须在确认对方有攻击行为时才准许开火,多少士兵因此而枉死。一些军人因“误伤”阿富汗平民而接受审讯,等待他们的是严厉法律制裁。事实是,在阿富汗,塔利班恐怖分子与平民装束并无区别,士兵们生死只在一瞬间的疏忽。这是造成美军伤亡的主要原因。
    西方白左和他们的政治正确,严重侵蚀了民主社会的基石,动摇了民主社会的根本。真正能毁掉西方民主的,就是西方白左。

                                       二,


    民主社会出现的这些问题,的确引起许多人的困惑。到底应该如何评判民主社会?她的前景如何?普世价值还是普世价值吗?民主制度会终结吗?
    尽管已是老生常谈,在此还是要说,民主制度仍然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不坏的社会体制。人类尚无别的更佳选择。
    首先她保障了人的思想、言论等基本自由。也保护了人们免于恐惧的自由。这些都是人最为宝贵的自由权利。爱好自由是人的天性。在许多人心中,自由远比生命还重要。
    再就是民主制度保障了人们拥有个人财产的权利。没有财产的权利,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人的这些自由权利,除民主制度,没有任何社会制度能给予和保障。只要看看极权制度的历史,稍有智商的人都不难辨别。在极权国家,没有任何人会是安全的。包括高层官员,甚至独裁者本人。
    自由民主始终是许多人追求的理想和奋斗目标。这是基于人性,也是天所赋予。人民安享民主自由,或渴望民主自由,仰望民主自由。民主制仍然是人类社会发展大趋势。只要还有人类,民主社会就不会终结。
    纵然受到挑战,遭遇挫折,但民主制并未走到穷途末路。
    如今世界上有174个民主国家。几近全球国家的百分之九十。民主国家有成熟的,有不成熟的。而成熟的民主国家大都生活富裕,社会比较稳定,国民安居乐业。
    事实上,尽管出现了如此严重的危机,西方民主社会的根基仍在,灵魂仍在。大多数民主国家都仍然维系着自由民主的基本精神和价值传统,保障了民众的自由与权利。在东欧、北欧,在东亚,在北美,民主制度仍然运转正常,仍然极具魅力。北欧的丹麦、挪威、瑞士、芬兰等国家的社会福利体制,令人羡慕,他们国民的幸福指数无人可及。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国家,社会和谐,福利良好,堪比人间天堂。必须指出,的确也有些滥用福利的民主国家出现危机,经济拮据,濒临崩毁。过于完美的福利体系让有些人失去勤劳致富的本能,失去生存奋斗的欲望和动力。
     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还有台湾,民主都运转良好。他们经济发达,国民富足,其社会健康程度可以比肩欧美,甚至还要稳定。这些亚洲民主国家同为儒文化圈。
    在这里多说几句。民主政体有其相应的道德精神体系和灵魂核心。西方民主的基督教精神体系和根基,亚洲国家显然无法完全移植过来。那么儒家传统文明的精华部分,佛、道等宗教传统,与普世价值能否融合?会不会因水土不服而出现排斥?许多华人自由知识分子曾对此多有疑虑。这些国家成功的事实,让我们看到这些东方传统与民主普世价值融合的可能性。也证明了民主制度完全适合中国。

