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深度解读:鸽派变鹰派 岸田文雄上位对北京是福是祸?

滚动 中国大陆

日本当地时间9月29日,该国执政的自民党党首选举落下帷幕。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击败河野太郎、高市早苗、野田圣子三位竞争对手,成为自民党新党首,

日本当地时间9月29日,该国执政的自民党党首选举落下帷幕。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击败河野太郎、高市早苗、野田圣子三位竞争对手,成为自民党新党首,预计他将在10月4日举行的日本临时国会中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而接下来,他也将在10月带领日本自民党在国会大选中与在野党展开激烈较量。外界始终认为,自民党赢得本届国会大选胜利,确保政权延续的可能性依然很大,但由于岸田文雄之前的菅义伟内阁在处理国内疫情、经济等问题上表现不佳,内阁支持率降至30%以下的低水平,菅义伟支持的政治人物如这也让舆论揣测在野党组成的联盟是否会在本届日本国会选举中“创造奇迹”。

在诸多挑战下,岸田文雄是否能够确保自民党政权延续?令人关注的中日关系接下来会走向何方?疫情背景下,诸多课题让人们把目光聚焦在这个东瀛岛国。多维新闻驻日本特约记者刘海鸣就此展开了采访。

中日的战与和

2021年的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可谓是一场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特殊选举。说其特殊,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人类历史进程开启中美竞争时代的宏大历史背景下,作为西方七大已开发工业国家之一的日本将扮演何种角色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在安倍晋三政府时期,属性右翼的安倍晋三执掌政权并没有完全展现其右翼属性。在日本经济处于长期不振,日本对于中国经济依赖程度加深的背景下,安倍晋三为维持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出了妥协的一面,这表现在他任内继续积极推动与中国的合作,避免在敏感议题上刺激中国,这包括历史议题和钓鱼岛以及东海等领土领海争议问题。

岸田文雄将担任日本新一任首相。(Reuters)

新冠疫情发生后“接班”首相大位的原安倍政府时期的官房长官菅义伟大致继承了安倍晋三的政治路线,在对华问题上,虽然比安倍时期稍显强硬,但这也是在中美竞争加剧的背景下,日本缺乏战略自主,不得不走向更加亲美路线的一种体现,这实质上也得到了北京某种程度的理解,因此双方基本上停留在外交口水战的层面上,特别是北京方面并没有祭出实质性“对日制裁”的举措。双方政府间多个层级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然而随着菅义伟政权落下帷幕,岸田文雄的登场会带来什么?外界显然开始感到担忧。岸田文雄向来被认为是对华“鸽派”的政治人物。然而,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岸田文雄抛出的最亮眼的竞选政策便是与中国对抗。岸田文雄公开称,北京已在多个领域对日本形成重大威胁,这包括“中国的海洋军事扩张”,“对香港民主的打压”“新疆人权问题”等,岸田还认为中国军事力量的现代化给日本自身的防卫带来重大压力,日本需要与美国深化合作,强化日本自身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同时,往日温和的岸田似乎也与前首相安倍晋三一样,盯上了修宪问题。

针对岸田文雄的转变,舆论观点分为两派,首先是选举策略观点,其认为岸田文雄目前对华强硬姿态,是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以及接下来日本自民党将面对在国会选举中维持政权延续的特定过程中的一种策略表现,一旦当选,其在对华问题上依然会延续日本历届内阁的政策,保持相对的稳定,加之岸田文雄的稳健风格,日中之间“出圈状况”出现的概率可以说微乎其微。而另一派则认为,岸田文雄的转变是中美竞争下,日本国内政治环境已经出现一些根本性变化的表现。类似美国出现的两党在对华问题上出现的高度一直的遏制与竞争对抗,日本政界在对华问题上正在形成类似美国的共识,即中国的崛起对地区安全和稳定以及战后国际秩序造成威胁,日本需要联合美国等西方盟友,作为亚洲与中国对抗的最前线发挥作用。而岸田文雄的立场转变是顺应日本政治在对华问题上的整体转变。中日对抗在今后一段时期,只会加剧。

