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韩国总统拟禁狗肉 动保人士吁中国3年内跟进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周二(9月27日)要求相关部会研拟禁食狗肉方案并加强动物保护管理体系。这可能是韩国史上首次由总统倡议的禁食狗肉提议,大大鼓舞了当地的动保团体,他们期盼韩国政府能尽早立法,让狗肉从此在韩国绝迹。另外,世界动保组织则呼吁中国借镜韩国,也能在3年内,全面禁止狗肉买卖及食用。

资料照:广西玉林市一名牵着宠物犬的人路过卖狗肉的摊子。(2018年6月21日)

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周二(9月27日)要求相关部会研拟禁食狗肉方案并加强动物保护管理体系。这可能是韩国史上首次由总统倡议的禁食狗肉提议,大大鼓舞了当地的动保团体,他们期盼韩国政府能尽早立法,让狗肉从此在韩国绝迹。另外,世界动保组织则呼吁中国借镜韩国,也能在3年内,全面禁止狗肉买卖及食用。

韩国总统文在寅是个爱狗人士,他上周在听取被遗弃宠物护理系统的计画后,要求相关部会研拟禁食狗肉的方案,并表示:“现在正是慎重研议禁食狗肉方案的时候”。根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预计近期就会提出宠物弃养管理体系的改善方案,其中可能包含文在寅所要求的禁食狗肉提议。

依照韩国《畜产法》规定,狗被归类为“家畜”的一部分,但目前并未明文禁止食用狗肉。

韩国吃狗肉进补的文化由来已久,尤以夏季食用最为频繁。尽管韩国近年狗肉流通数量已大为减少,从过去每年高达一千万只狗肉下肚、现已降至每年150万只,然而民众仍可以在特定的餐厅或店铺购买到狗肉。

根据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统计,目前韩国人饲养的宠物狗数量达到602万只,代表全国近3成家户人口都有毛小孩陪伴。因此,随着动保意识抬头,韩国支持革除这项传统陋习的声浪逐渐加大。根据世界动物保护组织《国际人道协会》(HIS)2020年所做的统计显示,其实高达84%的韩国民众从未吃过狗肉、未来也不会想买狗肉来吃。

动保组织:历史时刻 立法路漫长

针对文在寅的狗肉禁令,国际人道协会韩国办事处《终结狗肉交易运动》经理金娜拉(音译,Nara Kim)对美国之音表示:“听到我们的总统说要终结狗肉产业真是令人相当振奋,我非常希望政府之后能有进一步的实际举措。我同时也认为这是正确的时刻,因为现在已经有愈来愈多人反对吃狗肉。”

韩国动物权益组织(KARA)决策主席金炫志(Hyunji Kim)(照片提供: 金炫志)

韩国动物权益组织(KARA)决策主席金炫志(Hyunji Kim)也高度赞赏文在寅的提议。她告诉美国之音:“作为韩国动物权益组织,我们对这项政策表示欢迎,因为韩国政府之前选择忽视这项问题,然而食用狗肉这项议题(在韩国)相当复杂,而且牵涉不法情事。尽管我们政府对其他动物饲育场的卫生条件严加控管,但狗肉屠宰场却成例外。”

金炫志表示,文在寅以总统高度提出此倡议,意义重大,但要全面实行或是立法,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金娜拉则说,这是韩国史上首次由总统提出禁食狗肉提议,绝对是一项“历史性的时刻”。不过她也坦言,要在韩国推行狗肉的禁食,相当棘手,政府在协助部分狗肉农场业者转型、以及在应对民间少数支持食用狗肉的声音上,仍遭遇重重挑战。

动保人士:韩国人抗拒“文化帝国主义”

事实上,这并非韩国政府首次尝试管制狗肉的食用。2018年,时任城南市长的李在明(Jae-myung Lee)就曾整顿过韩国最大的狗肉市场《牡丹市场》,他关闭了不少的非法屠宰设施,也辅导业者转卖其他品项。

