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从世界尾端到印太尖端: AUKUS“核潜艇”协议的真实涵义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军事

澳、美、英三国领导人在9月15日联合发表声明,宣布建立“澳英美三国安全伙伴协议”(AUKUS),分享先进的防御技术及情报,包括美、英将协助澳大利亚打造至少8艘核动力潜舰。有战略与军备专家认为,此举的目的是增强澳大利亚的远距离军力投射,让澳大利亚的防卫从区域走向全球。

澳、美、英三国领导人在9月15日联合发表声明,宣布建立“澳英美三国安全伙伴协议”(AUKUS).

澳、美、英三国领导人在9月15日联合发表声明,宣布建立“澳英美三国安全伙伴协议”(AUKUS),分享先进的防御技术及情报,包括美、英将协助澳大利亚打造至少8艘核动力潜舰。有战略与军备专家认为,此举的目的是增强澳大利亚的远距离军力投射,让澳大利亚的防卫从区域走向全球。

美英协造核潜艇 澳出海参与全球战略

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9月15日联合发表声明,宣布建立“澳、美、英三国安全伙伴协议”(AUKUS),内容包括英美两国将协助澳大利亚建造多达八艘的核动力潜艇,以及澳美英三国将深化军用级和关键区块的尖端科技合作。

一般认为联盟的目的在于增强对印太战略首要假想对手中国的吓阻力。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文笛(照片提供: 宋文笛)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文笛(Wen-Ti Sung)对美国之音表示,AUKUS 的安全意义主要在增强澳大利亚的远距离军力投射,以及深化“五眼联盟”内核的澳美英三国的凝聚力,让澳大利亚的防卫从区域走向全球。

他说:“印太区域面临中国海军快速扩张,军力面对失衡风险,因此美国再次技术转移,协助位居太平洋和印度洋两大洋枢纽位置的盟友澳大利亚开发核动力潜艇,同样意在强化对中国的吓阻力。澳大利亚在取得美式技术的核潜艇之后,在台海、东中国海、南中国海、南太平洋等地,都能负担更大安全任务。这也象征着澳大利亚‘出海’,从区域性国家走向全球战略级行为者 (strategic actor)。从此之后,一旦美中就台湾或南中国海问题发生军事冲突,澳大利亚的态度将再无任何疑问。因为只有美国请你帮忙时,你愿意使用核动力潜艇技术,美国才有可能提供给你此一美国军事科技中‘皇冠上的宝石’。”

除此之外,宋文笛指出,AUKUS 也包含澳美英三边其他面向的整合,包含供给链、国防工业、量子计算机运算、人工智能、以及海底光纤电缆与潜艇反侦测技术等,各方面都显示澳美英三边在军事尖端技术、敏感科技、情报共享等方面的凝聚性日益上升。

澳选边靠美 前进南中国海

悉尼科技大学访问学者克拉克(Michael Clarke)博士于9月22日《外交家》投书中指出,从AUKUS的潜舰交易运行时间与成本不明,加上澳大利亚战力将于2030年代严重下滑来看,澳大利亚的决策未必聪明。

宋文笛也认为, AUKUS 是一场“澳大利亚历史性的豪赌”。他表示AUKUS 出台,显示澳大利亚战略辩论上的所谓“中国抉择” (China Choice) 已经告结。因为近几年由于中美关系紧张无可调解,澳大利亚意图同时和两强交好的空间愈发紧缩,因此改弦易辙,正式公开地选择和美国站边。

宋文笛解释说:“第一,澳大利亚已经没有多少在中美之间两边逢源的空间,中国在国际统战上,明确选择澳大利亚作为主要的杀鸡儆猴‘立样板’对象。第二,安全焦虑犹存的澳洲只好对美国示好,因此澳大利亚更加积极为印太战略做出贡献。除了澳大利亚是唯一美国所有海外重大战事每役必与的盟友,累积功劳和苦劳无人可比之外,近年澳大利亚尤其在四方安全对话、G7、日澳 2+2对话、印法澳三边对话等场合,加倍积极塑造对印太战略有利之国际议程设定 – 包含在台湾议题上。”

台湾资深军事专家吴明杰(Ming-jie Wu)表示,比较明确的转变是从2020年以来,澳大利亚在军事上从防守型的战略,逐渐转向有可能反击攻势的战略。

资深军事专家吴明杰(照片提供: 吴明杰)

他对美国之音说:“解放军在南中国海的扩张确实将中国带来的威胁向前推进,特别最近中国的潜舰穿出印度尼西亚在南中国海域活动,已经可抵达澳大利亚北面海域。同时近两年只要澳大利亚声援台湾、或是表态与美国加强关系时,环球时报的胡锡进都曾说要以核武攻击澳大利亚。而实际上中国的洲际弹道飞弹东风41的射程足以直达澳大利亚领土。加上今年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与总理陆续公开提及台海问题,甚至明言若美军因台海出兵,澳军也将支持美国维护台海和平,可看出其国防战略的转变。其背后因素就是美国希望澳大利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吴明杰指出,如果以地理位置将印太战略分类,美国是以美日同盟维护东中国海地区,以美日台合作维持台海地区,南中国海的部分就是囊括澳大利亚,甚至邀请西欧,AUKUS就是这个策略的体现。

澳撕毁与法合约

根据AUKUS,英美两国将协助澳大利亚建造核潜艇。因此,澳大利亚取消了原先和法国合作的一项柴电动力潜艇合同,这让法国愤而召回驻美及驻澳大使。 吴明杰表示,虽然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自90年代后期开始启用6艘国产的柯林斯级(Collins Class)柴电动力潜艇,但其续航力与各种设计问题已经无法因应目前印太战略的需要,因此澳大利亚于2016年同意采购12艘法国制造的梭鱼级柴电动力潜艇(Barracuda Class),当时估计金额高达365亿美元,但经过18年仍然留在设计阶段,目前进度已经延后到最快2023年才能完成,而且涨价到令人乍舌。

