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支联会议决解散 国安法两周年第35个 争取平反六四失「大台」 评论料短期悼念不减

滚动 中国大陆

在过去32年高举「争取平反六四」的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今(25日)午经特别会员大会通过解散决议,成为《港区国安法》踏入二周年来,第35个解散的民间团体。该会公司秘书蔡耀昌表示,即使日后没有举办「六四」活动的「大台」,但港人仍会以自己的方法悼念六四。当年曾在北京采访「六四事件」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本台表示,相信短期内,港人的悼念热情不会冷却,甚至可能转往台湾和英国等地举行;长远而言,则可能会像中国大陆般变得淡化和地下化。

支聯會就解散決議舉行特別會員大會,站立者為蔡耀昌
燭光如海的悼念六四晚會,隨著支聯會解散,維園日後可能變成如圖右下角般漆黑一片。

在三名正副主席对解散支联会持相反意见的情况下召开的特别会员大会,终以大比数通过解散,支联会公司秘书蔡耀昌引述在狱中的主席李卓人传话作心声:「任何政权都不能夺去人民的记忆和良知,支联会的理念已传承在每个香港人心中。火种在,希望在。争取平反六四、建设民主的奋斗,就由千万人接棒。」

蔡耀昌难以预计没有支联会后的六四悼念活动如何进行,但相信每人都可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延续对六四的记忆,这在过去两年备受打压时已可见,而时任主席司徒华在香港九七年回归时已说,如果支联会被取缔,每人便自已燃点烛光,悼念六四。

会员团体代表曾健成会后表示,对支联会解散感到痛心,但市民亦清楚看见,是公权力用尽法律和所有手段逼公民团体解散,然而,市民悼念六四的心不会解散,历史亦会还支联会公道。

国安法下:三个月内共35个公民团体解散或停运

自《港区国安法》生效踏入第二周年后,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民间人权阵线、援助反修例抗争者的「612人道支持基金」、关注囚权组织「石墙花」、香港职工会联盟、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民间组织纷纷解散或停止运作,据本台不完全统计,解散的公民团体达到35个,暂时以7月时解散的民间团体数量最多,有14个,不少是2014年雨伞运动后创建的组织;而支联会则是本月第12

个解散团体。

熟悉中国事务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本台表示,国安法确实令香港的公民社会大受打击,面对这局面,港人必须保持自身安全、坚持信念和策略应对,面对支联会解散亦是如此。

1989年在北京采访六四事件的他分析说,短期而言,港人悼念六四的情怀不会冷却,相反,会不利港府打击意图,一是惹起一批对中国而非中共有情意结的中年人不满;二是原本对「六四」无感的青少年,会因当局打压而增加动机去了解当年事。他估计,即使香港明年办不了大型的六四悼念活动,台湾和英国可能接棒。

他续称,长远而言,如官方打压持续,香港的悼念情况可能会像大陆般转向凉化和地下化,只要看看大陆一些知识分子过往如何悼念六四便可知道。展望未来,他援引1947年因台湾官方查缉私烟而造成大量抗争市民死伤的「二二八事件」指出,事件在40年后得以平反,争取平反「六四事件」亦应乐观对待。

支联会于1989年六四事件后期成立,自此每年举办六四悼念活动,1997年香港回归时,亦曾有被取缔的忧虑,时任特首董建华曾派员游说该会自行解散,但被时任主席司徒华拒绝,亦令香港成为中国土地上惟一一个可以公开悼念六四事件的地方。到了2014年,中联办时任主任张晓明更表明,由于有「一国两制」,所以支联会在香港仍然有活动空间;而支联会成员可以参选立法会,亦是北京的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政治包容。以此推论,现时支联会在当局压力下解散,反映「一国两制」已经改变。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