近年来国际上谴责韩国吃狗肉风俗的声浪也此起彼落。2018年韩国主办平昌冬奥时,甚至有国外的请愿网站发起签名活动,希望各国的奥运运动员能挺身抵制韩国吃狗肉的习俗。

从境内到境外,韩国支持禁食狗肉的呼声即使越来越响亮,但韩国政府却始终无法痛下决心来革除这项备受争议的传统习俗。对此,美国休士顿大学东亚政治学系副教授、国际人道协会中国政策顾问李坚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分析,这可能与韩国的民族性有关。

美国休士顿大学东亚政治学系副教授、国际人道协会中国政策顾问李坚强(照片提供:李坚强)

李坚强说:“我们都知道朝鲜民族,韩国也好、北朝鲜也好,他们是一个民族自尊心非常强的民族…他们本来也觉得吃狗肉是给国家拆台的一种做法,但是一旦出现外国人来批评他们的时候,(韩国)国内狗肉业者,他们又把它上升到,你们是对我们朝鲜民族的施加压力,是你们对我们的朝鲜民族的饮食文化提出异议。”

李坚强认为,一旦禁食狗肉的议题被韩国业者无限上纲并操弄为西方等境外国家对韩国输出“文化帝国主义”的攻击时,这样的对峙很可能激起不少韩国人的民族情怀而被迫对此噤声、甚至有人反而因此站出来相挺国内的狗肉业者。他说:“(有韩国人认为),狗肉业者说得也有道理,你们西方人不也吃牛肉、猪肉,羊肉吗,怎麽你跑到我韩国来,批评我们的饮食文化呢?”

饲育场环境髒乱、非法屠宰频传

除了面临部分人士的反弹,韩国政府还得顾及广大狗肉农场业者未来的生计。根据当地动保团体初估,目前韩国仍有至少3千座狗肉农场。

在世界动物保护组织《国际人道协会》任职多年的金娜拉指出,一名曾在犬只饲育场工作超过40年的前饲主就曾对她说过,如果韩国政府决心禁食狗肉,必须先提出实质计画,协助狗肉产业等相关业者转型,否则他们这些农民的生计将马上遭受重创。

不过,国际人道协会认为,韩国政府虽然必须照顾狗肉农场业者的生计,但也不能轻忽对他们的监管责任,因为当地部分犬只饲育场残忍屠杀狗狗的情事时有耳闻、而部分饲育场的卫生环境也令人堪忧。

金娜拉说:“在狗肉农场里,多数的狗住在非常小的笼子里,但环境相当脏乱,我们前往狗肉农场救援时,还发现许多受伤的狗……有时候犬只饲育场会用电击的方式杀害狗,屠宰过程可以说是相当残酷。”

根据韩国畜产品卫生管理法,狗并未列入可屠宰的家畜类,这反而形成一个法规漏洞,让犬只饲育场得以不受相关法令规范。不过,针对犬只,像是采取电击及绞杀等现行常见的屠宰方式,其实已经违反韩国动物保护法中禁止以残忍方式杀害动物行为,可能会面临追诉的,情节严重者可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3千万韩元的罚金(约25,380美元)。

国际人道协会韩国办事处《终结狗肉交易运动》经理金娜拉(Nara Kim)(照片提供:金娜拉)

金娜拉表示,韩国政府长期失察,才会让犬只饲育场有机可乘,得以维持这种不人道的营运模式。她说,国际人道协会积极敦促韩国政府早日立法禁止狗肉买卖,以期终结部分业者长期以来对待犬只的不人道行径。

总统参选人纷提禁食狗肉政见

文在寅以总统之姿登高一呼,使得禁食狗肉的议题受到更多的关注和热议。分析人士说,目前看来,韩国要完全禁食狗肉已经出现一线曙光,只不过,文在寅将于2022年5月届满卸任,因此,最快也要等到明年3月总统大选后,他的继任者人选才可能出线。届时,新上任的元首是否认同并延续文在寅的倡议、且持续推动此一狗肉禁令,各界都在看。