不管是选举策略也好,亦或是真心对抗也罢,从北京到东京,很多舆论关心中日是否终将“再有一战”。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夏木正和认为,目前,中日关系确实在加速恶化。从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束后不到48小时时间内岸田文雄的行动来看,其首先在第一时间对外界确认更换具有强烈“亲中”色彩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这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对外界释放了强烈的信号——日中关系将出现“新变化”,至少在自民党执政之时。

夏木表示,台海局势目前高度紧张,虽然此前日本内阁高官公开表示日本不会直接通过武力介入台湾。但局势正在加速出现变化。岸田文雄的竞选纲领之一便是以“修改宪法”为终极政治目标的“岸田新政”,即使现在谈论所谓“岸田新政”依然为时过早,但可以想象如果岸田文雄以这样的方针进行下去,将给脆弱的中日互相进一步蒙上阴影。同时,这种变化也预示着日本未来将出现很大不确定性,在台海局势如高压锅一般随时可以引爆的情势下,无法排除日中之间存在的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加之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越发处于强势和优势位置,日本的焦虑和压力也在不断积累的过程中。

夏木称,目前,北京的外交对于日本的压力和焦虑没有给与充分的考虑。中国国内目前处于民族主义高涨的状况,对于历史上曾经侵略过中国的日本国内的民族主义早已是期望通过一场新的中日战争进行复仇。可以看到中国官方在尽可能控制和平衡国内民族主义,避免其出现失控影响稳定。但其实在中国国内民族主义高涨不落的状况下,中国官方已经没有更多余力去更多顾及日本的感受。

夏木认为,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因面对中国的不断施压,国民对华感情加速恶化,焦虑不断积累的日本,一个为平衡国内民族主义不得不持续采取对日“一定强度”强硬和压力的中国,这种循环使得日本与中国之间发生“新战争”的概率不断积累加大。特别是岸田文雄在30日的自民党内人士安排,麻生太郎、甘利明以及高市早苗等一批右翼极右翼政治人物被安排到党的中枢位置,可以理解这也是岸田文雄对华释放的一种强硬信号。而从更大的历史维度来看,在这种情况下,在中日到达“战争临界点”前,留给北京和东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日台的亲与疏

2021年以来,日本与台湾之间的互动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变化,即双方很多过去低调的来往互动开始变得更高调,且更“官方”。 8月27日,日本和台湾的执政党首次举行2+2安全对话。日本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参议员佐藤正久和自民党国防部会会长大冢拓与台湾民进党国际部主任、立委罗致政、民进党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立委蔡适应以视频的方式进行时长90分钟的对话。此举招致北京方面的强烈抗议,这也是日本多年未有过的与台湾方面进行的具有官方背景的高调互动。

日本仙台女子大学政治学者马斯洛夫(Sebastian Maslow)认为,日本与台湾之间的交流交往目前存在诸多法律和政治上的障碍。即使永田町方面认为台湾对日本的安全至关重要,但在和平宪法框架下,日本的对外军事使用问题存在国内合宪性以及足够的民意支持,在紧急情况下,新的日本领导人岸田文雄是否能成功地将台湾的安全解释为对日本自身国家安全至关重要是决定性要素。只有这种情况下日本军事介入台湾冲突才具有正当理由。

多年来,日本国内一直存在着“台湾情结”,这是延续日本殖民台湾时期的一种政治怀念或者可以称为政治意识。对应台湾内部怀念日本殖民时代者也大有人在。而在中日邦交正常化后,随着中国实力的不断增长,日本在台湾问题处理上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而中共十八大后,中国更是将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诉求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任何对于台湾问题的不当行为都将受到来自北京的严厉斥责甚至制裁。

日本与台湾的关系紧密,对中国大陆而言,是一个“隐患”。 (多维新闻)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是岛内的亲日台独势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日本国内的“友台”政治力量同样也因为无法释放“能量”而积累了不满。中美竞争时代的到来给了日本一次绝好的机遇。今年春季,日本首相菅义伟首访华盛顿会晤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日美时隔半个多世纪再次发布涉及台湾的联合声明。这使得日本在美国支持之下,在台湾问题处理上变得更加“大胆”。

