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拉闸限电|上海湖南等地允许上网电价上浮 缓煤炭涨价压力

滚动 中国大陆

内地多地用电紧张、拉闸限电,也让电价调整备受关注。近期,内蒙古、上海、湖南允许“上网电价”上浮,有专家认为,电力交易价格上浮对缓解目前电力

所谓“上网电价”,通常是指电网向发电企业买电的价格,该价格并不等同于是居民用电价格。而为缓解煤炭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多地均对电价机制进行小幅调整。

例如,湖南省发改委9月27日发布《湖南电力市场燃煤火电交易价格浮动机制试行方案》,提出在确定电力市场交易基准价格的基础上,引入燃煤火电企业购煤价格作为参数,按一定周期联动调整交易价格上限,建立与煤炭价格联动的燃煤火电市场交易价格上限浮动机制。按规定,燃煤火电交易价格跟随平均到厂煤价进行浮动,但交易价格浮动最高不超过国家规定;若交易价格上浮到最大值仍不能完全疏导火电燃料成本,超出部分的成本将通过延长交易价格上浮时间来进行疏导,时间可以累加。

广东省发改委亦在9月30日宣布,自10月1日开始拉大峰谷电价差,尖峰电价在峰谷分时电价的峰段电价基础上上浮25%。另外,内蒙古、宁夏、上海等地区皆陆续宣布允许煤电市场交易电价,在标杆电价基础上向上浮动,其中在8月底,上海市发改委已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规范本市非电网直供电价格行为工作指引》的通知,规定非电网直供电终端用户用电价格最大上浮幅度不得超过10%。

9月29日,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负责人表示,将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不得不正当地干预市场价格在合理范围内的正常浮动。

对于相关措施成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能源经济学家董秀成认为,煤炭价格带来的成本上升需要向下游疏导,不然经济运行和电力供应方面会出问题;又指当局一直谨慎推动电力市场改革,但居民电价因涉及民生而较为敏感,故工业用电和居民用电改革的方向有异。而就这方面,湖南省发改委此前已表示,电价调整政策不影响居民用电价格;广东省峰谷分时电价政策与尖峰电价实施范围亦均不包括居民用户。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则认为,电力交易价格上浮对缓解电力紧张是有好处的。不过他表示,解决电力紧张要分为短期和中长期目标,就短期而言,解决如何释放煤炭产能、让火电企业有动力去发电这两个问题才算过关;长期来看,则要从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入手,如调整高耗能企业,此外还要降低煤电的比重,提高新能源发电的比例。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