     美国著名学者亨廷顿在他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系统地提出了他的“文明冲突论”。认为冷战后的世界,冲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主宰全球的将是“文明的冲突”。
    他的观点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2001年的“911”事件及其后几年的反恐战争,似乎印证了亨廷顿预言的准确性。其实不然。与历史上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不同,现代西方基督教文明国家掌握了科技、军事、经济的绝对优势。现代西方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力量对比简直不在一个等级。如果对决,无异是卵石相碰(911是特殊意外)。再说,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也不能代表“文明”。这无论如何不能理解为两种文明的冲突。
    但西方国家面临的危机,又是现实存在。伊斯兰文明是以其“软实力”取胜,是以生殖力,以伊斯兰妇女的子宫战胜基督教文明。就算没有武力冲突,他们的人口优势就能以选票轻易取胜。
    其实也并非完全没有解决之道。归根结底,是西方白左的“政治正确”,束缚了人们的手脚,使之无所作为。如果抛弃白左思维,制定一套规则应对,西方民主就不会束手待毙。只要从法律和管理上着手,规定所有移民必须遵从所在国的法律、道德和价值观,接受主流文化,同时对他们的宗教活动有所规范,西方国家就能起死回生。例如以色列,有近两百万的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生活工作,占其总人口的20%多。这些不同宗教的人们都安分守法,成为以色列社会的一员。又如日本,他们是用严苛的移民条例从源头上堵死了可能的隐患。再如澳大利亚,严格恪守有节制可持续的移民和难民政策,实行多元文化主义,却又保持了文化和价值观的主体性。
    这些国家能做到的,为什么欧美做不到?
    答案就是白左思维在作祟。
    当然,人口问题仍是客观存在。缓解之道,只能以物质奖励,完善儿童养育福利体系,尽可能提高生育率。同时发展智能机器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
    然而,近年来西方国家已意识到对他们最大的危险,乃是来自共产意识形态的威胁。目前中西方之间(主要是中美间)的冲突,根本就不是基督教文明与什么儒教或佛教文明的冲突。中美间固然存在利益冲突(所谓的”修斯底德陷阱”),但更主要的是两种意识形态,即自由民主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冲突。这是一场新的冷战。
    苏联解体几十年后,历史转了一个圈,又回到原点。虽然中美表面都不承认这是一场冷战,但残酷的现实是,这场冷战比上一次冷战更危险更复杂也更接近热战。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当年美苏冷战,双方领导人多少都尚存理性的一面。如今西方的对手是一伙当年的红卫兵!这场冷战的前景充满不确定性(这也让拜登发怵)。谁也不希望再发生世界大战——这将会是人类的毁灭。那就会是真正的历史终结。
    人类能否逃过此劫,就看天意了。
    历史并非是简单的重复。虽然按目前中西方的科技、军事和经济实力,西方仍占优势。但与前苏联不同,中共经改革开放,引进市场经济,吸收西方先进科技和管理机制,以及资本资源,已积累了雄厚经济实力,成为经济大国。在此基础上,与西方全方位交流合作,四处出击,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应该说,中共的软实力,或者说是锐实力已远胜西方。
    这是一场绝对不对称的博弈。举例说,他们的媒体,包括网络、电视、报纸可以毫无阻拦地在西方广泛传播,而西方媒体不能在中国存在。什么脸书、推特、谷歌都被挡在密不通风的防火墙外。中国的孔子学院可以在全球各地开花,而基督教会在中国备受打压,教堂被拆毁(除个别官方认可的教会),信徒被迫害。西方可以在大学开设马克思主义课程;中国大学老师只要触及自由话题就会被举报,受到打击迫害。        西方对此几乎束手无策,因为“政治正确”束缚了他们的手脚。你不是标榜民主自由吗?就以你标榜的自由治你。超限战、网络信息战被中共玩得炉火纯青,得心应手。同时他们利用雄厚金钱资源,腐蚀拉拢。中共对西方的各种渗透已到了怵目惊心的地步。
    在上次冷战结束后,世界迎来一片曙光。被福山惊呼为“历史的终结”。事情的发展出乎人们所料,逆转来得如此不近情理。这既有历史的因素(如911发生),美国卷入中东战争绝对是战略性错误。更多的是西方的误判。直接的推手是美国和西方的绥靖主义,及白左的密切配合推波助澜,还有西方贪婪的资本,共同养肥了对手,养虎遗患。
    应该说,误判的只是西方。中共对此从来没有含糊过。从《中国可以说不》,到《较量无声》,再到“不忘初心”,中共从未放弃过反对西方自由民主意识形态。所谓“韬光养晦”,就是针对敌人的韬晦之计。“西方亡我之心不死”是他们从未改变的思维定势。这种宣传教育已深入人心,深入骨髓。
    只有西方,麻木得近乎白痴,一直在做“经济发展了必然走向民主”的美梦。
    一直到最近如梦方醒。

