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出国打工却成偷渡客 五名中国工人将在马来西亚受审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就在中国民众放十一国庆长假合家欢聚时,在中国河南有五位妻子正为她们在马来西亚被拘留的丈夫何时能归来而忧心如焚。

遭马来西亚警方逮捕的五名中国工人 (照片来源:马来西亚警方通告截图)

就在中国民众放十一国庆长假合家欢聚时,在中国河南有五位妻子正为她们在马来西亚被拘留的丈夫何时能归来而忧心如焚。

“我们家现在就属于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其中一位妻子告诉美国之音。“他们回不来,我们的心一直在那吊着呢,” 她说。

他们的丈夫是五名在印尼打工的中国工人,在辞职后无法拿回被公司扣押护照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偷渡马来西亚、在那里获补发护照转道回国。但入境即被马国警方拘留,目前面临非法入境指控。

马来西亚警方9月19日发布的逮捕通告

9月19日,马来西亚警方发布通告,9月18日晚11点30分在Sedili Kecil的一个海滩逮捕了15名来自印尼的非法入境者,其中5人为中国人。“进一步调查的结果还发现,居住在印尼的5名中国公民打算通过马来西亚入境路线返回其原籍国,即中国。” 该公告说。

五名中国工人是张强、张振杰、田明鑫、郭培阳、魏朋杰。他们都大约30岁左右,家住河南,今年3月下旬,他们到印尼“一带一路”项目的江苏德龙镍业公司承包商荣成公司的德龙三期工程打工。

“本身他们去的时候就是被骗过去的。” 张强的妻子王兰说。“中介承诺每天给人民币500元,工期6个月,每天工作9个小时,”王兰说。

但等到了印尼、工作了两个月要签合同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不仅生活费缩水了90%,还被告知6个月后他们将无法返回中国。

至今不知道护照究竟在哪里

五名中国工人拒签合同。6月11日,他们告诉老板决定辞职。故事到这里,如果五名中国工人手中有自己的护照,他们应该就可以离开印尼回国。但他们不仅拿不到自己的护照,而且至今都不知道他们的护照究竟在哪里。

“他们下完飞机以后就让他们把护照放在(公司的)一个箱子里边,说需要给他们办什么来着,”张娅杰说,她的丈夫魏朋杰这样告诉她。

“然后公司一号老板(承包商荣成公司)就对他们说,需要7万5,就让你们回去。”王兰说,这是张强他们决定辞职后要求回国时老板对他们这样说的。

“在筹钱的过程中,二号老板(承包商泓泰公司)主动联系他们说,我有名额,5万块就可以了,他们动心了,跟着二号老板去了二期(工程)。然后二号老板说,现在机票贵了,5万块不够,一个人再准备两万吧。然后,我们的人就说,就在本地找个工作干吧。二号老板说,这不可能,你们的名字在我名下,没有公司敢收你。”王兰说。

除了6月29日印尼移民局的官员到工地为他们办理签证延期,因为他们拿的都是旅游或商务类签证,只有3个月有效期,这些中国工人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护照。

没有护照又想回国于是偷渡

五位工人没有工作、没有护照,“所以才迫使他们听了当地蛇头的话,偷渡到了马来西亚,”王兰说。

德龙公司一名前员工告诉美国之音,在拿不到自己护照的情况下,到马来西亚中国大使馆补办护照是有成功先例的,“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拒绝给他们补办护照(因为大使馆有公司员工的名单),然后他们就偷渡到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那边补办护照,然后就补办签证,从马来西亚那边坐飞机回国了。”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龙前员工说,马来西亚那边的确是比印尼更容易回去,“马来西亚那边只有两家上规模的工厂,(印尼)这边人太多了,为了限制人回去的话,就把标准定得非常严格,”

印尼是全世界红土镍矿储量最高的国家。镍矿不仅是不锈钢的主要原料,更是新能源电动车电池制造商争夺的资源。

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尼首次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之后,中印尼双边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投资成为双边经贸合作的重点。

