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防部长:美国关注中国 欧洲重要性减弱 必须捍卫自身利益

滚动 国际

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9月24日向«世界报»表示,澳大利亚潜艇事件突出了华盛顿行为的“野蛮性”,必须推动欧洲组织起来,捍卫自身在世界的利益。

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资料图片

采访中,记者提问称,“澳大利亚取消潜艇合同而选择美国潜艇,在巴黎被视为‘被捅了一刀’。此后您的美国对话者是否向您提供了任何信息来证明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帕利回答说,“共和国总统(马克龙)和拜登总统之间的谈话使我们有可能向前迈出一步,对话已经恢复,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她补充说,“美国的行为仍然是非常残酷的,特别是来自一个盟友,而且是将我们视为‘他们最古老的盟友’。”

帕利说,“但这并不令人惊讶,几年来我们一直注意到来自美国伙伴的这种基本趋势。最近,当美国在最后一刻放弃参与2013年对叙利亚化学武器的打击时,这一点首次得到体现。最近几个月,(美方)单边脱离阿富汗的行动就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

帕利说,“这在八天前又很明显。另一个基本趋势是美国对中国的关注,这并不新鲜。在这种战略分析中,欧洲的重要性越来越小。这是一个事实。我们也许没有我们的一些欧洲伙伴那么惊讶,对他们来说,这个警钟更加残酷,但美国的可靠性不再像过去那样强大。”

记者问,“您认为对欧洲的后果是什么?” 帕利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这个(澳英美,AUKUS)奥库斯伙伴关系被公开时,欧洲人刚刚为印太地区制定了一项战略。这证明欧洲人能够共同确定其利益所在。” 她指出,“欧洲人现在已经明白,他们必须能够捍卫他们的利益,无论这些利益在哪里,甚至在欧盟的边界之外。这是我们将继续进行的工作,其直接促进了欧洲国防的建设。”

帕利说,“欧洲有一个独特的机会来宣称自己是一个战略力量。这将是其第一份白皮书的目标,即‘战略指南针’,将于2022年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通过。我们有一个选择:要么欧洲正视它,要么欧洲自我消失。”记者问,“美国是法国的一个主要盟友,特别是在情报、反恐、太空和北约内部。事情能像以前一样继续吗?”

帕利说,“共和国总统和拜登总统在周三的首次接触中开始进行必要的澄清。我毫不怀疑,这项工作必须继续和深化。”她说,“在北约框架内也是如此,许多个月来,我们一直对政治对话的弱点感到遗憾。我们已经计划在2022年通过一个新的战略概念,为重启这一对话作出贡献。”她表示,“所以我们显然无意离开北约,我们是北约内部可靠的伙伴。我仍然相信,欧洲人也有声音可以发出来。当他们为自己的安全动员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为大西洋联盟的信誉作出了贡献。”

记者说,“关于澳大利亚人,自9月15日以来,您是否获得了关于他们做法的任何‘澄清’?”帕利说,“没有。我们在9月15日发表了一份新闻声明,在此之前,在‘奥库斯’公开宣布之前的几个小时,我方面进行了电话联系。从那时起,您可以关注媒体的公开声明,但澳大利亚当局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她说,“然而,9月16日,(法国)海军集团收到了违约通知。这为解决海军集团与客户之间的商业纠纷开启了一个程序。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

记者追问,“与澳大利亚的联系是否被冻结?” 帕利说,“今天,(法国)海军集团和其客户之间正在进行接触,我们所谈论的是解决商业纠纷。我们将确保海军集团及其分包商、员工的利益,以及我们的利益,得到维护和良好的保障。”记者问,“这些潜艇的销售是与澳大利亚更广泛的战略伙伴关系的一部分。‘奥库斯’联盟是否使人们对伙伴关系的其他方面产生怀疑,这些方面在过去可能包括联合军事演习?”

帕利说,“这是我们正在非常仔细地研究的问题之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法国的印太战略不会随着澳大利亚潜艇的出现而消失”。她强调,“我们是一个印太国家,这不是一次违约会改变的事实。我们在该地区仍有约200万人口,有7000名军事人员驻扎,有93%的(法国)专属经济区。”

记者问,“像‘绿宝石’号核攻击潜艇这样复杂的任务,今天还能像2020年10月那样不在澳大利亚停留而进行吗?” 帕利说,“我们有各种机会在澳大利亚以外的地方停留,这并不是说如果澳大利亚人向我们提供招待,我们就不会考虑。”她说,“但今天它不在桌面上。我们不是每年都做这种类型的任务。在这个领域,法国并不孤单。”

帕利指出,“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发展与日本、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印度的伙伴关系,与这些国家在行动事项、军事装备和情报方面的合作正在加强。面对中国不断上升的侵略,这些国家都处于微妙的境地,我不相信‘奥库斯’伙伴关系宣布的条款会有助于减缓军事升级的进程。我们不希望参与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记者问,“您是否担心这场外交和军事危机会对12月12日的新喀里多尼亚(独立)公投产生影响?”

