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调研:「一带一路」致贫困国积欠千亿债务 专家不意外

滚动

美国智库发表调研显示,中国在境外推进的大规模基建计划,已为贫困国家带来了高达385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而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建设项目因卷入腐败丑闻和激起民间抗议而陷入困境。报告还透露哪些信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隐性债务问题,恐怕比外界想像的更严重。根据美国国际发展实验室(AidData)29日公布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资金,是由各大银行和国有企业的不透明操作,已导致10个低收入国家背上高额的隐形债务,另外,有42个国家对中国的债务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

报告指出,中国2013年发起「一带一路」倡议後,已对163个国家总计投资8430亿美元,年捐援助金额激增至年均850亿美元,远超美国的370亿美元和日本的250亿美元,这些资金用以兴建道路丶桥梁丶港口以及医院等基础设施,其中包括很多非洲及中亚国家。

学者对这数字并不惊讶,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苏米亚·博米克(Soumya Bhowmick)向德国之声指出,由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正面临着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它们积欠中国的债务预计将进一步增长。

巴基斯坦西北部针对中国投资项目的袭击事件日益频繁,图为瓜达尔港的一艘中国货轮。

美国国际发展实验室的资深研究员马力克(Ammar Malik)也指出:「中国已经成为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首选融资对象,但其国际贷款和赠款活动仍非常神秘,北京不愿意披露其海外发展融资组合的详细信息,这使得中低收入国家难以客观地权衡参与『一带一路』的成本和收益。」

真的是债务陷阱吗?

事实上,有关「一带一路」合作国家的「债务陷阱」议题已被讨论许久,向中国借贷的国家若无法偿还贷款和相关利息,可能需要将资产出售给中国,尤其是港口等基础设施。

像是过去十年中,中国为斯里兰卡的基建项目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该项目的85%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出资,以兴建海港丶机场丶高速公路丶发电站和港口城市,但也加重了斯里兰卡的债务负担,为抵偿债务,该国於2017年将汉班托塔港口以99年租期租给一家中国公司。

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建立时向中国大量贷款, 2017年将该港租借给中国大陆,租期99年。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西沢利郎说,一般来说,由公共部门所欠或担保的债务,可能会通过国际经济论坛上的谈判取得,像是「十国集团」或G20等。但中国声称,他们一些贷款是纯商业性的,这已经超出此类国际论坛的谈判范围,因此谈判具体内容应该是要符合贷款方和借款方的双边待遇。

公布调查的智库学者帕克斯说,由於中国的国营企业非常依赖这些贷款资金,因此最终而言,风险最大的到底是这些借款国家,还是中国自己,目前并不清楚。

同时,报告也指出,「一带一路」倡议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建设项目,因卷入腐败丑闻和激起民间抗议而陷入了困境。像是大量中国资金流入巴基斯坦西北部的俾路支省,当地民众却并未从中获益,而引起广泛不满,并引发了越来越多针对中国投资项目的武装袭击。

 

帕克斯表示:「参与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国家,目前表现出悔意的已经越来越多。很多原本计划参加一带一路项目的政府首脑现在已经叫停了相关项目,担心跌入债务陷阱而彻底退出项目的也不在少数。」

通过合资借贷

另外,这份报告指出,至少有300家中国国有银行机构为一带一路提供了资金,使中国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最大的贷款对象。不同於过去中国借贷给当地的中央银行,中国的资金中约70%是通过中国国有银行或中国公司在当地的合资企业借贷,以及把更多贷款与大宗商品供应协议挂钩,为负债累累的国家带来沈重负担。

博米克则告诉德国之声,由於由当地中央银行贷款会导致更高的交易成本,以及有贪污可能等,因此藉由中国银行或公司与当地公司合资借贷,不仅可增加借贷金额,还能让中国承担的还款风险减少,且在能在债务国的各个部门建立经济渠道。

西沢利郎则解释,这样的借贷方式,可以帮助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实现其两个目的,即获得外汇以支付外债,并在疫情期间,让当地人看到政府吸引外资振兴经济的努力。

「双刃剑」

西沢利郎向德国之声表示,债务对欠款方而言是问题,但对贷款方也是个问题。「债务陷阱」是一把双刃剑,中国和借款国都一直在为这样的交易辩解,称这是为了达成「共享经济蛋糕」的目标。

他解释,中国政府知道,贷款方(也就是欠债国)积累不良贷款,并说:「我一直认为,比如把老挝塑造为中国债务陷阱外交的受害者,这种说法过于简单了。同时,我推测中国也很务实,并不像人们常说的那样具有『强大的侵略性』,因为该国也面临着各种国家面临的各种(借贷协议或投资)的限制。」

不过,「债务问题」仍被高度重视,博米克就说:「债务问题还是特别令人担忧,因为那些正面对高额公共外债及积欠中国大量债务的国家,已显现自身公共财政的不稳定状况」。

博米克举例,绿色「一带一路」中心研究的52个合作国家中,刚果共和国丶吉布提和老挝的中国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最高(分别为0.39丶0.35和0.29),同时外债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也中等偏高(分别为0.60丶0.62和0.58)。因此,「这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实际上处于经济崩溃的边缘」。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