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安邦智库:中国需要平衡节能降耗与电力短缺难题

滚动 中国大陆

在“双碳”目标下,中国正在大力推动节能降耗。其中,高耗能产业首当其冲,是降低能耗与碳排放的重点产业。统计数据显示,电力行业是碳排放量占比最

考虑到当前距离碳达峰的时间只有9年多,在短期内节能降耗的压力非常大,降低能耗已经开始进入政府工作考评体系,而且今后将会更加强化。对比中国国内当前的现实,那么矛盾随之而来——如何平衡节能降耗与经济发展、产业运行?产业结构调整、新能源技术的运用,都需要不短的时期才能实现。如果中国的能源需求没变(甚至还在增长)、产业结构没变、能源利用技术没变、经济增长的需求没变,要实现大规模的节能降耗,显然要面对极大的挑战。特别是节能降耗绝不是靠单一政策就能实现的,更不是通过政府政绩考评就能强制实现的,这是个系统工程,切忌急功冒进。然而,现在中国国内各地大范围蔓延的拉闸限电可能恰恰就属于这种情况,其深层次上反映出的问题,值得相关部门予以重视。

实际上在前期,各地针对高能耗和高排放的行业已经直接进行了限产、停产的政策,云南的电解铝、唐山的钢铁就是典型的例子。而当前,因与能耗和排放特别是区域减排目标的更直接关联,电力成为一些地区最新瞄准的目标。广东全省已启动有序用电预案,省内多地工业企业“开三停四”甚至“开二停五”错峰用电。南通于9月初最早开始限电后,江苏省内的徐州、泰州、苏州等多地企业已陆续接到限产通知。安徽省在9月22日起也启动了全省有序用电方案。在东北,9月23日以来多地发布限电通知,日前更是没有通知就突然停电,停电区域多集中在地市级城市和农村地区,范围已经不限于工业生产,甚至已经波及到了居民的日常生活。

中国严格控制高污染、高能耗企业上马。(新华社)

在市场开始遭遇电力短缺的同时,中国国家发改委正在逐步完善节能降耗的政策体系。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明确了能耗双控制度的总体安排、工作原则和任务举措,并绘制了能耗双控制度发展“路线图”。《方案》提出,推进能耗双控工作过程中,必须坚持五方面工作原则:坚持能效优先和保障合理用能相结合,坚持普遍性要求和差别化管理相结合,坚持政府调控和市场导向相结合,坚持激励和约束相结合,坚持“全国一盘棋”统筹谋划调控。

解读发改委的政策思路,可以看得出其意在谋求要理性、稳妥地推进节能降耗工作,这也是其希望各地能够切实贯彻的。然而应该看到,在节能降耗方面,当前地方都在面临严格的短期性、阶段性节能降耗量化约束,而贯彻上述相关原则相对则具有长期性,更需要系统性推进。尤其是面对政绩的考核,甚至是上级的通报、约谈,地方的注意力已经难以集中注意力,踏踏实实地投入长期性准备和调整。对于完成眼前的任务要求,拉闸限电虽然简单粗暴但却能够直接见效,至于明年乃至今后更长的时间,再谋求准备调整,调整不好大不了再限、再拉闸。因此可以预期,前述产业结构、能源技术等问题不解决,即使是政策一再强调按照原则办事,但只要中央政府及相关部委把相关节能降耗目标分解、压实到地方,拉闸限电依然可能会成为地方节能降耗的首选应对之策。

安邦智库认为,对于中国艰巨的节能降耗任务来说,必须要找适合中国的“减碳”发展之路。短期之内,最有效的方式,是在现有产业中,采取适用技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降低单位产出的能耗水平,这方面中国有很大的空间。

2020年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达49.8亿吨标准煤,“十三五”时期中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了50亿吨标准煤以内,单位GDP能耗降低了13.2%。过去40年,中国单位GDP能耗年均降幅超过4%、累计降幅近84%,节能降耗成效显著,能源利用效率提升较快。但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单位GDP能耗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如果能够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从2020年看,中国可以少消耗16.6亿吨标准煤,相应减少的碳排放总量将高达12.5亿吨,约占中国碳排放总量12.7%。降低能耗水平前景可观,虽然要受制于中国的产业结构,但要看到,从节能技术普及程度看,当前中国工业上先进节能技术的普及率平均不到30%。据初步测算,未来依靠技术节能、结构节能、管理节能的持续推进,2030年中国单位GDP能耗水平还要比2020年下降30%左右。

以节能技术减低能耗和排放水平,当然也需要同时保证中国国内的高能耗项目在这十年间不要再大量上马、扩容。但相对于当前发展具有系统不稳定性的新能源,乃至简单粗暴的拉闸限电,以适用技术提升能源利用效率,确是一条兼顾多种目标的可行的现实路径,起码可以达到如下效果:(1)产业结构没有做破坏性调整,保留了产业发展的延续,为长期产业结构调整留出了时间;(2)保障就业。不至于因为产业受冲击造成企业大量关停,进而增加大量失业人口;(3)支持经济增长保持稳定,增强社会对节能减排的承受能力和认可度。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在“双碳”大目标下,推进节能降耗是个复杂系统工程,关系到产业、企业、就业、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在稳定经济的同时稳步推进减碳发展,需要谨慎平衡节能降耗与能源需求的矛盾。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