帕利说,“很难预料澳大利亚在该地区的联盟的这种重新配置的后果。然而,出现的问题是喀里多尼亚人对其自身安全的看法。而公投中包括的一个问题是,这种安全是在共和国内部还是在外部提供更好。”记者问,“法国真的有办法实现其在印太地区的野心吗?” 帕利说,“2022年的国防预算应达到409亿欧元,自五年(马克龙总统)任期开始以来,又有260亿欧元被用于我们的军队。我不是那个告诉您法国没有办法实现其野心的人。”

帕利认为,“基本问题首先是欧洲人之间的协调努力。当然,在如此广阔的地区,一个国家并不具有同样的影响。另一方面,如果几个国家把自己放在欧洲的旗帜下,并承担这个愿望,在这个地区有自己的声音,这是很有意义的。仍有工作要做,但过去四年所做的一切都开始有了效果。”

记者提到,“关于英国,‘奥库斯’联盟的另一个成员,与法国的军事合作,现在基本上是基于《兰开斯特宫协议》,如何继续?” 帕利说,“这要由英国人说了算。在他们做出选择的时候,首先是英国脱欧,然后是‘全球英国’(Global Britain,一个将英国外交政策引向美国和印太地区的战略概念),最后是对美国的更大依赖,球就在他们脚下。”

记者说,“然而,这种合作包括在核领域的非常结构化的计划,以及用于装备法国和英国海军的导弹。他们能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吗?”帕利说,“在2010年达成的《兰开斯特宫协议》之后,我们决定启动一些联合计划,包括导弹计划。这个方案将是未来几周激烈讨论的主题,正是因为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有一致的要求。与最初的时间表相比,这一讨论将被推迟。”

记者问,“在萨赫勒地区,法国正在重新部署其部队,特别是在尼日尔。一个美国人也拥有大部分行动手段的国家。在这次潜艇事件之前(双方)就已经设想了加强合作。现在仍然是这样吗?”帕利说,“法国与萨赫勒伙伴详细讨论了法国在萨赫勒地区的军事存在的重新配置问题。今天,‘新月沙丘’(Barkhane)行动的指挥所位于乍得。我们希望在马里重组我们的部队,以及巩固我们在尼日尔的存在,并在那里设立一个指挥所,以便尽可能接近这个位于尼日尔、马里和布基纳法索之间的中央‘三边’地区,那里是圣战团体的后方基地”。

帕利说,“我们与我们的美国伙伴进行了几年的反恐斗争,这是一场共同的斗争,构成了我们两国之间的基础之一。我们希望继续这种合作,这也是共和国总统和他的美国同行在周三讨论的要点之一。我们已经有机会利用美国在尼日尔的这种存在来开展行动。这是一项已经显示出其现实意义的工作,并且注定要继续下去。”

记者问,“在萨赫勒地区,俄罗斯的野心也越来越明显,特别是马里政府与雇佣兵公司瓦格纳集团之间可能签订的合同。您对这些谈判了解多少?”帕利表示,“我曾有机会与马里过渡政府的国防部长交谈。我告诉他,如果马里的意图是与俄罗斯雇佣军建立伙伴关系,那么马里将把自己孤立于国际社会的其他地区”。

帕利指出,“我还说,这是一种加强其主权的奇怪方式,就像人们经常声称的那样,因为如果您看看中非共和国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些雇佣军就是侵蚀国家主权的设计师,他们垄断了矿产资源,现在又垄断了海关租金。”

帕利说,“这些主权的丧失每天都在变得更加明显。法国和目前站在马里一边的所有伙伴想要的不是俄罗斯雇佣兵的到来,而是马里国家的回归。我的同行回答说还没有决定。我告诉他,言语是一回事,但重要的是行动。”记者问道,“这将是一条红线吗?” 帕利说,“如果马里采取这一决定,将在国际社会的有力支持和使用雇佣军之间造成严重的不协调。这两者不能共存。”

记者谈到,“在北部,随着法国军队的离开,阿尔及利亚也正在成为地区安全的主要参与者。这是件好事吗?”帕利说,“在北部,法国驻军的重新配置决不能导致安全真空。我们在当地与马里军方和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进行了非常密切的对话,以便他们能够 ‘不过渡地’在我们将要归还的基地中定居。对于阿尔及利亚在马里北部的作用或意图,我没有特别的评论。”

记者问,“财政法案已于9月22日星期三提交给部长会议。(法国)国防部的信用是否因海军集团的合同违约而受到影响?”帕利回答说,“军事计划法是以长期战略眼光为基础的。我们在一份名为‘战略审查’的文件中提出了这一愿景,如果您仔细阅读,该文件预计了印太地区紧张局势的上升。”她说,“因此,我们在面对事件时不会动摇,无论它们多么动荡不安。重要的是,在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保持我们军队力量上升的进程。”

帕利说,“我们很幸运,在法国有主权的国防工业。为此,我们需要国家订单和出口的成功。当然,此案对海军集团及其分包商也会产生影响。但是,由于军事计划法,我们有可能缓冲这种影响。”

记者最后提及,“(今年)7月底,在与以色列间谍软件天马(Pegasus)有关的丑闻背景下,特别是被摩洛哥用来监视法国政治家和记者。您问您的以色列同行,法国号码不能再像美国号码那样被这个软件盯上。此后您被告知了什么?”

帕利说,“我们向以色列政府提出了这一要求,以色列政府是唯一有权为这种由私营公司NSO集团设计的天马产品发放出口许可证的政府,而且在发放许可证时必须确保该产品在未来的使用;如果该产品被用于监视法国号码,则不会发放许可证。我们得到的答复是,情况会是这样。我不能告诉您更多的东西。”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