据报道,中国有6家企业在印尼从事镍矿开采、冶炼、轧钢生产,其中规模最大的是青山集团和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

美国之音记者在当地上班时间多次致电承包商荣成公司的法律代表,以及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的新闻和政治办公室,但是电话都无人接听。

面临罚款、监禁,甚至鞭打

目前代表五名中国工人的马来西亚律师罗章武告诉美国之音,“根据马来西亚移民法,假如被定罪的话会被罚款不超过一万马币,或监禁不超过五年,或两者兼施,甚至可以被鞭打不超过六次。”

罗章武律师说,他会争取向马来西亚警察署陈情对他们免于起诉,“因为根据我们了解,他们是在印尼护照被扣押,造成他们无证件地离开了印尼。”

不过,罗章武已经告诉五名中国工人家属,马来西亚移民局法庭定10月11日开庭审理他们的非法入境案。

“假如警察署还是要提控他的话,我们就要代表他们向法庭求情减刑,之后我们再安排他们申请回国证件,尽早让他们遣返回国。”罗章武说。

张强的妻子王兰说,周五,罗章武律师催促她们先交4000人民币一个人,“交完4000后如果后期还需要他们帮忙,做检测或买机票,买机票自费,但他提供方法,再交8000一个人,等于一个人是12000。”

五名中国工人自9月18日被拘留至今(10月1日)还未被允许与律师和家属远程视频会面。

魏朋杰的妻子张娅杰说,她向律师提出跟丈夫视频见面,律师只说去争取,“争取不到就只能等10月11日开庭。”

王兰表示,她们已经向律师预付了5000元,但连视频见面都不能保证,“我们觉得是接着用这个律师还是怎么办?很无奈。”

“我们家在农村,而且家庭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如果好的话也不会跑那么远打工,“张娅杰说。“这个费用我确实挺吃力的。本身我从结完婚以后就没出来上过班,因为我身体不好,我一直在家里,一直都是他在赚钱,而且我还有两个儿子,老大10岁,老二两岁半,压力比较大,这个钱确实比较高,”张娅杰说。

“我应该是5个里边最难的一个了,” 王兰说。“他们3月21日从家里出国,5月初我妈肝昏迷,然后连着住了3个多月的院,中间我爸爸心脏病复发,也住院;我奶奶前天才出院,我是家里独生女,我现在有两个女儿,大女儿8岁多,小女儿4岁多,我没有学过护理,我是初中毕业,我自己给我奶奶扎针,我女儿问我,妈妈你怎么哭了?我说没关系,我是迷眼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兰说。

劳工组织:护照问题是海外工人被强迫劳动的根源

在纽约的中国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说,“没有护照是这五个工人偷渡到马来西亚,通过这样危险的方式回到中国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李强说,中国在海外的公司通过扣押工人护照让工人没有自由离开公司,“护照就是造成海外工人被强迫劳动的根源。如果护照问题不解决,实际上中国劳工在海外被强迫劳动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中国《护照法》规定,护照是中国公民证明国籍和身份的证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非法扣押护照。”

“如果护照在个人手里这种悲剧就不会发生了。”通过维权争取到回国机会的德龙公司前员工陈海峰告诉美国之音。

“我只能说一句话吧,坑你的就是平时口口声声管你叫同胞的人,坑你最狠,”陈海峰说。“打死我不出国了,打死我都不再出去了。”

“这次事情闹得比较大,” 匿名的德龙公司前员工说。“你要知道,他们可不是孟晚舟啊。”他补充。

独立法律学者虞平说,对护照的管理和控制是两个不同概念。控制护照“实际上是对人身安全、人身自由的一种控制。” 他认为,五位中国工人被迫偷渡遭拘留事件反映了“这些在海外做工的工人,他们并不具有人身自由。”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