                                      三,

    无论如何,不管美国自己存在多少问题;无论美国犯了多少错误(例如出卖台湾的不光彩历史),能够与共产主义抗衡,能够保护西方民主自由的,只有美国。美国强大的科技和军事实力,雄厚的经济实力,仍是自由世界的定海神针。美国也是传统保守主义依然强势的西方国家,及目前基督教信徒最多的国家。
    这里就必然谈到美国前总统川普,提到2020年的美国大选,回应祖慰先生提出的问题。祖慰先生的“八惑”,此为最大一惑。此惑能解,其余七惑就无足轻重了。    

    川普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他有许多性格弱点,说话比较随意,被认为是口无遮拦,容易得罪人,尤其不顾忌媒体。应该说这正是政治家之大忌。他有大量负面信息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另外,他在美国疫情初期的确过于麻痹大意,为人诟病。
    但对川普最了解的,应该是美国选民。他代表了美国传统保守主义,是基督信徒的精神偶像,也是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社会劳工利益的代表。他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强大”,这符合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他上台后进行了一系列社会改革,包括医疗和税务改革。几年间美国经济保持高速发展,就业率创历史新高。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外交政策。他调整了几乎所有对外政策,主要是对华政策、中东政策。阿富汗撤军就是他的决定(只是被拜登搞砸了)。或者说,他是几十年来第一个意识到美国处于危险之中的美国总统。从提高关税打贸易战开始,纠正了数任美国总统的战略误判,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奠定了美国的亚洲太平洋战略基本盘。目前美国拜登政府实际上继承了他的外交路线,延续了他的对华政策。
    在2020大选中,尽管存在疫情风险,民众对他的支持热度不减,他的竞选集会到处人头涌涌,群情澎湃。有几十万民众自发到华盛顿游行集会支持他。在西方,反政府游行集会司空见惯。而如此大型的支持总统游行集会则是绝无仅有。可见民心之所向。反观拜登的每场竞选集会都稀稀拉拉,门可罗雀,毫无人气。
    人们只知道美国保守势力强大。但美国左派势力的强大更令人吃惊。川普的改革是回归保守主义,回归传统。这让左派极端愤怒。改革也动了那些利益集团的奶酪,揭开了某些阴暗黑幕,让他们恨得咬牙切齿。左派几乎控制了所有主流媒体,势力遍布军队、司法、安全系统,和许多要害部门。民主党与这些利益集团,加上共和党中的建制派们,合力对川普打压、围剿,必欲置他于死地。川普甫上任数天即被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以莫须有罪名弹劾。不到三年又同样以子虚乌有罪名再次被弹劾。川普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受到两次弹劾的总统。同时民主党还以各种罪名对他进行了几十次司法指控。在大选关键时刻,民主党和拜登的大量负面新闻被屏蔽,而川普的推特、博客被封。一个在任总统居然发不出声音。
    美国大选有没有舞弊,是问题的关键和焦点。
    以川普的政绩和超高人气,2020年大选连任本已没有悬念。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彻底将这次大选搅乱——因疫情设置的大量邮寄选票为舞弊提供了方便。川普自始至终反对邮寄选票,认为容易造成混乱和舞弊。川普和他的团队多次提出申诉,被高法以疫情为由否决。事实证明,这些邮寄选票管理混乱,错漏百出。是造成这次选举舞弊的最主要原因。      
    选举舞弊的疑点太多了。11月3日的选举之夜,川普得票本遥遥领先。深夜时有关方面突然宣布暂停点票。几个小时后的凌晨,拜登的得票闪电式飙升(后被称为“拜登曲线”),迅速超过川普。出现这种情况最大可能是计票软件系统出了问题。川普虽得票7380多万张(已经是美国历史上创记录的新高),但还是输给了拜登。
    大选日过后,川普律师团队即收到大量选举舞弊的举报,有视频、电话录音、照片、实名指证。还发现有些程序变更明显违反选举法。这些举报资料暴露出来的问题相当严重,操作者明目张胆,已经是赤裸裸的舞弊。川普大大低估了对手的卑劣。
    川普律师团队采取了一系列法律行动,但显然时间太仓促,准备不充分,无法提供完整的证据链。
