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印冲突|来自加勒万的祝福 中国陆军新战略重塑中印边境格局

滚动 中国大陆

在中国传统节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之际,中国官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防军事频道(CCTV-7)播出了中国陆军新疆军区某合成团正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喀喇

在中国传统节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之际,中国官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防军事频道(CCTV-7)播出了中国陆军新疆军区某合成团正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喀喇昆仑高原驻训的新闻,其驻训地正是2020年中印曾发生冲突的加勒万河谷,驻训地不远处即是中印实控线。在驻训背后,则是中国陆军自新一轮军改以来的深刻变革,中印边境争议地区形势因此重塑。

中印边境西段争议区包括北部的阿克赛钦与南部的巴里加斯、楚马要塞,相对而言阿克赛钦可谓中印最近几年边境摩擦的焦点地区,阿克赛钦由北向南的达普桑盆地、加勒万河谷、羌臣摩河谷、班公湖地区、斯潘古尔湖(曼冬错)地区等五地又是焦点中的焦点,中印西段边境摩擦几乎都发生在这五地。

中印西段边界争议形势图。红色断续线为今天的中印实控线,蓝色为1962年战争爆发前中印实控线,黄色为新藏公路,黄色断续线为约翰逊线,绿色为马继业·窦讷乐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针对这些争议地区的防务,中印在大原则上保持一致,即争议一线由边防部队负责,其中一线边防哨卡贴近实控线负责监视预警,一旦有事位于哨卡后方的边防部队立刻开动顶上。以2020年加勒万河谷冲突为例,在一线哨卡预警后第一时间顶上的就是驻扎新疆皮山县赛拉图镇三十里营房的新疆军区边防363团,在冲突中受重伤的祁发宝就是边防363团团长。

整个中印边境西段即由新疆军区三个边防团——边防361团、边防362团、边防363团负责,班公湖北岸山脊以北即中印边境新疆段由边防363团负责,班公湖至斯潘古尔湖地区即中印边境西藏阿里日土县段由边防362团负责,斯潘古尔湖以南即中印边境西藏阿里札达县段由边防361团负责。边防363团以下,由北向南又分别由神仙湾、天文点、河尾滩、空喀山口、温泉等哨所或边防连负责,哨所之下又有前沿哨卡、哨点、观察哨等,形成一个立体网络。

中国官媒“官泄”斯潘古尔湖地区中印边境最新情况(点击查看大图):

在边防部队身后则是中国陆军的野战部队,中印西段边境对应中国新疆军区所属部队,距离最近的是驻扎新疆喀什地区的新疆军区合成六师即原机械化步兵第六师,该师“戍边卫国先遣队 全域作战王牌师”的臂章霸气十足。2020年班公湖南岸斯潘古尔湖地区中印对峙时,当印度将俄制T-90S坦克部署到对峙一线,第一时间顶上的即是合成第六师的88A式主战坦克。

在新疆军区身后则是中国西部战区陆军的两个集团军——第76集团军、第77集团军。也是在2020年的班公湖南岸斯潘古尔湖地区中印对峙中,合成第六师的88A主战坦克虽在第一时间顶上,但作为一款列装即落后的第二代主战坦克,无法对抗印军部署的第三代主战坦克T-90S,因此中国又紧急从第76集团军驻甘肃嘉峪关的“拂晓雄关旅”重型合成62旅调第三代主战坦克99A前往对峙一线,并在中国官方的新闻报道中不经意间“官泄”。

正是一线边防部队、二三线野战部队的紧密配合,中国才能在最近几年的中印边境摩擦中令印度讨不到便宜,而之所以发生这样变化则源于中国的新一轮军改。在军改前,中国陆军的整体部署仍沿袭了冷战时期的布局,在北部及西部主要针对苏联的威胁,基于敌强我弱的态势,中国陆军采取防守反击战略。陆军主力沿贺兰山、阴山、燕山一线部署,以免重蹈二战时期苏军重兵集团在国境线被德国围歼的覆辙,待苏军深入中国境内后待机围歼,1981年华北大演习演练的即是这一内容。位于这一线之外的新疆军区,战时大概率会被由蒙古南下的苏军阻隔,因而被赋予独立作战的职责;另一个位于防线外的东北,则在大兴安岭中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布苏里要塞,肩负反击远东苏军后勤中枢新西伯利亚的重任。

