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参政成“爱国者”特权 这与美国政坛也谈“爱国”一样?

滚动 港澳台

对执政党的忠诚以及对自上而下对立法机构候选人的“爱国”诚意审查不是民主制度的特征。

资料照片:当香港首位被控涉嫌违反国安法的唐英杰坐着轮椅被押解至法院时港警戒备。(2020年7月6日)

隶属于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海外传播机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9月15日播放了对梁振英的一则采访。梁振英曾在2012年至2017年间担任香港第三任行政长官。

“近年来暴力骚乱肆虐香港,” CGTN记者董雪在英语采访中说。她继而提问,引入新的《国家安全法》和强调“爱国者治港”原则是否能改善这一情况。

梁振英用英语回答说,他“相信这些措施会奏效。”

“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要求他们的政治阶层,即统治阶层的人,是爱国者。我们每天都能听到美国人把爱国者、爱国主义、爱国放在嘴边,所以香港也不应例外。”

但与香港不同的是,民主国家没有香港版的国安法这样的法律,也没有立法改革选举制度,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来审查谁可以竞选公职。

在这样的制度下,决定谁是“爱国者”的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选民。尤其是,中国政府高官也承认,他们对爱国主义的定义是对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热爱,而不是对国家的热爱。

港版国安法于2020年6月30日通过,用以回应2019年至2020年间香港的亲民主抗议活动。示威活动由香港当局提出的一项被搁置的引渡条例所引发,该引渡条例将允许在中国大陆的法院起诉香港人。

在抗议活动最高峰的时候,随着对北京侵蚀香港自治的不满情绪不断升温,约有占香港总人口(750万)四分之一的港人走上街头。抗议活动之后演变为不断升级的暴力冲突,示威者投掷燃烧弹,警察对示威人群使用实弹。

港版国安法的部分目的是平息那次动荡。

该法律将四种类型的活动定为犯罪行为——“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和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 这部法律还赋予香港和北京当局广泛的权力,以控制香港的互联网、媒体、学校和其他民间组织。

9月14日,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宣布,将出台新立法扩大国家安全相关的罪行清单。

据美国之音的姐妹台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邓炳强表示,这项新立法将涵盖“间谍活动、窃取国家机密、外国政治组织在香港活动,以及香港政治组织与外国政治组织的活动。”

批评人士称,港版国安法中“包罗万象的措辞”授权当局将政治观点定为刑事犯罪。

例如,香港人因拥有或展示宣传香港独立的横幅、旗帜或其他印刷品而面临监禁。呼喊这类口号也被列为非法。

就在本周,这项法律被用于强制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删除其互联网平台上的所有信息。据《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报道,香港支联会表示,香港当局依据港版国安法第43条的规定而强制要求其删除所有网络内容。

香港支联会成立于1989年以表达对北京“八九学运”的支持。该组织每年都会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纪念在1989年天安门镇压事件中遇难的人。

乔治城亚洲法律中心(Georgetown Center For Asian Law)的一项研究称,香港在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1月14日的逮捕案例中,“绝大多数”在其他自由国家的宪法司法管辖区下不会被视为国家安全案件。

说到梁振英对于“爱国主义”的解读,中国当局在3月份对香港选举制度的修改也为大规模改变香港政治制度奠定了基础。

3月11日正式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第一条声称,“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必须全面准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确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

但这一条又紧接着说道,必须“确保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

2020年11月,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张晓明称,“爱国爱港者治港”已成新的法律规范。

同月1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正式通过。当中规定,任何人若“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这项措施实际上赋予了北京在“谁能进入香港立法机关”这一问题上的否决权。

该立法引发民主派议员的大规模辞职,这基本上让香港的立法机构第一次没有了反对派。

今年5月27日,香港立法会中的亲北京议员三读通过了一项全面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条例草案》(全称《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削减直选议席,并引入一项用于审查候选人的机制。

该法律设立了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该制度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和行政长官候选人的资格。”

今年7月,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任命七人担任该审查委员会的成员。

林郑月娥也同样强调了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的必要性,以便于让“爱国者”治港。

作为资格审查过程的一部分,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和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决定候选人是否在法律上有资格竞选公职,这一决定部分取决于候选人是否符合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的法定要求和条件。

批评人士说,只有对中国共产党足够忠诚的候选人才会被允许竞选公职,公众舆论对政治人物能否成功参选几乎没有影响。

若以美国为例,香港的这种方式与美国选民以自己对爱国主义的理解来评估政治候选人的方式毫无相似之处。

学者们指出,中国所谓的爱国主义或爱国心实际上只是一种“以党为中心的民族主义”。

当香港的选举制度改革在3月份首次被提出时,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副特派员宋如安曾就记者对于“爱国”的定义回答记者说,爱国者必须尊重中国共产党,“我们将考察候选人是否符合这些标准。”

“我们讲爱国,并不是说爱一个文化的、历史的中国,而是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香港自由新闻》援引宋如安的话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