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10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首都北京警察与地方政府、警匪一家狼狈为奸、官官相护的腐败事之八;

滚动 不平则鸣

2021年6月15日下午4点31分,吉林省舒兰市访民刘亚杰(一米多高60多岁的老太太),在租住的屋里休息(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派出所管辖区),突然闯进院7个彪形大汉堵住刘亚杰卧室门(刘亚杰已经是反锁卧室门)。当7个绑匪听到我给房东打电话说我去解救刘亚杰时,立刻破门入室将刘亚杰按倒在

首都北京警察与地方政府、警匪一家狼狈为奸、官官相护的腐败事之八;
2021年6月15日下午4点31分,吉林省舒兰市访民刘亚杰(一米多高60多岁的老太太),在租住的屋里休息(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派出所管辖区),突然闯进院7个彪形大汉堵住刘亚杰卧室门(刘亚杰已经是反锁卧室门)。当7个绑匪听到我给房东打电话说我去解救刘亚杰时,立刻破门入室将刘亚杰按倒在地、强行绑架抬进一个黑车里拉走。
案发后,我报警说刘亚杰遭到破门入室被绑架走了。北京韩村河派出所(没有调取现场监控视频)警察警号050675,口头告知我的是;刘亚杰是全国重点上访人员,被吉林市驻京办事处(是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联合成立的)带回地方给解决诉求去了(有录音为证),足以证明刘亚杰被恶意截访的事实。
事实上;刘亚杰已经3年没有到过任何信访部门走访登记,说刘亚杰是全国重点上访人员没有任何依据(就连舒兰市主管信访科长、主管信访的街道副书记都不知道这个谎言,有录音为证)。我问;就算是吉林市“警察”,在没有通过属地派出所、破门入室绑架的恶意截访行为是否违法?警察告诉我的是不违法,让我随便告。足以证明;中央政法委出台的禁止公安干警拦卡堵截正常上访人员的文件就是一纸空文、是骗取老百姓的“陷阱”。实际上拦卡堵截正常上访人员多是政府雇佣黑恶势力团伙,老百姓没有人权、头上顶着“杀人的天”。
刘亚杰被挟持的舒兰市被限制人身自由在宾馆里10天,这一事实本来就是腐败社会对待信访人的正常规律,原计划过了国家百年庆典(2021年7月1日)会议的结束后就放了刘亚杰(我有录音为证)。
因为我举报刘亚杰被破门入室绑架、恶意截访的事实,国家安全部个舒兰市政府下函,让舒兰市政府出意见。舒兰市政府的违法行为根本就是出不来处理意见?指使公安局又造假材料,以网上信访为由行政拘留刘亚杰15日(不敢给家属通知单),又因为刘亚杰拒绝舒兰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又妨害公务罪为名栽赃陷害塞进看守所,是先扣袭警罪后又以妨碍公务罪逮捕非法关押的至今不放。
以上事实足以证明;党委指使公安局、检察院滥用职权、以权代法欺压百姓的事实根本没人管。刘亚杰在屋里呆着三年没有违法,而是被舒兰市政府和公安局雇佣黑恶势力团伙破门入室绑架、恶意截访,就变成了妨碍公务罪,明显就是以权代法、栽赃陷害的事实。
特别是;国家是属地管理政策,案发地是在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派出所管辖区,就应该归北京市处理。国家安全部给舒兰市下函要求出处理意见,就是将受害者交给制造矛盾的犯罪机关处理、就是让给犯罪人找理由、找借口;就是人受害者永世不得翻身。足以证明、国家属地管理政策就是打压反腐维权不行的工具。国家法律没有人执行,已经变成了“陷阱”,老百姓头上顶着杀人的“天”,怎么生存?
请世界各国媒体、法律专家关注、代办此案,我愿意终生为其服务。我将召开中外记者招待会,讨论中国的法律和政策与事实不同的原因。马志文;13269587330。
有的是地方党委和政府直接雇佣黑社会团伙看押和押韵维权老百姓,有的直接让黑恶势力团伙和属地公安局交接,
【特别是国家开会期间,国家到信访部门都是正常接待是骗人?北京警察、地方政府、警察和雇佣黑恶势力入室抓捕正常上访的访民,有个别人靠出卖上访人的行踪而挣钱。北京老百姓有房子不敢给上访人租住,是地方警察在附近的车站抓捕北京周边的检查站不允许上访人进京,还能有几个访民能藏在北京呢?】。
此致
世界各国媒体记者、法律专家

