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维权评论:瓜农自卫刺死行暴城管,难逃死刑?

不平则鸣

特约评论员:李纯峰

特约评论员:李纯峰

三年前,甘肃省兰州市瓜农王军宏父子反抗城管暴力执法,酿成城管队员一死二伤惨案,该案于2021年年9月24日举行庭前会议,控辩双方在事实认定方面分歧太大而无法达成一致。该案涉及城管暴力执法和民众武力反抗等敏感问题,因此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此案在三年前案发之后,因为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而一度成为热点事件,“吃瓜”一词从而取代“打酱油”,让不希望惹麻烦者用以表明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当然,很多人在以“吃瓜”群众自居的同时,其实正是在委婉地表明自己倾向于弱势群体一边的立场,不直接表明立场,是因为担心惹祸上身。

在偌大一个中国,街头小贩原本非常普遍,不管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大都市还是在一般的省会城市或地县级城市,小贩都是一道必不可少的风景。当然,最近这些年,各地为了创建“文明城市”,纷纷开足了马力,对街头的小摊小贩严加管制。即便你将自己种出的小菜拿去便宜卖,都可能引来城管队员的当头棒喝。

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矛盾,可以说难以调和,冲突事件也层出不穷,只是,死人的事件也隔三差五出现。王军宏父子手刃城管一案,可以说是最近一起轰动全国的“城贩冲突”事件。面对一死两伤的案发结果,公众舆论仍然基本站在了王军宏父子这一边。不过,因为新闻言论的严格审查机制,仅从新闻跟帖之中去观察,仍然看不到真实的民意所在,在各种聊天群当中,则一目了然。

据悉,在案发后,甘肃当局一直在严控新闻舆论,当地媒体对其唯恐避之不及。此案虽然延宕已经三年之久,但仍然不乏媒体人对其牵肠挂肚,试图以各种途径去了解案件的最新进展。对于该案,以前关注的如过江之鲫,现如今,只有大河报等几家能联系上当事人和律师的媒体予以一手报道,当然,其报道出炉过后,转载的媒体不计其数,再度引发法律人士和公众热议。

曾几何时,街头叫卖会被认为是经济发展和繁荣的象征,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交通压力越来越大,占道经营逐渐被视为一种有损市容和有碍交通的行为。部分城市考虑到了小摊小贩的感受,于是,划定部分区域,作为小摊小贩的聚集点,只要按照官方要求经营即可。部分城市则作法粗暴,试图对小摊小贩一赶了之。

王军宏父子作为瓜农,在谷贱伤农的时代,为了多买点钱,不辞辛劳地将自家种植的瓜运到城里叫卖。只是在到路边经营时让城管感到不快。事实上,王军宏父子并非完全不配合,而是向城管队员表明,将正在过秤的西瓜卖完就走。然而,城管却不依不饶,试图强抢其秤。

在案发前一天,双方就曾发生过轻微的肢体冲突,其后,经警方调解,让王军宏父子回家。而城管方面则怀恨在心,在次日四下打听王军宏父子的下落。据王军宏向记者透露,那一天,有三辆城管车载着十多名城管队员冲过来,有一名城管冲到瓜车跟前,直接动手就打了他的小儿子,另外几名城管队员则将他的大儿子围攻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王军宏跪地求饶,但对方根本不理踩,直接又把王军宏打倒在地,最后他只好爬入车底下躲避。这种情况下,城管仍不放过,又从车底下把他拉出来继续暴打。

此事原本可以就此而告终,然而,当时一名城管队员扬言:“我让你们父子三人从雁滩消失!” 此言彻底将王军宏的小儿子激怒,他提起西瓜刀就冲向城管队员,接连捅伤三人,其中伤重倒地者,被他用秤盘继续砸了几下,最终导致一人死亡两人受伤的结局。事发过后一个多月,兰州警方对案情进行了通报,不过,并未公布城管队员刻意找寻王军宏父子的细节,而称其是在日常巡查中发现其占道经营,对于城管队员主动动武和言语挑衅的事实也只字不提。

谁都知道,不管是城管还是公安、法院,这些政府机构毫无独立性可言,一旦发生的官民冲突,官方调查与通报的倾向性非常明显,那就是尽量找平民百姓的差池,以此来减轻官方人员的涉嫌罪责和加重对平民百姓的惩罚。王军宏在被短暂拘押后获释,而他的两个儿子则一直被拘押,三年之久,案件仍未开庭审理。

案件久拖不决,一则可能是因为案情的确较为复杂,二则可能是因为证据不够充分,司法机关在想方设法地收集证据和罗织罪名,三则可能是故意拖延时间,打心理战,试图以这种方式让被告屈服。王军宏案,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拖延三年不得而知,但可以揣测得到的是,当局至少是希望将其两个儿子一撸到底,被判处死刑,才是官方最满意的结果。

半年前,沈阳小贩夏俊峰被以注射死刑的方式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其死亡未能给公众带来快意,相反,却引来滔滔不绝的愤怒与抗议。在“城贩冲突”事件上,不得不承认,广大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是谁非都心知肚明。对于王军宏父子怒杀城管队员一事,不少名民众也在拍手称快,尤其是那些在平日里吃过城管亏的人。

当然,对于生命,我们应该保持基本的敬畏,不管是城管还是小贩,生命都值得珍惜。王军宏的小儿子行为的确过激,但其行为的过激并非无缘无故,而是在城管队员对父子三人进行围攻、毒打时的自卫,更何况,早在2015年,白银市残联就对王军宏的小儿子进行了精神病患者身份确认。

王军宏儿子的辩护律师张磊认为,城管队员存在严重违法行为,王爱文、王爱武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律师提出不批准逮捕意见。2019年8月29日,兰州市检察院以王爱文、王爱武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认定王爱武案发时为“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就本案的第一次庭前会议,张磊表示,被告人王爱武案发时的行为能力存在争议,可能将再次申请对其重新进行精神病鉴定。

此外,王爱文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也是争议焦点之一,据悉,在王爱武刺杀城管人员时,王爱文已被数名城管武力制服倒地,他是否与王爱武构成共同犯罪有待商榷。若认定兄弟二人并非共犯,则王爱文当然无罪,而若认定共犯成立,王爱文也可能被判处死刑。王军宏说,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他希望能够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古人爱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便是在号称“依法治国”的今日中国,也远远无法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专家和公众看来,夏俊峰的行为完全够得上是正当防卫,顶多也只能算是防卫过当,可是夏俊峰因是小贩,死亡的一方是城管队员,代表着官方利益,最终夏俊峰难逃死刑。相比之下,2010年贵州安顺关岭县公安局坡贡派出所副所长张磊枪杀两平民案,张磊仅被判刑8年,罪名是防卫过当。

王军宏的两个儿子,对方同样是城管队员,与其沆瀣一气的法院不可能对其从轻发落。从当前的情况看,其中一人极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这是因为,在当局看来,如果不将其中一人判死亡,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当官民矛盾发生时,平民百姓可能会更勇于反抗,只有将抗暴自卫的平民判处死刑,才能树立官方的权威,遏制反抗之风。

2021年9月30日

转载自 维权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