对此,金娜拉说:“我非常希望下任总统能够延续文在寅总统的这项宣示,尽管现在要提出具体计画相当困难,不过有部分小型狗肉农场业者很渴望脱离这项产业,所以我想这正是执行的最佳时机。”

韩国动物权益组织决策主席金炫志则持相当乐观的看法,因为已经有总统参选人表态支持。她说:“先前角逐(韩国)总统的参选人从未讲出要禁止吃狗肉的政见,但是这次有一些参选人已经誓言,他们当选后会执行禁食狗肉的相关政策,这意味着这项议题已经成为赢得大选的主轴之一,儘管这是非常複杂且敏感的议题,目前无法确定执行的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未来韩国相关政策将有所改变。”

其中,现任京畿道知事李在明是总统参选人中民调支持度最高的。隶属于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他就明白表示,会推广社会共识来扩大对禁食狗肉的支持。

动保组织:盼中国3年内禁狗肉消费

韩国总统文在寅提出禁食狗肉倡议引发各界关注。不过,韩国在动物保护上的努力远远落后亚洲的其他地区,以香港为例,香港早在1950年便立法禁食猫肉狗肉,而台湾则于2017年通过《动物保护法》修正草案,明文禁止食用猫肉狗肉。

在中国,廣東省的深圳市和珠海市迟至2020年才开始取缔狗肉和猫肉的买卖,但已经比其他地区进步,因为中国各地目前对于私下食用猫狗的行为普遍并无设下什么严厉的规定,相反地,位于广西省的玉林市还每年夏天举办狗肉节,大肆推广食用狗肉。

事实上,中国农业部2020年已将狗归入“伴侣动物“而非畜禽,虽然对烹食狗肉的取缔并不积极。一般而言,随著提倡文明行为,在中国食用狗肉的行径也愈来愈受到非议,而且不少人其实根本从未吃过狗肉。在此氛围下,外界好奇,若韩国全面落实禁食狗肉,中国政府是否有可能向韩国看齐?并于三年内,也全面跟进,禁食狗肉?

对此,国际人道协会的李坚强表示:“到现在为止,玉林狗肉节的规模已经非常小了…韩国的做法会不会影响中国大陆政府?中国大陆政府是不是会採取进一步的行动?我想采取行动是肯定的,是不是三年内能在全中国大陆禁止,这个我们还得看,起码我觉得他们迈出很坚决的一步,就是让深圳市做试点。”

李坚强指出,目前中国的狗肉买卖区域主要集中在华南、苏北,以及东北一带。他说,打击狗肉消费比较有效的作法应是减少供给,也就是说,最具成效的关键应是针对业者的取缔,而非锁定爱吃狗肉的人。他说,只要卖狗肉的人少了,老百姓自然就不吃了。李坚强说:“狗肉业者,开餐馆的、买卖的,他们一直在推广狗肉……大概是三年前,我们在东北地区做过调查,到两百多户人家家裡,开他们冰箱,没有一家人的冰箱里面有狗肉。”

李坚强说,狗肉并非中国老百姓的主流食物,因此,其需求大多是由业者刺激出来的,其中,尤以华南、苏北,以及东北三地的业者最为积极。他说:“如果这三个地方的狗肉产业能够禁止的话,我觉得这三年内,能全国终止狗肉消费是有可能的。”

不过,李坚强建议,对于少数业者贩卖狗肉以及部分民众吃狗肉的习惯,应该採取柔性劝诫,才能达到实质效果,因为,过激的手法反而会引发抗拒。他说:“我觉得我们有些时候要讲究方法…….有的时候过分地批评,而且用一些很难听的话,这样反而会让他们有一种抵触心理……我们的目标是来解决问题,不是来羞辱对方,这样我们反而更能够达到我们的目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