事情的起因是;【2003年3月31日晚上8点40分,在溪河赵屯交汇处,被黑社会团伙包景忠(十九中学校长)、杨忠敏(系建设局党委书记之子杨玉龙(系公安局领导))、杨忠海、王兰德、张志家等多人(都是杨忠敏的亲属)打昏、打伤(脑震荡、肋骨骨折等多处受伤),刘亚杰苏醒过来去溪河派出所报警,所长李忠文不但不出警反而徇私枉法去犯罪人家喝酒就不了了之了,致使刘亚杰家三次被放火烧光的事实根本没人管。特别是上级巡视组的舒兰市调查,犯罪人张志家装作一时的半身不遂不能说话,又不了了之了。
刘亚杰夫妻因事上访、控告和举报吉林市委书记、舒兰市委书记和政法书记范瑞军以及相关主管部门主要领导,是包庇、纵容殴打他们夫妻犯罪人的保护伞,疫情期间警察聚众扎堆喝酒导致疫情扩散、举报舒兰市公安局干部杨玉龙的父亲建设局杨忠敏,违法开发三栋楼盘,建起来一栋卖不出去,另外两栋楼盘被上级责令停止建设。舒兰市公安局干部杨玉龙(系杨忠敏的儿子)怀恨在心、致使刘亚杰含冤入狱的事实。
舒兰市公检法和政府党委徇私舞弊包庇、纵容并指使犯罪人和多次非法打压刘亚杰夫妻的事实;
1、刘亚杰夫妻被打伤和给刘亚杰家三次放火烧光没有人破案。
2、35年的工龄不给退休强行下岗,单位的账目是被某个领导的情人给烧毁的。
3、截留低保金15年的低保金没有任何待遇。
4、骗取家里没人的时间偷拆房屋盗取古书6本、古币86种是价值连城。
5、刘亚杰儿子考上大学不给投档(坑害刘亚杰儿子的一生的前途)。
6、中央开会,国家信访部门正常接待,上访人员去走访登记,都能变成地方拘留维权人员的依据。
特别是对刘亚杰夫妻上访,被雇佣黑社会等人多次打骂和折磨等;拘留、劳教和判刑等等【致使刘亚杰的丈夫尹志伟在监狱中得病,得不到治疗导致癌症,出狱后党委和政府利用软硬兼施等手段阻拦尹志伟的治疗,当刘亚杰强行将尹志伟拉走,越过排号的顺序到有专业治疗技术医生面前,医生明确的告诉刘亚杰,人病已到晚期,无法治疗,买不买药没有意义,刘亚杰购买完治疗癌症的药物,转身看见自己的丈夫尹志伟已经死亡】。
特别是舒兰市公安局能和北京市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一起造假材料打压刘亚杰丈夫尹志伟,舒兰市公安局说天安门公安分局训诫书说尹志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持材料上访(在行政拘留决定书写着并且已经执行);北京市公安局的信息公开是没有这回事(也在信息公开上写着),实际上就是北京警察和舒兰市警察共同合伙造价打压老百姓维权的事实、再相互推诿扯皮,告状没人管。相类似的案件很多、很多、很多,都是投诉无门。
2021年7月28日舒兰市信访局邓云峰科长就连受害者在哪个都不知道,向我反馈的处理结果是;按照国家信访局的规定,已经将刘亚杰的案件转到犯罪人单位处理【北京韩村河派出所造假说刘亚杰是国家重点上访人员,就连舒兰市主管信访的科长都不知道骗局(实际上刘亚杰已经3年没有去任何信访部门走访登记)。北城街道根本没有处理问题的权威,公安局是破门入室、非法绑架刘亚杰的犯罪单位】,犯罪人怎么能处理自己违法犯罪的事实。
2021年8月4日舒兰市北城街道办事处明确的告诉我;说刘亚杰的信访诉求不在北城街道的职权范围之内,反而事实不分的伪造出具与事实两样的处理意见书。
此致
世界各国媒体记者、法律专家
委托代理人;马志文,男1963年出生、汉族、复员军人、农民、高中文化、法律爱好者,户口所在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延寿镇红旗村二屯,身份证号码;230129196307240817,手机号;13269587330。
受害者刘亚杰;女1961年出生、汉族,35年没有任何待遇的职工、户口所在地;吉林省吉林市舒兰市白旗镇北城街北府委二组,身份证号码;220222196101013140,手机号;13241012533。
2021年10月2日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