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朝鲜频射导弹,日本是否在考虑核武装? 

滚动 国际 军事

朝鲜9月28日上午向日本海方向发射导弹,这是朝鲜今年第六次试射飞弹,引起日本的高度警戒,以及对于核能防卫的讨论。专家分析日本对于核武威胁的看法,与发展核能军备的可能性。 

朝中社2021年9月29日发布一张被命名为“火星-8”号的高超音速导弹发射升空的照片

9月28日上午朝鲜向日本海方向发射导弹,这是朝鲜今年第六度试射飞弹,引起日本的高度警戒,以及对于核能防卫的讨论。专家分析日本对于核武威胁的看法,与发展核能军备的可能性。

导弹威胁上升 加强安保不可免

朝鲜在9月28日上午朝日本海方向发射飞弹,经朝鲜官媒朝中社(KCNA)证实为新开发的超高音速导弹,距离上一次9月15日试射飞弹不到两周,是朝鲜今年第六次,本月第三次试射飞弹。

日本首相菅义伟在9月25日的联合国大会总辩论发表预录演说中强烈谴责朝鲜试射导弹是,“威胁我国(日本)、区域、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全”。

广岛大学和平研究中心教授友次晋介(照片提供: 广岛大学)

广岛大学和平研究中心教授友次晋介(Shinsuke Tomotsugu)对美国之音表示,以朝鲜试射飞弹的频率与强度评估,对于日本造成的威胁往后必然更加升高。 他说:“在此之前,朝鲜已经在9月11日至12日试射新型的长程巡弋飞弹,射程达1500公里,已经涵盖日本与韩国的领土,那时就让日本感到很大的威胁了。如果朝鲜能将核弹头微型化到供巡弋飞弹搭载,威胁感会更强。9月15日朝鲜还首度从火车上发射两枚短程导弹,射程是800公里,而且轨道不规则。这次又试射超高音速导弹,试射的频率和模式都大幅提升。从2006年到2017年,朝鲜的核试验已经进行了6次,威力在显著地上升,对日本造成的威胁也就持续增加,最近更是备感压力。”

友次晋介教授表示,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来自朝鲜的核武威胁有任何减弱的迹象,所以日本需要对此状况有应对措施。

朝鲜已不受中国控制

中朝在1961年双边签署《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建立同盟关系,一般给人友好的印象。自2003年8月起,中国成为旨于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成员国之一,至2009年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前,六方会谈已经举行到第6轮。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9月14日抵达韩国,准备跟韩国讨论朝鲜半岛和平进程问题,朝鲜就在隔日试射两枚导弹。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教授(照片提供: 林贤参)

台湾国立师范大学东亚学系系主任林贤参教授(Hsien-shen Lin)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中国主导的六方会谈机制启动迄今,毫无任何具体成果。由此可见,中国扮演的角色,与其说是让朝鲜放弃核武,反而是为朝鲜争取更多开发核武的时间。

他说:“现阶段,对于朝鲜核武能力有增无减的倾向,日本、美国几乎是束手无策,唯有强化日美韩三国、特别是日美同盟的防卫合作,而这必然牵动到日本对中政策的调整。再加上中国对于朝鲜核武以及朝鲜绑架日本人议题,历经十余年来无具体成果,势必让日本在对朝鲜开发核武的议题上,不再寄希望于中国,更积极增强日本自己的自卫队战力。”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日本认为中国对于控制朝鲜核武发展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已经愈来愈多人开始讨论,日本自己是否也该拥有核防卫能力。

提高对朝威慑成选举议题

面对朝鲜近期动作频频,在9月中宣布参加9月底自民党总裁选举的3位参选人也都提出必须对朝鲜提高威慑,3人都主张强化日本的防卫能力。

林贤参教授表示,近来朝鲜积极开发核武的动向,是使原来在日本国内选举中比较不是重点的外交安保成为重要议题的原因之一。

他说:“朝鲜开发核武早已是日本选民忧虑的对象,而就在自民党总裁选举正式开跑前夕,朝鲜先是试射可搭载核武弹头的长程巡弋飞弹、过三天又试射两枚以铁路为发射载台的弹道飞弹。后者的弹道飞弹,具有高度机动性、难以预先判断发射地点的‘铁道飞弹系统’,其飞行轨道更是呈现不规则性,目前的飞弹防御系统难以拦截,进一步深化日本民众的朝鲜威胁认知,如何因应此等威胁,自然成为候选人诉求的热门议题。”

友次晋介教授表示,日本向来实行非核三原则,也就是不生产、不拥有、不引进核武。虽然会因为朝鲜试射导弹的威胁,激进的意见会暂时增加,但只要日美同盟持续下去,发展核武的可能性就极小。

