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访民被骂“滚”一事恐将不了了之 “以官为先”传统成炫耀资本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近日,河北维权人士关翠敏披露,其因房屋遭强拆后上访无果,于9月中旬发短信向平山县委政法委书记尹惠强反映自己的问题,第二日早8时许,尹惠强回复了一个“滚”字。关翠敏此前因病在河北石家庄治疗,收到回复后,她立即将上述情况反映给了媒体。此事一经曝光在大陆及海外各平台爆发热议。有网友直指,“好大的官威啊!”

近日,河北维权人士关翠敏披露,其因房屋遭强拆后上访无果,于9月中旬发短信向平山县委政法委书记尹惠强反映自己的问题,第二日早8时许,尹惠强回复了一个“滚”字。关翠敏此前因病在河北石家庄治疗,收到回复后,她立即将上述情况反映给了媒体。此事一经曝光在大陆及海外各平台爆发热议。有网友直指,“好大的官威啊!”

事后平山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马占军、平山镇党委书记陈龙二人,在回应媒体时均称此事系“误会”,误认为是“电信诈骗”。但据关翠敏提供的短信截图显示,短信正文有1,000字左右,说明了反映的具体事由,并指出具体的控告人员,文中附有三个网页链接,她还在开头和结尾均有介绍自己,因此“误会”这个解释显然无法平复人民的怒火。

目前官员向访民爆粗口事件已过去半月有余,官方仍未放出该事件的真相及相关处罚信息。这展示了相关部门在处理访民问题时,总是一拖再拖,然而当官员出现重大失误时,他们却立即派出最好的资源进行调节,更讽刺的是,他们第一反应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要求当事人为政府解释。这大概就是大陆流传已久的官官相护、沆瀣一气。

官职是“护身符” 停职成“统一惩罚标准”

政法委书记爆粗口一事被曝光后,引发无数网友的关注和热议。有网友指出,“正常人面对诈骗短信时,第一反应是不回复甚至不点开。既然这个官员已经回复,就应当是看了内容,截图内文字部分描述的如此清楚,如何会误认为诈骗呢?而且当事人的丈夫已经被羁押很久了,属于大事,作为一个县的政法委书记应该是收到过相关文件的,所以才会消极处理,故意以此回复。”

亦有网友表示,“官媒一打感情牌就是人民公仆的奉献和牺牲,就是这么牺牲的?人民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到需要越级上访了,不论真假,官员的第一反应都应该是去核实。用一个戾气满满的”滚“字对付手无寸铁的人民,可真是一个厉害的官大爷啊!”

更让网友无法释怀的事情是,事后中共平山县委副书记卢占军、平山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马占军、平山镇党委书记陈龙三人先后联系了关翠敏,要求她发消息给媒体,挽回平山的形象,还要求要关翠敏发声明,解释这是一个误会,并表示会派人到石家庄将她接回平山。有网友对此气愤直言,“本来一个滚字仅暴露了一个恶霸,可官方的解释一出,把一群官员的形象都展示出来了。还试图未经当事人同意就去接人,到底是接还是羁押?”

在舆论的重压之下,石家庄市委终于对河北平山县委政法委书记尹惠强做出停职检查处理,并发声明称,已成立两个调查组,由市委组织部牵头,市纪委监委、市委政法委参加,对尹惠强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入调查;由市委政法委牵头,市公安局、市法院、市检察院参加,对信访人关翠敏反映的信访问题进行全面调查。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意见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回应社会关切。但时至今日,此事仍无任何进展。

政府只管强拆民房 漠视访民居无定所

虽然官方进度缓慢,但相关短信内容曝光引议后,河北省平山县关翠敏家遭强拆一事还是获得了多方关注。据了解,2021年5月,该强拆案就曾在社交平台上被发文曝光,题为“河北平山县:遮风挡雨的家被强拆未赔偿,百姓维权太艰难”,但当事人并未在大陆境内得到声援和帮助。

据多方消息显示,关翠敏家住河北省平山县孟贤壁村,是一名退休公务员,亦是中共党员,其丈夫戴志同则在七十年代插队落户孟贤壁村知青,是一名变电工程技师。2013年7月,平山县政府成立由城建局、平山镇政府参与的拆迁指挥部,负责对县城冶河西路西延拆迁改造。但该拆迁指挥部却在关翠敏等人完全没有接到拆迁通知,且没有任何部门、人员与关翠敏协商安置、补偿问题的情况下,强行对关翠敏家三套房屋进行强拆。

事后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孟贤壁村长刘某还以“我们拆除的不是你家的房屋,你不是孟贤壁村人,打出去……”为由,拒绝与关翠敏谈任何安置补偿问题。此事直接导致关翠敏全家在今后十余年的时间里居无定所。关翠敏87岁的婆婆在强拆前因病住院,三年后去世,至死再也没有踏入过属于自己的家。

维权访民受尽打压 官家相互推诿拒担责

自此戴志同、关翠敏被迫走上维权之路,但结果并不理想,期间两人曾多次被警告恐吓。2013年9月17日,戴志同曾前往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上访维权,但该部门却把上访信息转交河北政府,数月后,平山城关派出公民警郄某带着四名社会人员,在北京马家楼门口截住戴志同并将其强行带回平山,中途为恐吓戴志同不再维权,几人对他言语警告,期间因发生冲突,对方将戴志同胳膊拧伤。

2014年3月11日,戴志同再进京举报,亦再次被郄某和平山供电公司赵某等四名社会人员在马家楼门口截住,几人强行将他带到北京室内某宾馆,拳打脚踢,导致戴志同眼部、耳部多处受伤。后他又被几人戴上手铐、头套押回平山县城桥东新大道商务酒店继续关押,期间戴志同被折磨了五天五夜后休克送医抢救,直到4月23日才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后,戴志同仍然坚持长期走访各个部门进行维权,然而他不止未能收获正义,还因此多次遭到无理殴打、行政拘留、判刑及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高达1000余天。如2016年,戴志同被拘役六个月;2020年6月,戴志同遭三人殴打;2020年5月27日16时,戴志同家位于县城冶河西路香榭丽都B区西侧的二层楼房院屋顶又被人砸出约1.5米见方大窟窿;2020年11月21日,戴志同被警方以“妨碍公务罪”拘留,被羁押至今;2021年2月14日,关翠敏家的迈腾私家车天窗玻璃被人为砸坏。

期间也曾有相关部门于2017年在《关于戴某上访反映问题的调查报告》中,明确建议县领导给予经济补偿、清除宅基地附近垃圾、对戴某被拘役造成的伤害进行适当补偿,然而此事却迟迟没有出现解决问题的进度,各个部门相互推诿,压制此案至今,受害者仍是受害者。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