    更主要的是,民主党已公开宣布胜选,各主要媒体都已确认拜登为候任总统。许多国家政要也纷纷发出了贺电。总之米已成饭,造成既成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各级司法机构为避免造成社会震荡撕裂,均不愿出来主持公道依法调查取证。而各大媒体因持左派立场,反对川普,对揭露出来的选举舞弊视而不见,反而封锁压制这些信息。美国媒体历来对重大事件相当敏感,往往能站在公正立场,利用强大的舆论压力,倒逼政府,起到干预政治的良性作用。而媒体在这次大选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失却了西方媒体秉持公义的传统。
    这让许许多多的共和党选民心中不服,怨气冲天。1月6日,数以万计的支持者聚集华盛顿国会山集会示威,要求伸张正义,重新审计选票。最后醸成震惊世界的冲击国会事件。此次事件的真相如何?是民众情绪失控,还是另有蹊跷?至今未明。但至少已证实川普与此并无直接关联。其实,这次事件并未造成严重损失,与“黑命贵”暴乱造成的破坏程度无法相比。
    大选之后,共和党支持者们并未放弃调查真相,穷追不舍,决心查明选举舞弊,给胜者正名,让舞弊者难逃罪责。 亚利桑那州率先动手。该州参议院正式宣布聘请四家专业公司对马里科帕县的两百一十万张选票进行全面审计,以确保选举的合法性。9月24日,该州发表的完整审计报告显示,仅在马里科帕县就有超过五万七千张选票存在问题。而拜登在亚利桑那州仅以一万零五百张选票胜出。
    宾州、德州、康州也宣布要重新审计选票。共和党温迪参议员随即公布了来自全国41位州议员签署的信函,呼吁每个州进行法医式审计,并要求在审计真相出来后取消大选错误认证,还历史予公道。
    应该说要推翻大选结果已经很难。民主党拜登政府已经实际在行使国家权力,最高法不可能冒社会动荡、社会撕裂的危险进行判决。美国历史上也没有先例。2020大选只能将错就错,川普和共和党也只能接受现实。但也绝非毫无意义。真相大白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伸张了正义。舞弊责任者最终也难逃法网,这样的罪责是不可容忍的。更重要的是,可以此为鉴,在法律上堵塞漏洞,防止再出现这种选举舞弊。
     许多人都无法想象在美国如此成熟的民主社会,会出现严重选举舞弊。这是美国民主的耻辱,也是美国200多年历史中最黑暗的一页。美国这样伟大的国家,法制如此健全、民主传统如此悠久,居然出现如此丑陋一幕,既让人无法理解,也感到深深失望,心寒甚至悲哀!民主灯塔真的熄灭了吗?
    祖慰先生,贺卫方先生等不少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们,更是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应该说他们掌握的信息有限,脑筋转不过弯来并不奇怪。就是许多身在美国的人,也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看到拜登这样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成为世界最强国家的总统,既同情,又悲凉。仿佛从中看到了美国的衰败。他才不配位(看看阿富汗撤军),德不配位,就连身体也不配位!他上台并非真的被选民拥立,而是阴谋舞弊操控的结果。
    通过这次大选,从中看到美国左派的卑鄙,和他们超强的破坏力;也看到利益集团的阴险狡诈,和他们幕后操控的巨大能量。美国其实充满危机,已不再是我们想象中的美国!
    美国的科技、军事、经济实力确实强大。任何外敌都无法战胜美国。能搞垮美国的,只能是美国的白左。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美国“南非化”将无法避免。罗马不是一天造起来的,但却可以在一天毁灭罗马。南非殷鉴不远。
    美国人口结构变化的趋势已无法逆转。除非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通过立法,建立起有效机制,保证所有进入美国的人遵从美国法律,认同美国的价值观,做一个好公民。同时要从教育入手,让青少年学习认识传统,守护美国价值,重塑美国灵魂。
    只有这样才能拯救美国。有一个健康的强大的传统意义上的美国,才能保护整个自由世界。美国亡,则世界自由民主亡。
    但改变这些很不容易。前路漫漫,阻力重重。
    相信美国人民一定能度过难关。美国民风骠悍,民族性格坚韧、勇敢而又不失理性,他们有为自由不惜牺牲,为自由浴血奋战的光荣传统。期望2024年大选恢复正常民主秩序,公平公正,不再有舞弊。
    祝美国再次伟大!

