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从苹果税受挫到分拆支付宝 科技巨擘迎来灾难年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從「收蘋果稅受挫」到傳出支付寶可能被「分拆」,雖非始於今年,但2021年應該是全球科技巨擘最「難過」的1年,而且,可能延續更久、尚未看到盡頭。

从“收苹果税受挫”到传出支付宝可能被“分拆”,虽非始于今年,但2021年应该是全球科技巨擘最“难过”的1年,而且,可能延续更久、尚未看到尽头。

美国美国联邦法官9月10日下令苹果松绑旗下App Store的付费模式,必须允许App开发者能引导消费者以外部支付方式,来支付App内购买费用。这被视为苹果商业模式遭遇重大挫败,以后能抽到的“苹果税”减少;鉴于苹果来自App的收入超过200亿美元,此判决可以让苹果每年损失10到40亿美元,因而导致苹果股价重挫3.3%,市值一天就蒸发850亿美元。

2021年8月25日,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左)和IBM首席执行官克里希纳(右)出席白宫的互联网安全会议。(AP)

不久之后,则传出另一个更震撼的消息:北京希望拆分马云的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这是一个号称拥有逾12亿用户、内容又是“包山包海”的超级应用,从开始之初的单一支付工具,支付宝最后发展为提供支付、生活服务、政务服务、社交、理财、保险、公益等多个领域的服务,并逐步覆盖全行业的开放性平台,在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占率高达55.4%,远超过腾讯的38.8%,不过,两者加总已经占有94.2%市场,垄断实力十足。

根据消息指出,官方有意把支付宝旗下类似于传统信用卡的“花呗”和提供小额无担保贷款的“借呗”的后端与其他金融产品分离,让各种不同的业务独立,同时引入有官方色彩的外部股东。简单的说,“政府认为科技巨头的垄断力量来自对数据的控制”,而由一家企业就控制如此多的数据,“令人不安”,所以政府决定要“结束这种局面”。

消息称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或被分拆。(AP)

事实上,科技巨擘的灾难并非始于今日,但今年可能是行动启动的一年。数码科技界一直被认为有“大者恒大”的特性,是“马太效应”最明显、最典范的产业。过去急速扩张的科技巨擘,如苹果、脸书、Google、亚马逊等,曾经是各界赞美、崇拜的对象,现在虽然不到落水狗程度,但光环逐渐丧失,脸书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扮演的角色,让各界警觉到“不好好管束”,这些科技巨擘甚至可能影响民主社会的运作。

这就是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先后任命2名以“反垄断”闻名的学者进入政府工作的背景,也是为何外界认为美国政府要针对科技巨擘,祭出反垄断的原因。

而中国则是从2020年蚂蚁金服在IPO前夕突然被喊停、马云“被消失”开始,就展开对科技巨擘的“加强监理”,2个多月前滴滴出行在美IPO后2天,就被中国网信办以安全问题狠狠修理,最后是“7大部门”直接进驻办公室,未来下场有得瞧,中国稍有规模的科技企业都为之震撼,纷纷撤回赴美IPO的规画。

北京监理单位有意对支付宝分拆,让人直觉的想到的是:上世纪初美国对标准石油的分拆,及之后1980年代对AT&T(美国电话与电报公司)的分拆,两者都被视为反垄断行动的胜利。

如果北京真要分拆蚂蚁金服、支付宝等,以权力运作而言,百分之百绝对可以做到,只要北京监理单位决定、政治面支持,马上且一定可做到;相较之下,美国的反垄断与分拆企业要走司法途径,不仅旷日废时、且最后也未必能作到──例如微软的反垄断官司就打了10年后以和解结案。在技术上,原本支付宝就是包山包海的服务与产品,择其规模大且重要者分拆独立,也不难做到。

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正在提速,与此同时监管的力度也在加强。(VCG)

因此,支付宝最后被分拆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美国那些科技巨擘,至于被分拆后的命运,未必就是负面──标准石油与AT&T被分拆后,其实表现更好、整体价格增加,因此对支付宝而言,未必就是灾难一场。

虽然同样是针对科技巨擘而来的作为──客气的说法是“加强监理”、反垄断,直率的说法是压制、打击,欧美国家对科技巨擘的反垄断调查,被赋予较正面形象,中国对科技巨擘的行动,则难逃政治、维稳、加强控制、极权本质等负面评价,但到头来都一样是紧缩科技巨擘的空间与权力,至于成败与后果──例如对产业的进步与创新到底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等,则仍待观察。不过,对中美的科技业者而言,这几年都会是充满风险、灾难又震荡的年代。

(本文经《风传媒》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风评:从苹果税受挫到分拆支付宝,科技巨擘灾难年》)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