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为缓解电荒 中国多地调高电价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在中国电荒持续蔓延之际,中国多个供电缺口较大的省市已经获准电价上浮,但是电价涨幅仍控制在10%以下,而且暂时不涉及居民用电。

北京一处住宅区旁的输电塔。(2021年9月28日)

在中国电荒持续蔓延之际,中国多个供电缺口较大的省市已经获准电价上浮,但是电价涨幅仍控制在10%以下,而且暂时不涉及居民用电。

进入9月中下旬以来,中国大约有20个省市出现严重电荒,特别是在拥有1亿居民的东北三省,拉闸限电不仅严重冲击工业生产,而且波及民众生活。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四(9月30日)公布9月份中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运行情况,结果发现,9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6%,比8月份下滑0.5个百分点,降至50%的荣枯线以下,制造业景气面回落被认为与近期的电荒有很大的关系。

据中国官媒报道,东北有些城市一天之内无预警地多次停电,有时一次停电超过12小时。沈阳市有些地方连红绿灯都停电,引发交通堵塞。长春市的市民抱怨说,停电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两次停电之间的间隔却越来越短。

根据辽宁电力公司的说法,9月中旬以来,受电煤价格上涨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火力发电量下降严重,一度还直接威胁到电网安全,以至被迫执行引起广泛民怨的“拉闸限电”。随后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介入,提出3项能源保供措施,强调提升东北“有序用电”管理水平,坚决做到“限电不拉闸”和“限电不限民用”。

据中国官媒报道,尽管北京已经介入展开多方调度,而且中国还向俄罗斯紧急求援,要求增加向东三省供电,但这三个省的供电仍然吃紧,其中又以辽宁的情况最为严峻。目前东三省仍在实施“有序用电”,但是做法上已经改为优先限制工业用电,同时力保居民用电。

电荒对工业生产和民众生活造成的冲击显然已经引起中国最高当局的重视。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星期四在北京会见28位新任驻华使节时强调,中国会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保证能源电力供应。

据中国官媒报道,主管能源和工业生产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本周一次紧急会议中,要求煤炭、电力和石油等能源国企,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确保供电,“不允许停电”。

而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主任郝鹏星期五前往“国家电网”公司、国家电力调度控制中心和国家电网应急指挥中心考察后表示,目前电力供需形势依然严峻,“电网企业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要讲政治、顾大局,坚决打赢保电攻坚战”。

不过有观察家认为,如果靠政治站位或讲政治就能缓解电荒,那问题就好办多了。有分析认为,中国新一轮电荒一方面是因为煤炭供应跟不上需求,很多电厂煤炭库存不多,煤炭价格又暴涨不停,而供电价格则受到国家严格限制,因此出现电厂发电越多亏损越大的奇怪现象。有些电厂不仅没有发电的积极性,而且为了减少亏损,甚至以设备检修为借口减少或停止发电。

倒是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提出的从电价入手,通过市场调节缓解电荒的措施引起各界的关注。

发改委本周三发文指出,在确保民生、农业、公益性领域用能价格稳定的情况下,要严格“按价格政策合理疏导能源企业生产运行成本”。发改委提出,要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让更多电量进入市场交易,让“价格合理反映电力供需和成本变化”。

据中国官媒报道,在电力紧缺和电煤价格倒挂的双重压力下,自今年7月以来,至少已有内蒙古、四川、宁夏、上海、山东、广东、湖南、安徽等8个省市区批准上网电价上调,不过电价上浮暂时并不涉及民生用电。

此外,包括广东、贵州、广西、安徽、浙江和河南在内的6个省区则将高峰与离峰的电价价差拉大,以鼓励用户“错峰用电”。

有专家认为,中国这一轮电荒,其实不是因为供电不足而引起,而是现有电网的调峰能力不足所致。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高级工程师张博庭近日在该学会网站上发文表示,中国目前总体上并不缺电,因此缓解目前的电荒“也不能再简单地依靠增加发电能力,而是要在增加电网的调峰能力,解决好电力负荷与电力供应之间严重不匹配矛盾的同时,解决好‘源荷互动’的矛盾”。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