附:

祖慰八惑,求诸友解之

  祖慰,微信  1、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是宪政民主的根基。然而,民粹主义把“社会契约”给颠覆了。被称为民主宪政世界灯塔的美国,在2020年大选中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事。特朗普败选了,总统带头颠覆“社会契约”不认输,领着7千多万拥护他的选民(近一半的美国选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地硬说选举是民主党作弊,鼓动拥护者冲击国会强行阻止国会宣布选举结果并导致5人在暴力中死亡。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四年内,不遵守国际契约,任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之性,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移民协议、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维也纳外交公约、万国邮政联盟、武器贸易条约、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等,把国际契约当做可以任意撕毁的废纸。除了美国,法国持续很长时间的极具破坏性的黄马甲运动,不再是以往有组织的合法(合契约)的抗议,政府想妥协谈判都无法找到有权威的代表者订立妥协契约,“社会契约”被去中心化的网络动员抗议方式消解了。  2、我曾在的法国以及整个欧洲民主国家的高福利制度,其每个公民从摇篮到坟墓都可享受到免于饥饿、免于匮乏等保障,应该是人类最美的制度设计。然而,民主选举却把它变成了一个灾厄。因为每次选举的候选人,必须承诺把社会福利比以前提升得更高才可能获得选票,那么,这个“一次比一次更高”的 “乌托邦正反馈竞选机制”,一定会把经济系统拖垮。由于人性的贪婪,其幸福感来自“获得的加法原则”,这就使得这个美丽的乌托邦灾厄无救。  3、本以为光速传播的国际互联网能让每个人获得更大的知情权而“洞明世事”,现实恰恰相反。自媒体使每个人都获得同等的话语权和全球传播力,于是不仅出现“罗生门”式的各自表述,而且有意无意地纵情制造谎言、谣言,使得所有“真相死了”。原来的追求客观公正的主流媒体为了生存而媚众,也跟着把真相弄死了。真相死了,意味着选民选举的判断力死了,民主选举的理性根柢被拔除了,就成了乌合之众非理性的狂欢。  4、当代民主国家还发明了两个无懈可击的“政治正确”观念:一个是提倡价值观的多元、包容与并存;一个是由人权衍生并泛化的人道主义,即要以人道善待罪犯,包括改善监狱条件、对死刑犯给予(注射)安乐死甚至干脆取消死刑。当两个无懈可击的观念兑现成国家管理政策后却瑕疵毕露了。多元价值的等效与并存,把社会共识解构了。诚如一句民谚所说:“如果不能给最坏的事情找到一百条最神圣的理由证明它是正确的,那他就不是一个多元价值观的人。”人类之所以能孵化并演进文明的社会,恰恰就是在不同阶段建构起了不同的共识而能凝聚全体。另一个泛化到对待罪犯的“人道主义”,就解构了法治。倘若监狱外的穷人都不如坐牢的人生活,倘若好人都还不能安乐死而死刑犯却有了这个待遇等等,社会会不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人类的一部法治史对罪犯进行各种生理性惩罚,就是为了威慑和遏制犯罪;倘若把这都“人道”了,法治将如何“治”?  5、当代网民们的自媒体自由结盟,建造朋友圈,只接受自己认同的信息,像人体排异反应一样,发着高烧抗拒非我族类的信息。再加上同伴和大数据后台不停地“喂”着只有我“点赞”的信息,就把每个人封闭在“信息茧房”之中。当代“信息茧房人”更蠢、更撕裂、更反智反科学,甚至连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要戴口罩的常识公理,都成了相互咒骂或者拔拳相向的高频事件。  6、倘若不久的未来,机器人把我们人类的70-80%的工作替代了,那些靠着社会给予基本的、可能是优裕的生存费的无业者,他们不再是参与合作创造社会财富的人群,那么,他们还有获得民主选票的合法性吗?若没有,当下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否会遭到颠覆?  7、现在的大数据技术都能知道每个人的消费意愿或阅读兴趣,不久的未来,它完全能够随时而且准确地了解公民们对各项政策的意见以及欲求,那么,还要当下民主制度下的议会、国会中的民意代表干什么?这些活人代表被选民选出,因为他们都有人性私欲,完全可能被利益收买而违背民意。而大数据算法,却绝对不会被贿赂。  8、物联网的共享经济越来越发达,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租房、共享美食送派、共享贵重女包、共享贵重首饰……这一切都意味着对于每个人来说,使用权高于拥有权。当人的所有的生活需求都共享化了,那么神圣的私有制还会神圣吗?  即兴说了上面8条,让我沮丧地发出“天问”:“看来曾成功运行几百年的民主宪政、社会契约等治疗工业时代合作性对抗症的灵方,而对于初露端倪的数字化时代的合作性对抗症是否不灵了?或者说起码产生了严重的抗药性了?”  奈何?奈何?  思想者们,该不该求索而能讲点管用的人类治理的新故事了?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7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20 天 之前