他说:“以当时所估计的造价,在国际上已经算是天价,因为法国只是把原来的梭鱼级核动力潜舰重新设计成3千吨的传统柴电动力潜舰,过程中法国不断加价,在破局前涨价到成本之50%以上,使澳大利亚更加吃不消。这样的价格已经接近美军最昂贵的海狼级(Seawolf Class)核动力潜舰,而以美国的国防预算这么高都吃不消,所以最后海狼级潜舰只造了3艘。所以澳大利亚与法国在采购潜舰案上的谈判早已经有问题了。”

在性能方面,吴明杰表示,美军的核动力潜舰远比法国原订为澳大利亚改装的柴电动力潜舰优越,因为两者的最大差别,在于水下的续航力。

他说:“一般来说,传统柴电动力潜舰的发动机的续航力有限,因为必须约10至14天就需上浮以氧气充电,否则潜舰就会被迫曝光。而美军的核动力潜舰中,虽然洛杉矶级(Los Angeles Class) 潜舰服役较久,但水下静音能力约105-110分贝,比解放军的093型核攻击潜舰优越,静音的性能与核反应堆能力有关,连中共内部都坦承美国技术至少超越中共20至30年。”

吴明杰指出,相较来说,美国的核动力潜舰静音能力强,敌方反潜兵力很难发现其踪影,而且续航力也很强,一次海外布署可长达180天,有效作战范围就能突破南中国海的距离限制,直接北上来到台湾海峡与冲绳群岛之间,以实际的战略优势而言,澳大利亚舍弃法国的柴电潜艇而选择美国的核潜舰技术也可以理解。

中国对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开展核潜艇合作表示不满和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月22日称,此举“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与地区国家的愿望背道而驰。”

中国官媒新华社说,“美英向澳大利亚分享敏感的核潜艇技术严重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产生了恶劣的‘示范效应’”,“是对核不扩散义务的践踏”。

对此,宋文笛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再三强调,AUKUS只代表澳大利亚将走向“核潜艇国”,而非“核武国”, 澳大利亚无意拥有核弹或洲际导弹,也没有计划开发自主军用或民用核能项目的计划。

他说:“一方面,这是向澳大利亚反核民意的妥协,也是向中国表示,AUKUS 提升吓阻力,目的是防御性,而非攻击性的,中国无须过度反应。另一方面,既然澳大利亚没有本土的核能计划,核动力潜艇所需的高能铀 (HEU) 以及后续核废料处理,都必须仰赖美国或英国,也就是澳大利亚不只 2040年取得核动力潜艇前和英美绑在一起,之后恐怕亦难脱钩,否则千辛万苦得来的高价尖端潜艇恐有瞬间成为废铁之虞。” 澳英美跨世代绑定合约

美国白宫在9月15日发出声明,指出AUKUS将澳美英三方的未来几代人都联系在一起。

宋文笛表示,AUKUS是一个将澳美英从此跨世代绑定的协议。

他说:“白宫如此说法,背后有其技术原因。其实澳大利亚和美国合作的核潜艇,恐怕要到 2040年,才有可能真正下水,在此之前会面临接近二十年的空窗期。澳大利亚既有的六艘老迈的柯林斯级柴油潜艇即便延役,也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安全需求,因此澳美双方将在接下来 18个月内商定对策,或者让澳大利亚租借美方潜艇‘顶上缺口’;又或者选择‘代打’,让美国循“国防部提前部署计划” (DoD Pre-positioning Programs),将美军潜艇和其他军事资源提前移至澳大利亚,扩大美军乃至于英军于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港等地的足迹。”

宋文笛强调,无论在接下来约二十年间采用哪一种模式合作,都将加深美澳军方的资源共享乃至于人员和后勤方面的协作性。

短空长多 成为印太的尖端

吴明杰说:“有时候技术转移与军事武器的合作只是一个开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与澳大利亚的真实想法。美军协助建造的核动力潜舰要二十年后才能完成,甚至比澳大利亚与法国合约破局前的日程更晚,最重要的替代方案就是租借美军的核动力潜舰。目前预估应该是租借美国洛杉矶级核潜舰,因为美军目前对于最新的弗吉尼亚级(Virginia Class)核潜舰有强烈需求,美国今年的国防预算即编列要新造弗吉尼亚级核潜舰,可能会把旧型的洛杉矶级核潜舰直接租借于澳大利亚。如此一来,形同美军的核动力潜舰先进驻到澳大利亚了。”

他认为,这才是AUKUS连手立即遏止中国在南中国海扩张势力的真正意涵。

宋文笛表示,从 AUKUS、七国峰会(G7)、四边安全会谈(Quad)、法印澳三边对话、印日澳三边供应链韧性倡议 (SCRI)、马拉巴尔海军联合演习 (Malabar Exercises),乃至于新兴的美澳台三边发展援助协调机制等,澳大利亚身为国际意见领袖的角色已经日益重要。

他说:“尤其是AUKUS将让澳大利亚从此跟美、英长期绑定。AUKUS 虽然对澳大利亚带来了选边站而与中国更加不睦的短期外交成本,实际军事利益可能又得等待二十年后澳籍核潜艇下水之后才得收成,但是在安全面,巩固和美国关系以缓和安全焦虑的核心需求上,却是一笔有可能成功的长期投资。除了明显的短空,也需看到长多的可能性。”

宋文笛认为,AUKUS让澳大利亚成为印太战略中拥有美国尖端核潜艇技术的伙伴,等于是将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从世界的尾端,推到印太的枢纽。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