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保护卫士”报告:中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况

滚动 焦点 国际

10月5日,非政府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发布报告,深度揭露中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黑暗世界。该报告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中国国家许可的绑架系统,被用来对付数百、甚至数千名中国人权捍卫者。

图片来源:保护卫士《囚禁:在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内》

10月5日,非政府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发布报告,深度揭露中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黑暗世界。该报告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中国国家许可的绑架系统,被用来对付数百、甚至数千名中国人权捍卫者。

“保护卫士”5日以《囚禁:在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内》为题,通过丰富的插画、卫星照片,以及建筑草图来描绘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系统。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隐密的地点实施,单独关押的受害者与他人隔绝、陷入全然孤立的状态,被羁押在派出所和看守所之外的设施里。

报告中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常被国安局以国家安全“犯罪”为由实施,中国的人权律师王宇和王全璋、人权活动者李翘楚、异议艺术家艾未未等,以及目前仍然身陷囹圄、第二次遭遇该体系秘密失踪的人权律师常玮平均遭受过其害,外籍人士包括加拿大人康明凯和斯帕弗等也未能幸免。

李翘楚说:“门外的车上下来5、6个未穿制服未出示过身份证的人,拿出一个黑色头套罩在我头上,我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吓得我腿都软了、脑中一片空白,被两个人架着胳膊推进了车里。”

在报告中,有受害者被中共单独监禁长达6个月甚至更久,这种黑监狱几乎没有司法监管,受害者遭受酷刑和虐待的风险更高。戴着黑色头罩亲身进入秘密场所、单间牢房、审讯室,甚至坐上老虎椅,均是这些受害者以及他们家属或律师的证词。

即使在洗澡时,也有摄像头在监视着,受害者们甚至被强制摄入药物,有人表示,药物使他们的思维变得缓慢而模糊。

据“保护卫士”统计的数据显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系统自2013年创立以来,截至2021年6月1日为止,遭到关押的受害者人数介于27208到56963之间。

报告中还说,在指监结束后,身体折磨的伤痛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或许由于长时间戴着镣铐使受害者的关节疼痛,或者“吊吊椅”损坏了他们的脊椎,还有被迫服用的不明药物对身心产生的副作用,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挥之不去,连续数月被关在秘密监狱的极度心理压力也会产生长远影响。

由于在中国没有真正的途径为指监受害者救济,故在《囚禁》中发声也可发挥作用。这些受害者的证词有助于提供一系列证据,用于提高人们对该制度的认知,并获得国际支持,以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其废除这种国家支持的绑架制度。

“保护卫士”在该报告发布前,已向多个联合国机构提交了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系统的最新数据,其强调,这些取自政府官方统计数据,以及来自广泛受害者的证词,证实了该制度发生强迫失踪与酷刑的系统性与广泛性,而在国际法下,系统性与大规模的强迫失踪和酷刑是反人类罪的罪行。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