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10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拉闸限电还是能耗双控?中国南北电荒的同与不同

滚动 中国大陆

席卷中国南北的“拉闸限电”正在引发舆论热潮。尤其是9月26日开始,#东三省用电高峰拉闸限电#、#国家电网客服回应东北多地限电#、#东北限电#等话题登

席卷中国南北的“拉闸限电”正在引发舆论热潮。尤其是9月26日开始,#东三省用电高峰拉闸限电#、#国家电网客服回应东北多地限电#、#东北限电#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有媒体援引网民说法表示,东北多地方断续停电,不仅居民楼电梯突然停电,手机出现信号中断,甚至城市主干道红绿灯无法正常运行,民众怨声载道。

事实上,在整个中国,限电的不只东北三省。

9月22日晚上起,多家内地A股上市公司先后发出公告称,由于供电紧张,为响应当地“能耗双控”的要求,上市公司本身或旗下子公司的生产线临时停产。

从具体行业来看,受到“双限”政策影响较大的行业包括但不限于钢铁、电解铝、水泥、化工化纤四大行业,这些行业的主要特征是高耗电+高碳排,采取的措施包括直接停产、削减产能(20%至90%不等)、错峰生产、分时段限电、削减用电优惠等。

同时,从9月开始,珠三角的众多企业陷入停工停产的艰难境地。广东省内多地工业企业被要求“开三停四”甚至“开二停五”、“开一停六”错峰用电。截至9月23日,广东省统调最高负荷需求达1.41亿千瓦,比2020年最高负荷增长11%,负荷已七创历史新高。

从南到北,这一场席卷中国内地十几个省份的的“拉闸限电”,除了给国民生产生活带来巨大影响外,还在舆论场上又刮起了“大棋论”。

近日有自媒体发文将本轮限电形容成中国中央政府在下“一盘大棋”,限电背后是“一场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争夺战”,随后各大自媒体也营造出“一场与美国对赌的金融战”的氛围,言之凿凿称这是“大国经济博弈里所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这种遇到变动背后必有“大背景”,哪怕遇到窘境也是政府早有筹谋的“大棋论”,不仅误读国际问题,更误导国内舆论,其造成的“低级红”“高级黑”效果让官方媒体不得不出面发声,斥责这种颇具误导性的观点是在乱带节奏。

就目前的资料整合看。中国此轮多地限电主要还是受全国性煤炭紧缺、燃煤成本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联络线净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响。当前中国国内动力煤、炼焦煤产能明显收缩,加上煤炭进口量减少,蒙煤通关量偏低,电煤供给短缺明显。这和中国经济复苏伴生的高用电需求,显然不匹配。

随着经济及民生的发展,中国用电需求大增。即便是经济并不发达的西藏,从2015至2020年的用电量,也从40.53亿千瓦时增长至82.45亿千瓦时。图为西藏阿里与藏中电网联网工程输电铁塔。(新华社)

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中国全社会用电量累计54,70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8%。分产业看,第一产业用电量66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9.3%;第二产业用电量36,52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1%;第三产业用电量9,53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1.9%;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7,98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5%。

8月17日的中国国家发改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相关官员直接点名,指出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地2021年上半年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被归为一级预警;浙江、河南、甘肃、四川、安徽、贵州、山西、黑龙江、辽宁、江西10个省份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被归为二级预警。

9月16日,《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出炉。随后,一些地区开始“命令式”停产,要求高耗能产业停限产甚至拉闸限电。

其中有的省份如江苏、云南、浙江有能耗双控(能源消费总量+强度)因素,政府要求企业停工限产。而有的省份如广东、湖南、安徽等地,则主要是由于电力供应紧张,企业被迫错峰限电。出现限电的省份中,也有的同时受到能耗双控和电力供应紧张的双重影响。

与这些地方出现的能耗双控与错峰限电不同,中国东北三省是“拉闸限电”。有序用电与拉闸限电最直接的区别是,前者是有通知、有计划的停电,主动采取错峰、避峰措施,而后者则是保电网安全的最终手段,会在紧急情况下直接拉闸断电。

长期以来,中国东北地区因为工业衰退,工业用电负荷并不算高,不存在疫情后经济复苏而出现大幅度工业用电提升。东北的“拉闸限电”,主要在于供电短缺。

9月28日和29日,根据东北网调预测,辽宁省最大电力缺口分别达到530万千瓦和538万千瓦。此前当地官方曾透露,7月份以来,由于发电能力大幅下降,辽宁电力短缺,且在执行工业限电后仍存在电力缺口,“目前整个电网有崩溃的危险”。为此,根据《电网调度管理条例》,东北电网调度部门依照有关预案,直接下达指令执行“电网事故拉闸限电”。

此外,东北电力短缺还有风电骤减的原因。因为光伏和风电的发电成本较低,中国政府近年大力推行新能源发电。据报道,东北三省风电总装机目前已经达到约3500万千瓦,但在今年9月21日冷空气过后,风电出力出现明显下降,近日限电期间,风电出力甚至不足装机容量的10%。

《辽宁日报》报道称,9月23日至25日,由于风电骤减等原因,该省电力供应缺口进一步增加至严重级别,不得不启动3轮II级(负荷缺口10-20%)有序用电措施,个别时段在实施有序用电措施最大错避峰416.92万千瓦的情况下,电网仍存在供电缺口。

9月29日,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表态,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大协调力度,向东北地区倾斜资源,全力保障东北能源运行平稳。一是增加东北地区发电有效出力;二是确保东北地区发电取暖用煤足额供应;三是提升东北地区有序用电管理水平。

现在中国内地多个省市已开始减少自身购电量,“割爱式”让渡给东北地区。这种工业大省向非工业大省让渡的背后,是东北政坛官员治理能力短板的又一次暴露。

据报道,东北地区在1990年代之后几乎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有序用电,地方政府与有序用电企业对此并未重视,导致这次电荒出现时,当政者明显应对不足,将限电范围扩大至居民用电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本文原发于香港01,此处略有编辑)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