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声援709律师疑遭秋后算账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9月解散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与香港支联会关系密切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日前宣布,将在九月内解散及启动清盘程序。关注组的董事也会辞任。香港警方早前调查支联会期间,引用港版国安法要求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交代与支联会的关系。除了关注组,另一组织华人民主书院也卷入漩涡。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与香港支联会关系密切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日前宣布,将在九月内解散及启动清盘程序。关注组的董事也会辞任。香港警方早前调查支联会期间,引用港版国安法要求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交代与支联会的关系。除了关注组,另一组织华人民主书院也卷入漩涡。

9月21日,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宣布解散。关注组的脸书专页、推特帐户均已被删除,官网也仅显示解散公布,宣布已启动自动清盘程序,董事也将辞任。

香港警方早前调查支联会期间,引用港版国安法,指控支联会、华人民主书院和维权律师关注组为外国代理,要求关注组董事,包括刘慧卿、关尚义、何俊仁等交代与支联会关系,关注组获批准延后两周再交资料,并已在21日限期届满前回覆警方。

9月13日,也就是关注组宣布解散之前一个多星期,何俊仁发出声明,宣布即日辞任华人民主书院董事、支联会主席和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职务,并退出这三个组织,声明未有提及他辞任和退出的原因。

关注组成员守口如瓶

关注组辞任的消息传出后,香港多家媒体先后致电其中一名董事刘慧卿,她只回应说,律师建议他们“什么也不能讲。她本人没有进一步补充”。美国之音先后接触数名关注组成员,他们均守口如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在2007年成立,当时由何俊仁担任主席,刘慧卿担任副主席,其余创会成员包括律师关尚义、大律师张耀良等法律界人士,并由曾任中国大陆法官的学者王友金担任顾问。商人何鸿卿爵士在2006年向关注组捐助启动资金及营运经费,三年合共360万港元。

根据何俊仁在自传“谦卑的奋斗”中解释:“我深信维权运动有助推动中国人民的权利意识,是建立公民社会、争取基本自由和人权的重要一步。在这发展过程中,律师和法律界的参与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健全的法制须依赖一个有专业自主和水平的法律工作者群体,更需要他们来建立法治的文化传统,维护律师的运动是国家走向人权法治和宪政民主的必经之路。”

关注组此前曾介绍,它们的工作包括声援维权律师的教育及游说工作,及具体支持维权律师群体,包括人道援助及安排交流会议等。关注组不时更新中国维权律师的情况,也会发表报告详列中国维权律师遭到当局打压的案例、发起联署及行动声援维权律师等。

高调声援709律师

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对美国之音表示,过去十多年关注组为中国人权律师做出了很大贡献。

旅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滕彪提供)

滕彪说:“为中国人权律师发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提供网络培训和法律培训等等,帮助建立中国维权律师的一个网络,在香港和其他地方也举办了很多类似的研讨会和培训活动,向国际人权组织还有西方国家寻求援助。”

滕彪认为,关注组的影响力超出外界所想象。

滕彪说:“就是把中国的维权律师联络起来。几乎中国所有的维权律师都受到了它的支持。维权律师关注组被关闭,维权律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平台,让中国维权律师的处境雪上加霜。”

在2015年中国大陆“709大抓捕”后,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持续发起默站和游行,声援被捕的维权律师。中国维权律师任全牛告诉美国之音,关注组当年的工作使他留下深刻印象。

任全牛说:“它们对于709事件被迫害的律师和参与的辩护律师的各种关注,信息的发布,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对每个被迫害709律师的信息的统计,对官方当时从上至下的压迫,起到了打散邪恶力量的作用。就是因为它们在709事件当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被当局‘秋后算账’。”

亲北京报纸《文汇报》9月22日报道, 据香港警方掌握的资料显示,支联会、华人民主书院、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及香港民主中国阵线和外国组织关系密切。在香港国安法的法律定义下,上述组织均属于外国或台湾政治性组织在香港的代理人。

根据香港国安法,警务处处长为了防止及侦查危害国家安全罪行,可向某外国在港代理人或台湾在港代理人送达书面通知,规定该代理人在指定期限内向警务处处长提供资料。

华人民主书院卷入漩涡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台湾华人民主书院协会理事长曾建元则认为,香港警方的处理手法和普通法背道而驰。

曾建元说: “如果警务处以这几个单位所提供的资料作为犯罪证据加以起诉,定罪量刑,我觉得这是严重违反了‘不得自证其罪’这个很基本的法律道理。要控告被告犯罪的话,合法的证据必须是由控方,经由合法的途径调查取得。如果以被告提上的证据要求被告自己证明自己无罪,这并不符合香港司法原则,也不符合普世价值。”

他说,更重要的是,港版国安法应该是没有追溯力的。

曾建元说:“以前的行为哪怕是按照港版国安法被认定是颠覆国家政权,可是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这都是香港法律所保护的基本人权或言论自由。华人民主书院、支联会或者关注组,他们在港版国安法实行之前的行为都不应该构成犯罪。”

香港华人民主书院董事陶君行要求警方把提交资料限期延期一个月。董事会主席曾建元对美国之音表示,陶君行会在可行范围内,尽量配合警方的要求。曾建元说:“我们现在不知道香港警务处到底是要求取得怎样的资料。当然我们可以怀疑,它们就是要找到把陶君行定罪的资料。让陶君行自己证明自己犯罪不是让他为难吗?但我想,他还是会尽力在法律范围内完成要求。至于在国外的资料,我也不知道现在香港政府是否要陶君行提供台湾、美国甚至全世界的资料。这有可能吗?”

关注组解散后谁来接棒?

台湾法律界对于香港同业因为支援中国维权律师而卷入漩涡表示关注。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副召集人王龙宽向美国之音表示,早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已经有了心里准备。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副召集人王龙宽.(王龙宽提供)

王龙宽说:“我们多少都有些联系,也知道彼此是在做类似的事情,也获得过关注组的帮忙。国安法通过之后,至少我们在台湾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这样的民间组织香港政府不会容许它继续开下去了。”

外界关注,支援中国大陆维权律师的工作,会否由台湾的组织“接棒”。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委周宇修向美国之音解释,地域限制加上大陆当局严密管控,使得开展有关工作面对不少挑战。

周宇修说:“2016、2017年的时候(台湾和大陆双方交流)还是蛮频繁的。我也会有机会跟他们(大陆人权律师)面对面的聊个天吃个饭,但是到了2018,尤其2019年之后,您也知道,光是他们要来台湾就很困难了。也就是说,我们这几年之所以没有互动,倒不是因为台湾人没兴趣,而是因为他们来台湾的限制变得很多。”

他承认,目前来说,台湾法律界实际能做的相当有限。

周宇修说:“我们要过去,或者他们要过来,签证或者入台证,或者他们要出境的许可都不一定允许。按照目前的政治现实跟资源,台湾这边能做的事情可能比较有限,因为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