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支联会解散 天安门母亲:拥良知的人永远有不熄灭的烛光

滚动 港澳台

香港支联会解散,是否代表六四记忆从港人心中抹去?漫画家尊子32年来坚持以六四题材作画,他指历史需要多元方式纪录,只要仍有空间,都不会放弃创作。另外天安门母亲深信,六四记忆不会被轻易抹杀,心里的烛光并不会熄灭。

香港支联会解散,是否代表六四记忆从港人心中抹去?漫画家尊子32年来坚持以六四题材作画,他指历史需要多元方式纪录,只要仍有空间,都不会放弃创作。另外天安门母亲深信,六四记忆不会被轻易抹杀,心里的烛光并不会熄灭。

“我不知道下一步如何,到今时今刻,既然有空间容许我画,我会继续去做。”

—尊子

自1980年代起,笔名尊子的黄纪钧在报刊发表政治漫画,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他创作多幅与六四相关的作品,后来辑录成漫画集《黑材料》。32年来,尊子风雨不改,每年春夏之交以漫画悼念六四。

尊子绘画“八九六四”时期坐在坦克车上的李鹏。(本台资料图片/张展豪摄)

尊子:需要多元方式纪录六四

不过,随着支联会解散,失去举办六四集会这样的平台,市民可以如何悼念六四?尊子周一(27日)接受本台访问指,支联会只是一个组织名义,相信即使失去这个名,香港市民都不会那么容易忘记六四事件。

尊子说:我想这是需要一些多元的方法记忆、悼念、纪录,我觉得整体来说,今时今日官方对支联会的禁止,都是会纪录在历史上,将来这条算式都不会被抹杀,到某一天真的“平反”的话,今时今日官员或当局做过的事,都会在历史上反映出来。

尊子:仍有空间都会继续做

自《港区国安法》生效后,红线愈来愈多,以政治话题作创作面临的风险更大。但尊子没有打算离开香港,希望在仅余的空间抱紧自由。

尊子指历史需要多元方式纪录。(本台资料图片/李智智摄)

尊子说:如果它(当局)要算账的话,过去画了那么多年,几十年随时拿一些出来都可以秋后算账,如果因为这样而不画,其实都没有甚么用,但另一方面如果需要表现出它们是可以客纳这些声音,我想是会宽松一点。

张先玲:心里有一点烛光 永远不会熄灭

自1990年以来,香港支联会每年都会举办六四集会,悼念当年的死难者,吸引数以十万香港市民参与,支联会更被形容是连结香港与中国抗争的桥梁。如今支联会解散,是否代表中国已失去悼念六四的精神支柱?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对本台指,支联会解散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她不感到惊讶。

张先玲说:解散支联会的目的就是想大家忘掉六四,但是解散一个组织,并不可能抹掉历史上的血腥罪行。没有了烛光晚会不代表心里没有正义的烛光,真正有良知、有良心的人,心里面有一个永远不会熄灭的烛光,对于六四记忆。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张先玲提供)

张先玲指,除了香港人,相信海外地方的华人都会继续悼念六四,虽然不会像支联会那么大规模举办集会,但悼念和谴责是不会停止。

悼念六四有罪? 邓炳强:可反对政府但不可反动

对于支联会被裁定违反《港区国安法》,是否不建议市民再悼念六四或参与相关集会?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周日(26日)在一个电视节目响应指,要看个别情况,他强调《基本法》和《港区国安法》均保障市民集会、表达意见的权利,可以反对政府,但不可以“反动”。

邓炳强说:如果你纯粹是表达意见或跟随法例规定,我看不到有甚么问题,反对政府当然是可以,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意见,一定要反映出来,但是反动就不行,有些行为要颠覆香港政府或政权,如果去到反动,相信任何文明社会都不能接受。

支联会上周六(25日)下午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商讨解散议案,邓炳强被问到,如果支联会决定解散,当局是否会不追究。邓炳强说,任何人、团体或组织,如果违反香港法例,不会因为解散就没有了刑事责任,当局的调查会继续进行,团体及其代表人要继续付上法律责任。

记者:刘少风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