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被控串谋颠覆案 再押后至11月29日提讯

滚动 港澳台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立法会35+初选,今年2月28日被警方以国安法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33名被告首次提堂后,不准保释被还柙超过半年后,连同其余14名获准保释的被告星期四再次提堂。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其中两名获准保释的被告,民协前区议员施德来(右一)与何启明(左一)9月23日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应讯 (美国之音/汤惠芸)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立法会35+初选,今年2月28日被警方以国安法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33名被告首次提堂后,不准保释被还柙超过半年后,连同其余14名获准保释的被告星期四再次提堂。

法官将案件再次押后到11月29日提讯,继续进行转介高等法院审理的交付程序,其间33名被告需要继续还押。

有被告的家属质疑控方未搜集足够证据就提出检控,30多名被告还柙超过半年,有如未审先囚,认为是非常之荒谬。

另有关注本案的市民表示,国安法的红线难以触摸,30多名被告不准保释,质疑普通法的无罪假定已经不存在。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去年6月30日深夜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绕过香港本地立法程序,直接引入香港实施超过一年以来,民主派35+初选47人案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

民主派初选47人案第4次提讯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其中一名获准保释的被告、前东区区议员李予信9月23日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应讯 (美国之音/汤惠芸)

涉案的被告包括57岁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33岁的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36岁的前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24岁正在监狱服刑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以及28岁的抗争派前区议员岑敖晖等人,涵盖民主派最激进及最温和的政治光谱,他们涉嫌策划及参与去年7月中举行的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2月28日被警方以国安法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3月1日首次被带上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控方首次提讯时表示,仍有大量数码资料要做验证,申请将案件押后至5月31日再提讯。第二次提讯时,控方又再申请押后至7月8日提讯,以进行转介高等法院审理的交付程序。

本案7月8日第3次提讯时,控方表示需要更多时间预备交付文件,部分文件亦需要时间翻译,让之后的法律程序能有效率地进行,申请将案件押后至星期四(9月23日)第4次提讯。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其中一名获准保释的被告、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黄碧云9月23日到西九龙裁判法院应讯 (美国之音/汤惠芸)

法官批准再押后两个月到9月底

案中33名被告首次提堂后,不准保释被还柙超过半年后,连同其余14名过去半年先后获准保释的被告,星期四(9月23日)第4次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案件由国安法指定法官、署理总裁判官罗德泉处理,星期四早上开庭后,被还柙的33名被告陆续进入犯人栏,分成3批就坐,他们向旁听席的家属及亲友挥手打招呼,两名被还柙的被告黄子悦及袁嘉蔚即将于下星期一(9月27日)及星期四(9月30日)生日,多名旁听人士向她们说生日快乐。

多名被告未能在星期四完成交付程序,法官将案件再次押后到11月29日下午再提讯,到时会处理全部47名被告交付高等法院的程序。

陈宝莹指未审先还柙非常荒谬

其中一名被告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的妻子、社民连主席陈宝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梁国雄与案中多名被告还未有正式的法律代表,他们需要更多的法律意见。

陈宝莹质疑控方未搜集足够证据就对47名被告提出检控,30多名被告的保释申请被拒绝,还柙超过半年,有如未审先囚,她认为是非常之荒谬。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其中一名被告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的妻子、社民连主席陈宝莹质疑,控方未搜集足够证据就对47名被告提出检控,其中30多名被告的保释申请被拒绝,还柙超过半年,有如未审先囚,她认为是非常之荒谬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宝莹说:“我觉得是不但不合理,是很荒谬,因为我看过(控方)那些证据,其实那些全部都是一些、即是‘现成的’报纸、报章、(社交网站)Facebook的东西,如果它一个这么大的政府,无理由要搞这么久,以及就是说究竟它有没有其他的证据,我们又不知道,所以说它(控方)为何会押后这么久,而你押后这么久都算了,但是你为何还要不让他们(被告)保释呢﹖而且是个别地有些能保、有些不能保,我觉得这个真的很荒谬的事。因为他们那个不是很大的(罪名),即是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罪,又没有潜逃的风险,已经讲过很多次了,但是它们(控方)都不让他们保释,我觉得这个对他们怎样去寻求法律的意见、法律的帮助,其实这个是有问题。”

市民指国安法实施后一般人生活都被破坏

旁听声援47名被告、化名何小姐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她觉得这宗案件不公义,而且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以来,香港一般市民的生活都被破坏。

何小姐说:“觉得不公义啊,以及破坏了香港的,都不要讲到核心价值这么严重了,普通人的生活都被破坏了,这些同自己都有关的,是不是﹖”

记者问:“觉得怎样有些普通(香港)人的生活,会因为这宗(民主派初选47人)案而破坏了呢﹖”

何小姐说:“(香港的)法律都‘唔同哂’(完全不同了),是不是﹖”

教协等公民社会组织相继解散影响最大

记者问及,本案提讯一再押后的半年期间,当局以国安法检控的范围不断扩大,多个公民社会组织包括教协、民阵、职工盟等,在国安法的压力下相继宣布解散,这些事情是否令很多香港人觉得国安法对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

何小姐表示同意,她认为最明显的影响是教协宣布解散,旗下多间供会员及家属购物的超级市场停运,这方面的影响最明显。

何小姐说:“当然了,是不是﹖我想你不要讲到这么、你当那些教协的人(会员)去超市买东西都不成了。”

对于案中33名被告首次提堂后,不准保释被还柙超过半年,他们仍然要继续还柙等候正式审讯,何小姐质疑香港实行的普通法无罪假定已经不存在,她认为法庭会是将来香港的缩影。

何小姐说:“总之你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无罪假定’了,‘疑点归于被告’这些东西,将来不用再教的了,那个法庭就是将来香港的缩影了。”

国安法红线难触摸市民恐动辄得咎

与何小姐一同旁听民主派初选47人案、化名林小姐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国安法的红线难以触摸,市民就算希望守法都经常会害怕误堕法网。

林小姐说:“你都不知道(国安法)的红线在哪里,即是就算我很不想犯法,我都不知道(那)条红线在哪里﹖到底它去到(哪里)。即是开头以前觉得,这样一定没事,啊,原来这样又是有事的啊,原来你、即是总之这样不成、那样又不成,什么都不成,你都不知道它(当局)怎样。”

香港社运人士王婆婆9月23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大楼外,高举英国旗声援民主派初选47人案的被告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2-28事件港区国安法最大规模检控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半年后,香港警方国安处今年1月6日突然动员过千警力,在全香港进行大搜捕,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策划及参与去年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其中47人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称为香港“2-28”事件,亦是国安法实施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拘捕及检控行动。

案发时47名年龄介乎23至64岁的被告,包括学者、前立法会议员、时任区议员、医护人员以及大律师等,各被告3月1日早上被带上西九龙裁判法院首次提堂。

控方提出的控罪指,各被告在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1月7日期间,在香港一同串谋及与其他人串谋,旨在颠覆中国国家政权。

控方提出的案情,包括首被告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在国安法实施前撰写的文章、部分被告的社交网站帖文以及联署声明等,指控戴耀廷和次被告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联同民主动力,以及“三投三不投”发起人,组织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串谋其余42名被告,透过初选在立法会选举夺取大多数议席,从而无差别否决财政预算案、引发特首辞职,推行“揽炒”计划。

控方表示,该串谋计划持续7个月,至国安法实施后仍然继续,要不是立法会选举去年7月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延迟一年,各被告将继续串谋颠覆的计划。控方表示,有400项数码资料要做验证,并需要调查当中大量的财务往来,可能加控各被告其他控罪。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