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10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新印太战略将出台 美专家:强调自由民主 注重调和差异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财经科技 军事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9月下旬告诉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外长们,华盛顿将在今年秋天发布一项针对更广泛印太地区的新的综合战略。有专家认为,这项新的印太战略将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政府以往对该地区战略的结合。
有专家认为,这项新的印太战略将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政府以往对该地区战略的结合。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9月下旬告诉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外长们,华盛顿将在今年秋天发布一项针对更广泛印太地区的新的综合战略。

有专家认为,这项新的印太战略将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政府以往对该地区战略的结合。

“我预计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将加强长期存在的区域政策,特别是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或亚洲再平衡政策,甚至是特朗普政府2019 年国防部的印太战略报告的某些方面。” 美国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扎克·库珀(Zack Cooper)说。

“印太地区”以及“印太战略”的概念是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提出的。2019年6月,特朗普政府的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同年11月,国务院在东盟峰会期间发布了《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推进共享愿景》报告。

但库珀认为,拜登政府的新印太战略会淡化意识形态、强调共同利益。

“我预计它将解释为什么美国应该支持整个地区的安全、繁荣和价值观,而不是过分强调民主对专制的主题,因为这在东南亚难有卖点。”库珀说。

“中国将不会成为这一战略的核心焦点。”库珀强调。“相反,它将尝试为美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阐明一个积极的议程。我认为这是此类公共战略的正确方法。”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9月底在解释布林肯与东盟外长会晤的声明中说,布林肯与东盟外长“讨论了紧迫的地区和国际挑战,包括新冠大流行病、气候危机、敦促军方结束缅甸暴力并遵守东盟五点共识的迫切需要,以及加强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必要性”。

但是该声明没有提中国或是南中国海,也没有使用类似“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等暗指中国的用语。拥有十个成员国的东盟目前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一些成员国与中国关系密切。

拜登政府希望从阿富汗撤军后可以将重点专注于对抗崛起的中国,这一主要国家安全优先事项。但其“既竞争又合作,必要时对抗”的对华战略,很多时候送出的是需要应对一个更为复杂挑战的微妙讯息。

四方联盟是核心

兰德公司资深国防分析师格罗斯曼(Derek Grossman)认为,拜登政府仍然会优先考虑加强与在人权和自由上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拜登政府似乎要把四方联盟(Quad)作为其参与印太地区的核心。”格罗斯曼说。

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四国领导人9月在白宫首次举行面对面会议。会议巩固了该组织在一系列问题上进行合作的承诺,包括 COVID-19 疫苗、气候变化和印太地区的安全。

格罗斯曼表示,值得观察的是“澳英美三方安全协议”(Aukus)是否会在这一战略中被提及。“我知道三方安全协议仍在建立过程中,”格罗斯曼说。

“我们将与澳大利亚分享用于潜艇推进的核技术,此外,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之间仍将有 18 个月的协商期,就其在国防和军事领域实际能做什么进行磋商。”格罗斯曼说。

格罗斯曼认为,这一安全协定中的有些合作容易进行,例如网络安全就很容易实现;但有些还在讨论中,如建立联合基地。

“还有很多其他领域的对话,这三个国家究竟要做什么,目前尚不清楚,即使未来几个月该战略出台的时侯也不会很清楚,可能会有一些参考线索,我不怀疑(该战略)会有对‘三边安全协议’的参考线索,但我认为不会有更多。”

调和差异是关键

但格罗斯曼表示,为了跟中国进行激烈竞争,拜登政府在坚持优先与志同道合盟友与伙伴加强关系的方针之下,一方面意味着要继续与走向不自由的原盟友保持距离,另一方面要争取一些非民主国家。

“拜登政府即将举行民主峰会。谁是被邀请参加该论坛的印太地区国家会很有说服力,因为可能不会邀请我们通常认为会被邀请的国家,” 格罗斯曼说。“如果你注意到拜登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中的盟友部分,泰国消失了,菲律宾也消失了。”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3月公布了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

“我的看法是,菲律宾是一个越来越不自由的民主国家,这让拜登政府相当不舒服。泰国在 2014 年发生了军事政变,美国和泰国之间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恢复正常。”

但格罗斯曼说,在这一指导方针中,越南和新加坡这两个非民主国家却都受到了关注,“拜登政府一直在努力调和差异,找到在我们与中国进行激烈竞争中所需要的国家,”格罗斯曼说。

在《拜登印太政策蓝图浮出水面》(Biden’s Indo-Pacific Policy Blueprint Emerges)一文中,格罗斯曼写道,从国务卿布林肯7月出访印度送出的信息中可以看到这种差异,他没有谈论莫迪领导下的印度如何日益成为新自由民主国家,相反,他谈到了民主国家是不完美的,两国需要互相学习、共同努力。同月,国防部长奥斯汀在访问新加坡时也说了同样的话。

“这就是我认为传递的微妙信息,即我们有着共同的关切,美国不是要向其他国家传授他们在治理中需要更加民主。” 格罗斯曼说。

台湾本质上是美国盟友

台湾将继续成为美国印太战略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本届政府在支持台湾方面确实一直走在前面。” 格罗斯曼说。“看看美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这是拜登上任后的第7次了,而他第一年任期甚至还未满。我认为这是个历史性高比率。”

特朗普政府2019年的印太战略中首次提到台湾。拜登政府在其中期战略中也提到了台湾。“所以这是一项明确的政策,即我们要保卫台湾,我们要向中国发出信号。” 格罗斯曼说。

“我觉得台湾现在本质上就是美国事实上的盟友,因为,美国政府大力支持台湾,维护其事实上的主权,所以,如果中国攻击台湾,而美国袖手旁观,那会非常奇怪,而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格罗斯曼表示。

贸易才是最大挑战

相较于格罗斯曼对拜登政府新印太战略的较为乐观,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库珀的看法相对悲观。

库珀认为,新印太战略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贸易问题。“政府将采取什么行动来展示其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我担心这一点几乎没有澄清,这可能会妨碍其他政策的有效性。”

10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发表了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演讲,揭晓了既寻求对话又保持施压的对华贸易政策。但库珀认为,拜登政府的亚洲贸易政策仍不明朗。

“有传言称(政府)对数字贸易协议有兴趣,但还没有任何结果。而关于美国是否愿意重新加入 CPTPP仍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库珀在回答记者问题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目前,华盛顿似乎在贸易问题上无法取得进展,而这意味着我们在更广泛的亚洲战略上也无法取得进展。” 库珀进一步表示。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