他说:“日本有很强的非核意识,所以大部分的政治家对于核武的意见都会特别谨慎,明确表示支持部署中程导弹的人不多。而且我怀疑中程导弹的部署是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因为这在日本有效运作需要付出的成本与时间很大,神盾弹道飞弹防御(Aegis Ashore)计划就是因此被取消的。当然,朝鲜导弹能力的提高,对日本来说导弹防御的难度确实会提高。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回顾一下神盾弹道飞弹防御计划取消背后的因素,再考虑是否有必要再引进一个类似的系统。”

日本在2020年6月宣布停止新型陆上配备型弹道飞弹防御系统“陆基神盾”计划。为了开发使用陆基神盾飞弹,12年来日本方面负担了1100亿日圆(约9.8亿美元)。

核武装:日本有能力但无计划

林贤参教授指出,在2003年初,朝鲜半岛出现第二次朝鲜核武危机,其后朝鲜持续进行射程足以涵盖日本全境的弹道飞弹,并于2006年10月初第一次实施核武试爆,当时为日本国内讨论核武装的议题开启一扇小窗口。时任首相安倍晋三正值第一任期,他曾表示朝鲜拥有核武是让东北亚区域安全环境进入了更加危险的新核武时代,而日本是受到威胁最大的国家。当时数名政府官员曾一反日本常态地对制造核武发表意见。

时任防卫厅长官久间章生在2006年10月表示,日本可能有制造核武的能力。时任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中川昭一公开表示,应该允许对日本是否应拥有核武进行讨论,并宣称“宪法并没有禁止日本拥有核武”。隔月时任外务大臣麻生太郎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当邻国拥有核武之际,讨论日本是否也应该进行核武装是很重要的事。麻生在国会答辩时更宣称,日本拥有制造核武的能力,而且并未违反宪法第9条严禁日本用武力平息国际纠纷的规定。

林贤参教授说:“针对麻生、中川二人的核武装发言,安倍晋三在国会回答在野党议员质询时,虽然否定日本政府将因朝鲜核武威胁而进行核武装,但是,对于该二人的核武装论,则认为是属于言论自由的领域,其实这样形同是容忍党政要员打破核武装论的禁忌。但是日本社会对核武装是不可能积极赞成的。日本是全球唯一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导致战后日本国民对于核武议题相当敏感,反核成为一种道德主张。即使是在美苏核武军备竞赛的冷战期间,讨论日本是否应该进行核武装,都成为一种禁忌或不可碰触的图腾。”

日本朝日电视台于2006年10月底针对朝鲜核武试爆以及前述日本核武装论进行民调的结果,有90%的回答者认为朝鲜核试爆造成日本的威胁,同时也有高达82%回答者认为,日本应该坚持非核三原则。

AUKUS核潜舰建造引热议

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在9月15日联合宣布成立军事安全合作伙伴关系(AUKUS)。该联盟的首要目标之一是由英、美两国为澳大利亚提供建造核动力潜舰的技术,这使日本社会也开始议论是否该考虑拥有核潜艇等议题。当时正在进行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候选人也先后对此议题表态。

友次晋介教授指出,美国已经声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不是军事联盟。另一方面,AUKUS是一个准军事联盟。未来这两个机制之间应该会进行互补和角色分工,但认为因此可能产生所谓的军备竞赛或是核武竞赛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他说:“这种说法是倒果为因。其实AUKUS和QUAD的出现,是对中国霸权行为的回应。这两个机制的出现与合作,以及包括朝鲜、台海等问题,确实是亚太地区国际关系复杂化的一个因素。关于建造核潜艇,日本将来也有可能会考虑,但是会在实际操作和运营成本之外综合考虑政治上带来的影响,包括国内的意见与外交、国防因素。日本在地理位置上邻近朝鲜、中国、韩国,因此政治影响的考虑与澳大利亚完全不同,而且国内反对的民众大概还是会占多数”。

2017年12月底,日本言论NPO与美国马里兰大学针对朝鲜实施6次核武试爆的议题,共同举行美日民意调查,其结果显示,日本人回答赞成日本拥有核武装比率为12.3%,虽然是比前一年增加两倍,但是反对者却高达68.7%。

今年9月26日致力于废除核武的学生团体“KNOW NUKES TOKYO”在联合国举办的研讨会中发表了以25岁以下人群为对象的问卷调查结果汇总的建议书,呼吁日本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作为核爆受害国负起责任。

林贤参教授说:“日本人反核比率居高不下,这或许是美国没有邀请日本加入美英澳共同开发核动力潜艇的原因之一。其次,从日本有无必要部署核动力潜艇的角度来看,如果核动力潜艇不配备潜射核武飞弹,其必要性将大打折扣,更何况日本目前现役的苍龙级柴动力潜艇配备所谓‘绝气推进系统’(Air-Independent Propulsion, AIP),可以持续潜伏水面下长达三周,具有高度隐密性,甚至采用更先进的锂电池,其潜航时间延长一倍、引擎噪音更小,战力大为提升。”

他表示,既然民意不支持核武装,现有潜艇的性能已经足够先进,日本实在没有必要挑战非核原则,导致社会不安因素增加。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