nonsense.

john chan
john chan
19 天 之前

民主会终结.

john chan
john chan
19 天 之前

At lease now , not exist democracy in Nazi of America, Nazi of Canada, Nazi of Japan.

顾晓军
顾晓军
12 天 之前

顾晓军答「祖慰八惑」
 
——社会学·四千五百九十四
 
据说,「祖慰八惑」在网上很火,成了「天问」。我著有《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等著作,算是一思想家、社会学家,基本符合祖慰的「思想者们」,试答如下:
「祖慰八惑」之首,「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是宪政民主的根基。然而,民粹主义把『社会契约』给颠覆了。」
顾晓军答:祖慰先生,想必知道宪政民主从何而来吧?宪政民主,不是从英国王权手中分权而来吗?而从王权手中分权,在王权看来、难道不也是一种民粹主义吗?
何况,社会契约、难道就没有错的、或不公的等等之类?如果有,难道不可以对错的、不公的等等之类的社会契约、说「不」?
「祖慰八惑」之二,「法国以及整个欧洲民主国家的高福利制度,其每个公民从摇篮到坟墓都可享受到免于饥饿、免于匮乏等保障,应该是人类最美的制度设计。然而,民主选举却把它变成了一个灾厄。因为每次选举的候选人,必须承诺把社会福利比以前提升得更高才可能获得选票」等。
顾晓军答:祖慰先生,你说的、这是选举制度错误吗?我咋觉得,是大锅饭的错误呢?如果说,中国改开之前、是一种穷的大锅饭,那、你说的、「法国以及整个欧洲民主国家……每个公民从摇篮到坟墓都可享受到免于饥饿、免于匮乏等保障」,则是一种富的大锅饭。
而把大锅饭的错误,归结成选举制度的错误,请问、你这么多年的书,咋读的、读到哪去了?
「祖慰八惑」之三,「自媒体使每个人都获得同等的话语权和全球传播力……而且有意无意地纵情制造谎言、谣言,使得所有『真相死了』。原来的追求客观公正的主流媒体为了生存而媚众,也跟着把真相弄死了。真相死了,意味着选民选举的判断力死了,民主选举的理性根柢被拔除了」。
顾晓军答:主流媒体媚众的问题,在没有自媒体之前,同样也存在着。因此,不是自媒体毁了主流媒体,而是主流媒体与自媒体各自恪守真相、不造谎、不煽情的问题。你以为呢?
同理,主流媒体或自媒体、未能恪守公德,也与怎么选举无关。这么明显,你真的看不出来?
「祖慰八惑」之四,「发明了两个无懈可击的『政治正确』观念:一个是提倡价值观的多元、包容与并存;一个是由人权衍生并泛化的人道主义……」
顾晓军答:「政治正确」本身就是错误的。难道政治正确了,就可以不择手段了吗?显然不可以。你也清楚。
诚如你所言,「人类之所以能孵化并演进文明的社会,恰恰就是在不同阶段建构起了不同的共识而能凝聚全体」;因此,多元价值之存在的意义、是不消灭异己,而不是把多元价值之存在、放在一切之上。同理,「人权衍生并泛化」之问题,亦为分寸问题,而不是社会形式之本身之问题。
「祖慰八惑」之五,「当代网民们的自媒体自由结盟,建造朋友圈,只接受自己认同的信息,像人体排异反应一样,发着高烧抗拒非我族类的信息。再加上同伴和大数据后台不停地『喂』着只有我『点赞』的信息,就把每个人封闭在『信息茧房』之中」。
顾晓军答:这首先是如何管理高科技巨头的问题,其次才是网友「自媒体自由结盟」的问题。
看来你并不存在啥「惑」,你不会是在有意蛊惑人心吧?
「祖慰八惑」之六,「倘若不久的未来,机器人把我们人类的70-80%的工作替代了,那些靠着……不再是参与合作创造社会财富的人群,那么,他们还有获得民主选票的合法性吗?若没有,当下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否会遭到颠覆?」
顾晓军答:任何社会形式及制度,都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农业社会,有农业社会的体制;工业社会,有工业社会的体制。因此,「机器人社会」也会有与今不同的、社会之改进。
改进、改革或变革,就是改进、改革或变革。没必要动不动就说是「颠覆」。