在苏联已经解体二十多年后仍保持这一战略下的陆军军力布局,尤其是所谓的防守反击战略,已经落后于时代。2015年以来的新一轮中国军改中,中国陆军部署开始由防守反击向攻守兼备转型,在北部及西部兵力部署向前推进,以适应新形势下的战略态势。在西部战区,整合而成的两大集团,第76集团军部由此前位于陕西关中平原西部的宝鸡前推至青藏高原边缘的青海西宁,第77集团军部由四川盆地东南长江岸边的重庆前推至毗邻青藏高原的四川成都崇州。

在军部前推的同时,所属部队也向前推进上高原。比如,2020年《青海日报》一则《青海省多措并举为驻青部队办实事》的报道就披露,第76集团军合成182旅、合成56旅已经换防到青海西宁、格尔木;2017年宁夏银川西夏区官网一则《军地共叙鱼水深情 宁华路街道走访慰问辖区驻地部队》则披露,由原13集团军149师装甲团与师直属队组建的合成149旅已由四川雅安换防宁夏银川,转隶第76集团军;由149师其余部队组建的合成150旅据悉已经换防西藏。

在中国陆军新军事部署的基础上,新疆军区所属部队常态前往中印边境一线喀喇昆山地区驻训,适应环境的同时完善相关预案,一旦有事按照预案拉动展开即可,此次合成团前往加勒万河谷驻训就是一例,此前新疆军区陆航旅一部也曾到阿里驻训并编队巡航班公湖地区。西部战区所属第76集团军与第77集团军所属部队也常态化前往青藏高原、西部戈壁沙漠驻训,以提前适应高原高寒缺氧环境。与此同时,中国陆军各集团军以及海军陆战队、空军空降军等也每年常态化前往高原及西部戈壁荒漠驻训,展现出的则是中国军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一体化全域作战新战略。

2021年初中国军队在热钦山口参与对峙的99A主战坦克。(微博@大越楚卿)

可以想象,一旦边境有事,从新疆军区到西部战区再到整个中国军队,梯次拉动梯次配置,再加上每年常态化驻训适应环境,印度最近几年从未在边境摩擦中占到便宜顺理成章。当然,这也离不开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比如西藏在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即2016年至2020年间,“建成600个边境小康示范村,边境县人口增长到48.5万人;边境县公路里程达到2.27万公里,所有边境县、边防团通油路,一线乡(镇)通公路,建制村通畅率达到86%;用电人口覆盖率达到92.2%,行政村全部纳入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守土固边能力得到进一步强化”。

具体到中印西段,新疆和田至若羌的和若铁路预计将于2022年建成,新疆库尔勒至青海格尔木的格库铁路已于2020年底投入运营,未来将进一步向东延伸至四川成都形成成库铁库。待和若铁路建成,新疆南疆铁路将全线贯通,前往喀什等南疆地区的火车将不再需要绕道库尔勒、阿克苏,如果“拂晓雄关旅”再次前往斯潘古尔湖时间将大大缩短。而当成库铁路建成,第77集团军无论是驰援中印西段还是东段时间都将大大缩短,当然川藏铁路建成后将更快。

后勤就是战斗力(点击查看大图):

也正是得益于中国强大的基建,中国一线边防部队、驻训部队的生活条件大大改善,比如经历一天的站岗、训练后洗一个热水澡,晚饭来一顿火锅,饭后再来一部影视大片,除了帐篷、活动板房或哨所外冰冷的寒风与缺氧的环境,其他与内地部队几乎没有差别。2021年春节时,中国军方还特地采购各地特色菜品制作特需会餐食品,由飞机空运到西藏阿里机场,再通过陆路运输送往中印对峙一线部队,短短一天之内由内地摆上了前线餐桌。

当中国对峙一线部队在温暖的帐篷内吃着火锅时,印军只能在冰冷的帐篷内穿着二手防寒服裹着毯子,用汽油炉加热冰冷的咖喱糊糊,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都知道印军已经输了。而随着中国新一轮军事改革的不断深入,新疆、西藏地区基础设施的不断加强,在中印边境争议区印度将越难越难有作为,印度甚至可能如黄岩岛、钓鱼岛一样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当然,基于中国当前的战略态势,印度并非中国的主要战略方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都将在中印边境地区保持守势。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