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0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德国联邦议院:有移民背景的议员越来越多

滚动 国际

新当选的德国联邦议院规模相当大,有735名议员。与此同时,新议院也变得更加多元化。更多议员来自有移民背景的家庭。这是一个机遇。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佐恩(Armand Zorn)第一次走进德国联邦议院的全体会议厅时,他心生谦逊:”我现在承担着特殊责任,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佐恩12岁就从喀麦隆来到德国,他如今代表社民党(SPD)进入德国联邦议院。

佐恩是上周日德国议院选举中当选的735名议员之一。这次选举让德国议会变得更加多元化。”昨天我们举行了第一次议会党团会议”,佐恩在电话中告诉德国之声。他表示,无论是在籍贯背景还是在性别、职业等方面,这届议员们都呈现出多样性,”这是很好的现象”。

据一项名为”媒体融合”的对议员背景的研究显示,新当选的议员中至少83人有着移民背景,这意味着,他们自己或者父母中至少一人并非出生入籍(不是作为德国公民出生的)。

德国联邦移民和融合委员会负责人尼尔吉斯(Deniz Nergiz)对德国之声说,在联邦议院代表的多样性方面,看到了积极的发展,多样性不断增加,”例如我们看到,现在有更多非裔的德国政治家,也有更多的土耳其裔政治家”。

越左越多元?

在目前的联邦议院中,至少有11.3%的议员有移民背景,这与上届联邦议院的8.2%比例相比有所上升。

根据 “媒体融合”研究,左翼党(Die Linke)议员的移民背景比例最高:28.2%。基民盟/基社盟(CDU/CSU)议会党团的移民背景比例则垫底:4.6%。

佐恩所在的社民党排在第二:他的同僚中的17%也有移民背景。他对此并不感到惊讶。”我确实相信有一种时代精神,各个党派都必须开放。我们现在做的还不够,但我认为各方都已经明白这一点。”

尼尔吉斯可以证实这一点。她的博士论文正是关于这个主题–有移民背景的政治家。她说:”各党派为有移民背景的人提供了更多空间。各党派这次不仅把他们作为直接候选人,还在各州的名单中给其更有希望的位置,这当然使他们更容易进入议会。”她表示,在过去几十年里,情况则并非如此。那时候,有移民背景的候选人往往被排在各州名单的后面,几乎没有进入联邦议院的机会。这一点如今已经改变。

更多机会和更多认可

佐恩刚刚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选战。他花了很多时间在其选区,挨家挨户进行竞选活动。这得到了回报:在他所在的城市法兰克福,他赢得了选民的直接授权,其对手是基民盟的候选人。

来自伊朗的努里普尔(Omid Nouripour)

对于绿党议员候选人努里普尔(Omid Nouripour)来说,情况也类似。”这是一个好迹象,无论是对于法兰克福还是对于德国”,佐恩说。”努里普尔是13岁从伊朗来到德国,我是12岁从喀麦隆来到德国。我们都在2021年成为直选议员,我想,这让我们非常自豪,同时也让我们谦逊。”他表示,这也让他对未来充满信心,”因为这表明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你来自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走向哪里”。

佐恩在最近几周有许多积极的经历,他说:”在选战期间,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好:我的肤色并非焦点。不是关于我是黑人这个事实,而是关于我这个人本身,关于我在数字化、经济和金融政策领域的能力。人们更多询问的是我想实施的内容”。

社会学家尼尔吉斯也表示,重要的是把有移民背景的政治人物看作是”在不同领域具备能力的普通的德国政治人物”。她表示,因为这些议员的贡献,使得一些关于移民、难民的话题可以在联邦议院得到不同的处理,获得更多话语权。

新一代人

佐恩是社民党议员,今年33岁,算是德国议会中比较年轻的一位议员。尼尔吉斯表示,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如果你看一下有移民背景的当选者名单,你会发现他们中有不少年轻人,他们已经有了非凡的事业”。

确实许多年轻的议员都有移民背景。其中一位是来自科隆的34岁的阿卜迪(Sanae Abdi),她在社民党内活跃了12年,是当地执委会的负责人。

“与第一代、第二代移民相比,新一代拥有许多优势”,社会学家尼尔吉斯说。”他们大多在德国教育系统中接受了教育,找到了其人脉网络。跨党派的社交网络也正在出现,这可以支持他们的事业。”

佐恩从”全新联邦议院”(Brand New Bundestag)这一倡议中得到了支持,这是一个由活动家组成的民间社会团体,他们在联邦议院选举活动中为11名候选人提供了资金和后勤支持。在得到支持的11人中,有3人进入了联邦议院。

障碍仍然存在

尼尔吉斯表示,尽管有积极的发展,但有移民背景的人在德国也仍然临许多障碍。她提到了阿劳(Tareq Alaows)的例子–他因为大量的种族主义恶意攻击而撤回参选。”非常多有移民背景的人都经历过这种情况,因为这个原因而退出、恐惧是合情合理的。遗憾的是,如何让种族主义不会成为政治参与的障碍,对此党派们至今没有答案。”

阿劳(Tareq Alaows)因大量的种族主义恶意攻击而撤回参选

尼尔吉斯也说,积极趋势是否会在新的联邦议院中继续下去,多元化的参与、分享和代表这些议题是否会真正得到体现,还有待观察:例如,这是否会在组阁谈判中出现,或者这能否对有移民背景的人在具体人事安排上产生影响。

至少后者是有可能的。联邦议院议长这一重要职位将被重新填补,在形式上这是德国排位第二高的职位,仅次于联邦总统。社民党有移民背景的议员厄佐乌兹(Aydan Özoğuz)目前是热门人选。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