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昔日“禁书天堂”香港 现“政治禁书”全面绝迹

滚动 港澳台

Facebook0Tweet0Pin0 2020年7月,《港版国安法》实施以后,昔日的 “禁书天堂” 香港面临 […]

2020年7月,《港版国安法》实施以后,昔日的 “禁书天堂” 香港面临 “政治禁书” 全面绝迹的境遇,曾经街头巷尾的报纸摊档摆放的密密麻麻的各类揭露中共官场秘闻、官场斗争的书籍,现已无处可寻。

此类讨论中国官场时政的政治禁书虽已绝迹香港,但出版界仍未能松懈,不少香港作者选择离开香港,在台湾出版,台湾有出版社自2019年开始为港人出书记录反送中运动,见证《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的变化,想起那段戒严时期,也是香港为台湾出版,现在为香港人出书,义不容辞。

“没有了,全都没有了。”为《开放》杂志担任了14年编辑的蔡咏梅说,以往在香港出售的“政治禁书”最受大陆旅客欢迎:“来香港买东西,非常重要就是买政治禁书,因为香港有的他们都有,只有这样是他们没有的。”曾经为铜锣湾书店工作的胡志伟也说,高峰期全港有20多本政论杂志,现在几乎绝迹了。

尖沙嘴天星码头几个报纸档,以前醒目位置总放满中共秘闻、权斗书籍杂志,让大陆游客可以一下船就见到,现在皆已消失殆尽,原本的位置可能卖水,可能卖凉果。蔡咏梅指,政治禁书的消失是一个过程:纸媒被互联网取代、铜锣湾书店事件、大陆严禁运书,最后一击是去年实施的“港版国安法”,“很多出版社不出书,也估计会随时触犯《国安法》,印刷也是”。

杂志《前哨》于1991年创刊,在去年7月停刊,停刊前一天晚11时《港版国安法》正式实施,这本回归前已存在的杂志定格在2020年6月那一期。在6月,出版多本政论杂志、中共政治书籍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也退出香港市场,30年的心血,十数万册书籍打成纸浆,难免让人心痛。

出版时政刊物的业者都会说,香港本无“禁书”,“禁书”是对应大陆的,因为香港理应享有出版自由的,就好像《基本法》第27条所写:“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

今年六四是“港版国安法”实施以后的首个六四,今年还可能见到六四新书出版吗?有资深媒体人分析称,“香港没有人敢印刷了”,“现在香港的问题是,新闻自由、出版自由是最危险的。”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