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民党不敢喊统也不敢反共 终会沦为萎缩小党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國民黨主席選舉過後,迴避面對已久的定位問題終會浮現。國民黨此刻不敢喊統,也不敢反共,對比民進黨強烈的反中,國民黨的定位模糊會使其自身徹底「新黨化」。

国民党主席选举落幕,朱立伦以45.78%的得票率赢得国民党主席之位。选前,朱立伦念兹在兹的两岸主张,如“遵守党章党纲的规定”、“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以及随后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覆电中,提到“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皆勾勒出国民党目前的定位问题。

国民党主席选举落幕,朱立伦以45.78%的得票率赢得国民党主席之位。选前,朱立伦与另一位党主席候选人、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多有两岸主张的交锋,朱立伦诉求“维持现状”,张亚中则希望朝统一的方向更进一步。 (中央社)

定位是“相对”的问题,即国民党固然有自己的定位问题,但在定位相对的情况下,国民党在台湾舆论环境里,自然存在与其他政党于统独光谱相互竞争的现实。

一般认为,台湾的“急独/极独”当属台湾基进,其次“缓独”则为民进党。台北市长柯文哲领军的台湾民众党以“议题”为主,选举预期会搭配形象好、专业够的候选人,仿造西方作法,统独的部分民众党至今尚未碰触,亦未表态,暂可看作“中间路线”。

国民党被部分论者认为是“缓统”,新党则为“急统/极统”。

国民党面对统独,此刻是进退两难,坐困愁城。

国民党可能靠向“独”吗?

犹记得国民党输掉去(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当时的众多讨论中除了国民党应“接地气”之外,更深入的讨论是:国民党是否应放弃统一?因为当时的“台湾地气”就是“反中”、“抗中”、“芒果干”(亡国感)、“保台”,以及没人明说但存在的“潜台词”——“反统挺独”。

如要放弃统一,前提条件是放弃九二共识,那么国民党是否要自断臂膀?

诸如上述的讨论披着“接地气”的外衣,实际是在问:国民党要不要更靠向“独”?这种国民党走向“独”的臆测,是来自于国民党始终“不统”、“避统”,甚至更进一步的“拒统”所产生出的相对于“不够统”的“独”。简而化之,“不够‘统’即是一种形式的‘独’”,此亦是北京视角及相关大陆论者讨论国民党“统不统”经常出现的推演逻辑。

然而,国民党如更靠向“独”,真的能得到选票吗?在“独”那一块的所有选票,早被民进党与台湾基进联合吃下,台湾基进吃掉其中一小块“极独”选票,民进党则吃掉大部分支持“抗中保台”与“拒统”的选票,国民党即便一起“抢独”,倾全党之力或许真能抢下一小块地盘,但终究不足以撑起国民党的生存。国民党靠向“独”,理性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用提自家支持者的情感伤害。

时任国民党主席的江启臣在2020年9月6日举办的国民党全代会致词。国民党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惨败,掀起一阵党内路线的讨论潮。九二共识成为被检讨的对象,江启臣定调“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用“一中宪法”埋下“统”的“隐性因子”,也用“捍卫‘中华民国’”试着摘下“红帽子”。 (多维新闻)

是故,这也是为何前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去年接任党主席后,终究未对九二共识动手,反而另辟蹊径,换个方式重新维护九二共识,强调《中华民国宪法》是九二共识的基底,去年9月全代会通过的《中国国民党现阶段两岸政策报告》定调“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用“一中宪法”埋下“统”的“隐性因子”,亦用“捍卫‘中华民国’”试着摘下红帽,但不说破说死“统或不统”,朱立伦上任党主席或会换成“朱式说法”加上已在覆电中强调国民党的“反独”立场,可以预期朱的脉络不会离前述太远。

比起“缓统” 国民党更像“不统反独”

国民党一般被台湾分析政治舆情的论者归类在统独光谱上的“缓统”,不过“缓统”终归是要“统”,只是“缓”了点。

然而,诚如被认为是“深蓝”的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湘龙在党主席选举期间,问过党主席候选人的一个问题:国民党还讲统一吗?这是没有人敢正面回答的问题,因为只要回答了,不管是何种“统”法,“红统”帽子肯定跟着扣下,如若回答“不统”,北京的不满定是如潮水涌来。于是,国民党决策圈都想“拖”,这种“拖”法让国民党比起“缓统”,表现得更像是“不统”而“反独”。

