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孟晚舟回国演义了和尚与屠夫的故事

滚动 自由投稿

万众瞩目的孟晚舟案,迎来了一个微妙的,大团圆式的结局。

万众瞩目的孟晚舟案,迎来了一个微妙的,大团圆式的结局。

孟本人对多项银行欺诈指控表示不认罪,但承认在与伊朗业务上误导银行。这种各退一步的妥协,兼顾了双方的颜面,美国、加拿大那边的法律程序是合理的,孟女士这边达不到犯罪的剂量。

协议达成之后,孟这边以一种胜利者的姿势,踏上了回国的航班。另一边,两名羁押在华的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和斯巴弗也随即踏上了回国的航班。此前两人以类似于间谍罪的名义被捕,在时间上也与孟案惊人吻合。

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平庸的大团圆式结局,是博弈和权衡的结果,最后兼顾了多方的口昧。加拿大人认为终于迎来了被东方大国陷害的两位出色外交官,中国人民也认为终于赢回了被西方陷害的商界精英。倒与法冶,正义这些,全然无关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或许西方国家算是输了,他们无法捍卫自己所标榜的法冶,以及独立这些可以普世的价值。

或者干脆说,孟案实际上也是西方现代法冶文明与东方人冶传统一次交锋的缩影。其扭捏之处,就像一个和尚遇见一个屠夫。和尚要求屠夫放弃杀生,屠夫却说你只要吃一块狗肉,我今天就放下屠刀。于是和尚念完阿弥陀佛,吃下一块狗肉,屠夫也暂时放下了屠刀。如果和尚执意要屠夫立地成佛,这事发展下去,多半会是和尚先爱上吃狗肉,而不是屠夫彻底放弃杀生。

话说回来,这问题首先出在全球化的身上,如果让和尚和屠夫各过各的,你守你的高尚价值观,我过我的残忍生活,两不相欠,自然也各自安好。而这轮全球化是美国引领的,所以它自然负首要责任。

比如美国制定的对伊朗贸易禁运,大家都是国家,你凭什么制定规则还要其它国家遵守?对于国家主义者而言,这是断然不能接受的,我跟伊朗做生意,跟你什么关系?还讲不讲国格了?但美国可能也觉得委屈,中国有句老话,叫无规则不成方圆,如果大家都不遵守规则,那还搞什么全球化?这世界不全乱套了吗?

近几年也确实出现了全球化倒退的迹象,各种危机蛰伏,弄得人心惶惶。所以全球主义者大多支持美国,没有美国这一套国际规则罩着,这世界必然重回二战前的国际丛林法则。你看1950年,全球人口只有 25亿左右,美国主导的市场经济在战后取得巨大成功,如今世界人口高达75亿,没有稳定的国际规则和优秀经济制席带来的充足物资供应,哪能冒出这么多人来?

作为国家来说,美国确实有很多糟糕的地方,但它输出的那一套东西,和带给这个世界的影响,却是巨大和有效的。众所皆知,在美元之前黄金才是全球硬通货,但金本位有个巨大的弊端,因为黄金的稀缺性和排它性的价值功能,引发国际先进工业国的疯抢,肆意地输出商品。最疯狂的时候,英法德美俄五国占据了全球2/3的黄金存量,最终引发了黄金的通缩。黄金没了就等于市场没了,生产出来的商品卖给谁呢?于是整个西方工业文明迅速内卷,几近崩塌,随后法西斯主义崛起,开始用拳头决定生存问题。

二战之后,美元逐渐取代黄金,从此开辟了一个新的全球贸易格局。过去拼了命要卖你商品的帝国主义,现在转过头来购买你的商品,这才为东亚各农业国急速工业化提供了发展条件。亚洲四小龙,日本,中国,越南等等,无一不是美元本位的受益者。其中日本工业底子较好,一跃成为亚洲最发达的经济体,高尖领域几乎仅次于美国。

中国的变化也是颠覆性的,看看改革开放前的老照片,看看那些矮小的房子和破旧
的街道,再看看如今遍地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的街道。当然,并不是说咱们得感谢谁,我只是觉得咱们得先树立个正确的世界观,如今的国际规则并没有亏待我们,不要成天哪个国家亡我之心不死。

之所以这里大篇幅介绍全球化秩序,是因为现在这个秩序已经出现了裂缝,孟案只是一个缩影,和尚拿屠夫毫无办法。更微妙的是,当年日本拿走了美国约莫30%的贸易逆差,美国人就坐不了,邀请五国签订广场协议。因为美元本位也有缺陷,它的债务压力是有上限的。可如今中国几乎拿走美国全年贸易逆差的一半,这届美国政客居然连屁都没放一个。这说明什么? 一些和尚已经开始爱上吃狗肉了。

当然,和尚不代表寺庙,寺庙里的经文和戒律也只对一部分和尚有效,对另一部分 无效。无论哪个国家都一样,不可能是一个整体,美国大致是由两拨人组成,有正 的也有邪的,中国自然也不例外。如果说 全球主义者的错误,在于容易把和尚看成寺庙,那么国家主义者的思维盲点,就是总把屠夫和狗看成了一个整体。

屠夫说我的狗肉摊子生意蒸蒸日上,那和尚一定是眼红了,给他吃几块狗肉保准他 闭嘴。这样的话出自屠夫之口自是合情合理,假如狗子也说我的狗肉摊子生意蒸蒸 日上,那和尚定是眼红了,给他吃几块狗肉保准他闭嘴,那真的是要笑死屠夫了……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