「祖慰八惑」之七,「大数据……知道每个人的消费意愿或阅读兴趣,不久的未来,它完全能够随时而且准确地了解公民们对各项政策的意见以及欲求,那么,还要当下民主制度下的议会、国会中的民意代表干什么?这些活人代表被选民选出,因为他们都有人性私欲,完全可能被利益收买而违背民意。而大数据算法,却绝对不会被贿赂」。
顾晓军答:大数据的背后也是人。民意代表,可能被利益收买;那么,大数据背后的人就不能被利益收买吗?
在新的形势下,民意代表可以与大数据背后的人、相互制约呀!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之本质,不就是一种人与社会的相互制约吗?有制约,才成其社会,不对吗?
「祖慰八惑」之八,「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租房、共享美食送派、共享贵重女包、共享贵重首饰……这一切都意味着对于每个人来说,使用权高于拥有权。当人的所有的生活需求都共享化了,那么神圣的私有制还会神圣吗?」
顾晓军答:不必担心。使用权不会高于拥有权,也从未高于过拥有权。拥有权,可决定、给不给你使用;而使用权,不能强行剥夺原有的拥有权。最简单的,你拥有你太太,别人不可以使用;除非,人类的观念全变了。
而人类的观念全变了,也就无所谓私有制及神不神圣了。
本人才疏学浅,且信笔写来,不算严谨。敬请祖慰及网上的大家们不吝赐教。
 
顾晓军 2021-10-14 南京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12 天 之前

宪政民主,从英国王权手中分权而来?

顾晓军
顾晓军
Reply to  john chan
7 天 之前

你以为呢?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4 天 之前

Long time ago, existed another European country.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4 天 之前

Talking a big topic, u should to read the world history.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4 天 之前

2000 years ago, Roma or Greek had democracy system, ccp kno it, Y u don’t know?

顾晓军
顾晓军
Reply to  John Chan
2 天 之前

我来这,主要是看“每日疫情”。不会上你当的。88!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2 天 之前

U should say thanks to me.

顾晓军
顾晓军
Reply to  john chan
2 天 之前

我说的不够严谨,应该是“现代民主,从英国王权手中分权而来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1 天 之前

不够严谨 = NONSENSE ?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2 小时 之前

现代民主,从英国王权手中分权而来?

john chan
john chan
Reply to  顾晓军
3 天 之前

赐教: U r really 才疏学浅.

Last edited 3 天 之前 by john chan
john chan
john chan
3 天 之前

And too long.

john chan
john chan
8 小时 之前

子曰:“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日本改了: “晋文公正而不谲,齐桓公正而不谲。”
都是明君.
老子要杀智者?不能实证。
中共要杀智者 是真的。
但是杀智者并不容易.中共杀不到真正的智者.
中共只能杀到”半智者”.例如刘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