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10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代表13万人的职工盟解散 主席称重挫独立工运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再多一间工会在《港区国安法》下受压解散。成立31年、在左右工会之外走独立工运路线的的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以仅过门坎所需票数通过解散,主席黄迺元形容,今次是独立工运的重大挫折,但深信工人的反抗力量不会消失,属会亦可独立自主运作,勉励工运同路人和港人不要怀忧丧志。

2021年10月初,香港职工盟在港版国安法压力下宣布解散,众多属会代表仍出席记者会以示团结。

职工盟有75个属会,代表13万名会员,在昨(3日)天的特别会员大会上,以57票赞成、8票反对、两票弃权下通过解散议案,比通过解散需要的最少54票只多了3票。作为职工盟属会的小区及院舍照顾员总工会,其义务秘书郑清发今早在电台节目表示,失去职工盟的支援,属会将出现缺乏地方供注册、通讯及与求助工人会面等困难,部分属会更感到迷茫。

在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解散时坚称不解散的职工盟,在执委会9月中旬决定解散前持续受亲北京报章大肆抨击,指该会与一些国际劳工组织有联络,而该等国际组织有收取美国民主基金的赞助,是勾结外国势力;该会总干事蒙兆达更于18 日宣布,基于安全考虑,不得已「紧急离港」和辞职。在昨日的会员大会后,职工盟主席黄迺元重申,职工盟从没违法,只为劳工权益抗争及为不公义发声。但有成员上月收到信息,感受到如继续运作,安全或受威胁,他拒绝披露详情,只是说,压力来自何方「显然易见」,亦不知道解散组织能否消除政治风险。

黄迺元在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又说,属会的代表非常明白职工盟现在的处境,在非常沉重与充满挣扎的心情下作出解散这无奈决定。他亦深明职工盟这个连结工会的平台解散后,工运路一定崎岖难行,但他强调,现时解散的,只是职工盟这个社团,每个属会都是独立自主运作,他举自身为例称,他来自清洁服务业职工会,日后将会继续为清洁工人发声。黄迺元直言,职工盟的结束虽然是独立工运的重大挫折,但他深信工人的反抗力量,不会因为这样而消散:「有矛盾就会有对立,有压迫就会抗争」,而属会在其他友会有需要时,亦会伸出援手,强调大家的关系和连结是不会改变的。 

港府重申追责查外力

接着下来,职工盟会正式进入解散程序,包括以该会拥有的2000万港元资产支付职工盟及培训中心员工的遣散费;拨备款项资助基层工会以支付人手和租金,以适应职工盟解散的影响;在扣除必要开支后,余款将摊分予所有属会。

一如其他被迫解散的民间组织,职工盟通过解散议决后,保安局发稿重申,一个组织及成员的刑责不会因解散或辞职而被抹走,警方会继续全力追究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及其他法例的组织及人士,仔细调查曾收受外国政治团体捐款的本地组织,按需要运用国安法实施细则及其他条例权力,要求提供数据或采取行动。

受八九民运催生而在1990年创立的职工盟,在当时只有左右派工会的香港可说异军突起,以「团结、专业、公义、民主」为纲领,走独立、自主及民主的工运路线,曾在多场劳资纠纷和反抗工潮中代工人争取福利,包括2007年带领扎铁工人罢工36天,争取较高的日薪而不用加长工时,而非接受左派工会支持改日薪的同时加长工时的方案;2013年因葵青货柜码头外判工人低薪及工作环境恶劣以致意外频生,于是发起罢工,在罢工40日后,为工人争取到9.8%的加薪幅度;两次工潮创下香港罢工最长日数的纪录。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之妻、前总干事邓燕娥忆述,由上世纪八十年代工人不知工会为何物,到千禧年代连场工潮,以至今天劳权意识抬头,相信职工盟31年的路没有白费,她向《明报》指出,职工盟已唤醒工人,但属会与年轻一代要寻找新的方法继续工运。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