据悉,国民党内早有人士认为,国民党迟早要面对“统或不统”的问题,最快的时间点是2022年地方选举,就会在议题导向跟候选人因素两大选举变项之上,再加上统独路线之争;最慢则在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出现,国民党彼时的回应会直接涉及到在台湾的定位问题,意即台湾社会究竟认为国民党是什么样的政党。

朱立伦现以九二共识搭配“反对台独”,暗示中共“我方会维持现状”,但越靠近台湾选举,朱立伦个人乃至国民党本身都需要回答终极问题:国民党到底怎么看待统一和进一步的“反共”?(多维新闻)

此时此刻,任何国民党人都能以“国民党是重视两岸和平的政党,不像民进党反中、抗中、仇中”回应,此外也无后话可言。所以,国民党到底怎么看待自身定位,再依此去扩大支持面,这是一个连国民党自己都很难回答的问题,一百个国民党人可能有不只一百种答案。

民进党从仇中找到定位 国民党呢?

民进党仇中归仇中,民进党抓住中美博弈下的双边暗潮汹涌,奠定在台地位,执政再不力都能以“不然你要支持国民党吗”当号召,拉住一定的票源,这是不争的事实。

国民党处在“不喊统也不反中”,连“反共”与否都不清楚的尴尬处境。如若国民党明确主张“反共”,企盼倚靠国共关系深化交流,效果外溢到两岸关系的算盘或将付诸东流。如若“不反共”,台湾社会贴上国民党的“红色标签”,又将成为国民党争取选票支持的一大阻碍,不可能永远搁置 “反共”或“不反共”的问题。

尤其,国民党赖以为继的基本盘日渐萎缩,至少2024年大选想光靠国民党孤木力抗可能的强棒候选人如民进党的赖清德、民众党的柯文哲,已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不妨假设:2024年的台湾反中氛围倘更浓烈,对于中国共产党的不信任感更浓厚,赖清德能轻易面对,柯文哲则以工具性质更强烈的议题回避面对,国民党会面对较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期间,更加强烈的“亡国感”跟抗中氛围,到时才应对的话,不论任何应对,一切为时已晚。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萨斯(Ben Sasse)提及“中方威胁”,是以“中国共产党”当作指涉对象,显见美方已开始转向,拆解中共“以政权绑住国家”。 (AP)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萨斯(Ben Sasse)曾提过,“中国共产党”(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俄罗斯、伊朗、朝鲜、圣战组织为美国目前面临的五大威胁。他提到“中方威胁”时,没有用“中国”(China)一词,而是用“中国共产党”一词来指涉“中方威胁”。易言之,美国开始尝试将“中国”与“中共”两者分开,前者是国家,后者则是政权,暗示性的强调“反共”(或“反威权”、“反独裁”)。

1945年重庆谈判,蒋介石(左)与毛泽东合影。蒋介石高举“反共”大纛,矢言不弃统一。蒋介石的做法对内维持统治正当性,对外也有定位宣示。(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国民党喊统没问题,反独也没问题,回观蒋介石、蒋经国时期,蒋介石高举“反共”大纛,矢言不弃统一。蒋经国则以“‘中华民国’不论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与中共政权交涉,并且绝对不放弃光复大陆、解救同胞的神圣任务,这个立场绝不会变更”回应北京的“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之后深化成“三不政策”,两岸迄今终归是从武力冲突到开放交流。

“反共”跟朱立伦于党主席竞选所称的“国民党不能变成‘小绿’”,有非常大的不同。绿的本质是“反中”,更甚者是“分离主义”,“反共”是“反分离主义”、反中国现在的“非民主自由政权”,两者有非常大的区别。

此刻的国民党敢不敢喊出“反共”,同步带出统一意愿跟交流期盼?此处事涉国民党的定位跟“核心诉求”问题。原因在于,光有政治竞争性质的“反民进党”召唤,远远无法掳获台湾选民的信任,民进党作为国民党最大的政治对手之一,“反民进党”属正常不过,也不仅国民党才反民进党,民众党届时也是“反绿”行列之一。台湾选民不需要一个只会反政治对手的政党,重要的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国民党能给出何种明确的答案。

尽管“友共”对于国民党在台湾政党政治有其杀伤力,然若国民党一旦反其道喊出“反共”,则或必须付出割肉般的代价,过去部分国民党人享受过的“国共交流”利多,以及过往国共交流的美好泡泡,很可能都将不复存在,而付出代价后所换到的是“在台湾的生存空间”(破除“舔共”)以及“政党定位”——“国民党是个‘反共不反中’的政党”,至于代价与交换成果的矛盾取舍只有国民党能判断了。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