日本和平学会战略智库亚太部研究员上田照之认为,日本始终将台湾的安全与自身安全挂钩。岸田文雄在这一点的立场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但要注意的是岸田曾经的对华友好政治立场可能会对其政权安定造成的影响。目前岸田已经宣布“拿下”对华友好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取而代之的是对华强硬派的自民党重要政治人物,税制调查会长甘利明,而自民党内的主要支柱职务的人选副总裁由对华强硬人物麻生太郎担任,而政调会长则由极右翼政治人物高市早苗担任。岸田文雄此举已经表明其已经展开对自民党内“亲中”力量的彻底清洗。对于日中未来的双边关系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伴随两岸力量平衡的天平逐渐向大陆倾斜,日本的危机感在不断加剧。”上田认为,目前的形势已经无法用政治人物过去的政治立场来对其今后的政治行动进行判断。他表示,台海毫无疑问将成为未来5到10年内全球风险最高的地区。日本在这一地区热点中将扮演何种角色,从日本的角度来看,可以窥见永田町希望与台北展开比以往更热络互动的趋势。自民党新总裁岸田文雄和接下来登场的岸田文雄政权将在这样的大趋势中扮演怎样的角色目前尚需时间观察,但无疑,对于岸田文雄来说,若想保持长期执政,就不得不顺应这种趋势变化。“因此,亲华政治人物岸田文雄在台湾问题上,接下来对北京形成的对抗与刺激恐怕已经不可避免。但对于台北来说,日本伸出的友好之手,究竟是福是祸,恐怕现实将不会如现在执政的民进党经常性在台湾民众面前表现的依靠美日就能抗中的单纯的政治乐观那么简单。”

“岸田新政”的未来

从9月29日当选至今,岸田文雄做出的最大刀阔斧的人事案恐怕就是更换自民党资深大佬,二阶派领袖二阶俊博的自民党干事长职务。而取而代之的甘利明被认为是推动日本对华强硬的代表性政治人物。尽管目前岸田内阁的几个关键性人选的名单尚不明确,但从自民党内最大亲华派阀领袖二阶俊博走下党的干事长一职来看,“岸田新政”将受到美国影响已经非常明显。

日本资深政治评论员小仓逸夫表示,在经过了菅义伟内阁一年缺乏亮点的内外执政,日本社会希望被称为“毫无特点”的岸田文雄展现出执政特点来。这将左右岸田文雄政权寿命长短。如果岸田文雄能够摆脱短命首相的宿命,他执政的政治基础必须牢固。9月30日岸田文雄公布部分人事案来看,岸田文雄正在平衡自民党内细田派和麻生派两大重要派阀,利用两大派系的力量加上自身岸田派的力量,在党内奠定其长期执政的政治基础。而在这一过程中,包括立场亲中的二阶派等中小规模派阀的力量将被削弱。

中日关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将趋于冷淡。(Getty)

“这也是岸田文雄顺应美国战略政策影响日本政治风向变化的一种体现。”小仓认为,在中国实力不断增强,中国海外经济活动和军事活动逐渐带有扩张性色彩的当下,作为地区大国的日本已经彻底无力单独与中国进行正面对抗,近几年来日本选择与中国保持“平和关系”的战略可以看出日本的“无力感”。但随着美国对华政策由接触转为竞争对抗,日本会认为迎来某种战略上的机遇。从目前难解的疫情防控,到经济复苏,对于“前外相”岸田文雄来说,在外交上做出亮眼成绩实现政权长期化将是最简单的手段。

小仓表示,但“岸田新政”始终逃避不了日本国内固有的矛盾,而就过去不到48小时岸田的操作来看,其通过稳健地启用党内青壮派,并平衡自民党老人的做法是一种明智之举。但不论如何,现在很多日本国民认为不能继续任由日本衰落下去,日本已经时不我待;这将使得岸田政权在面对国内诉求时不得不将多年以来日本政治圈始终不敢触动的“改革”议题拿到台面。而“改革”是否能够真正被推行其实才是真正决定岸田政权寿命长短的关键。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