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你的页面有违禁内容” 领英屏蔽美记者中国页面

滚动 中国大陆

美国新闻网站Axios记者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星期二(9月28日)说,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以账户个人资料存在“违禁内容”为由,封禁了她在领英中国的页面。

领英位于加州总部大楼外的标识

美国新闻网站Axios记者贝书颖(Bethany Allen-Ebrahimian)星期二(9月28日)说,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以账户个人资料存在“违禁内容”为由,封禁了她在领英中国的页面。

在此之前,还有多名记者和学界人士反映,这家在中国运营的互联网跨国公司也对他们的领英页面进行审查,将他们的账户封堵在中国“防火墙”外。

贝书颖对美国之音说,她在美国东部时间27日晚11点29分收到来自领英客服的电邮,通知她说,她的领英页面不能再在中国的网页上显示。

美国调查记者、中国问题专家贝书颖遭屏蔽

贝书颖星期二在推特上贴出了领英发给她的这封电邮的内容。这个邮件称,由于她领英页面的简介部分存在“违禁内容”,她的账户和网页活动“将在中国无法显示”。

邮件没有说明“违禁内容”是什么。截至发稿,领英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置评请求。

贝书颖是华盛顿小有名气的国家安全记者和中国问题专家,中文流利,擅长报道中国在海外的政治影响力。

她在领英页面的简介部分主要介绍了她在新闻调查领域取得的成就,包括她在加入Axios之前,曾是国际调查记者同盟(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中国电文项目(China Cables)的首席记者。

中国电文是2017年中国政府的泄露文件,其中揭露了新疆大规模拘禁营是如何运作的。

贝书颖还提到她与同事通过调查曝光的中国渗透美国精英圈的事件,包括一名疑似中共女间渗透加州政坛,与美国政客发展亲密关系。

她还在简介中说,她正在撰写一本将在2022年出版的有关中国的书,题为《北京规则:资本主义,冠状病毒与中国追求全球影响力》(Beijing Rules: Capitalism, Coronavirus, and China’s Quest for Global Influence)。

领英告知贝书颖,她页面上的个人资料在领英运营的其他国家仍然可以显示,并称公司将与她合作,“将影响降至最低,如果您更新了您页面的简介部分,我们可以审核您的页面是否可以在中国显示。”

邮件说,是否更新页面取决于贝书颖自己。

贝书颖在推特上说:“他们建议我将政治敏感内容从我这端移除,这就意味着这些内容将全部在互联网上被删除,而不仅仅是中国市场。彻底的审查。”

多名批评中国人士都曾遭领英屏蔽

贝书颖不是唯一遭遇此事之人。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外国专家学者反映,他们也收到来自领英的类似邮件,包括瑞典中国专家、独立记者悠野(Jojje Olsson)。他6月在推特上说,领英指其页面的教育信息部分存在“违禁内容”,他只在那个部分提到其本科毕业论文写的是天安门大屠杀。

悠野曾在新疆等问题上批评中国政府的做法。在收到领英通知的两个月前,他曾收到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的电子邮件威胁,信中警告他停止报道中国的不实消息。

还有常驻台湾的学者、全球台湾研究所以及麦当劳-洛里埃研究员寇谧将(J. Michael Cole)。他被领英告知,他在个人资料的出版物栏目中存在“违禁内容”。在那一部分,寇谧将列出了他编撰和撰写的有关台湾和台海问题的书籍。

2019年,前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领袖、非政府组织“人道中国”创始人周锋锁的领英中国页面也曾短暂被封,事件引发外界关注后,领英恢复了他的账户页面并致歉,称是系统“错误”。

周锋锁说,领英这类事情不断发生,令人愤怒。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数字极权,不光局限在中国大陆,世界其他地方的公司都听从北京的号令,这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他说,他还曾在领英上注册“人道中国”账户,但是没有缘由地,这个账户页面就无法在领英中国的网页上显示。

微软旗下的领英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互联网社交网站,但领英在中国的运营也接受了中国政府的要求,包括审查。

贝书颖:民主国家应立法阻止企业向中国审查低头

今年3月,《纽约时报》报道说,领英因未能控制政治敏感内容而遭到中国网信办的批评,并要求领英进行自我评估,向网信办提交报告。领英之后还暂停了中国新用户注册30天。

领英当时在一个声明中说:“我们是一个全球性平台,有义务尊重适用于我们的法律,包括遵守中国政府对我们领英中国本地化版本的规定。”

贝书颖认为,仅仅指责领英屈服于北京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正通过明确执行的法律和规定来影响公司的行为。民主国家回顶并维护言论自由的唯一方法是同等回应——通过并执行法律法规促使公司不再服从中国政府的审查法律。”

周锋锁说:“中共的审查不是按照所谓的法规,而是非常任意性质的。如果有的话,我们也希望知道它是用那种法律,通过什么渠道,怎样对这些跨国公司施加压力,这都是需要公开的。我觉得现在这些都是黑幕,都是警察控制的。”

他说,现在需要弄清楚的是,领英的审查机制是怎样的,那些人的账号为什么被屏蔽,“是谁给他们的指令,从哪儿来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