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阿富汗堪称“锂矿业沙特” 的说法只是神话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自从塔利班夺取政权之后,阿富汗尚未开发的矿藏资源再次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阿富汗被认为拥有新能源时代所必须的大量锂、稀土等资源,坐拥数万亿美元矿藏,锂矿储量或相当玻利维亚,堪称“锂矿界的沙特”。然而,美国地质调查局到目前为止所公开的数据显示,阿富汗并不在世界上锂矿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列。

一名阿富汗孤儿制作的阿富汗地图。(2008年6月29日)

自从塔利班夺取政权之后,阿富汗尚未开发的矿藏资源再次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阿富汗被认为拥有新能源时代所必须的大量锂、稀土等资源,坐拥数万亿美元矿藏,锂矿储量或相当玻利维亚,堪称“锂矿业的沙特”。然而,美国地质调查局到目前为止所公开的数据显示,阿富汗并不在世界上锂矿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列。

美国地质调查局从1996年开始每年公布年度锂矿资源调查,其中包括全球已知锂矿资源总量和矿产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名单。例如,2020年和2021年的年度报告分别依各国资源规模列出了22个国家,其中玻利维亚均以2100万吨的资源储量名列第一。其他一些锂资源大国还包括中国、澳大利亚、智利、刚果等,但阿富汗从未出现在这些排名中。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数据,全球已知锂资源在2020年时为8千万吨,随着各国需求急剧增长,2021年达到了8千6百万吨。

锂是制造电动汽车电池、太阳能电池板等清洁能源产品的核心元素,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40年全球对锂的需求将提高40倍以上。有关阿富汗坐拥震惊世界的矿产资源的说法不仅关系到阿富汗国内的冲突、国家的经济发展,而且将无疑将牵动全球新能源经济、乃至国际地缘政治的发展。

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土木工程系研究员戴维·惠特尔(David Whittle)博士说,2010年有关报道虽然引起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但是这些报道背后没有什么证据。他对美国之音说:“我没有看到有支持这一说法的证据,报道说了很多阿富汗是锂矿业的沙特阿拉伯,但是自从那时以来,实际上可以验证的信息非常少。”

美国地质调查局在回复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他们有一个阿富汗项目团队,但是任何有关阿富汗的问题只能由国务院和国防部来回答。隶属美国内政部的地质调查局的锂矿专家布赖恩·贾斯库拉(Brian Jaskula)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这是一个非常政治化了的话题。美国地质调查局是一个完全客观的机构,我们现在不能谈论阿富汗,这必须由其他政府部门处理。”

给阿富汗矿产资源标价?

2010年,在阿富汗的矿产资源开始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时,有报道称美国国防部“商业与稳定行动特别工作组”的专家认为,阿富汗的资源价值可高达近一万亿美元(9080亿美元)。在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之后,在大量报道中,对阿富汗的矿产资源的经济评估已经高达3万亿美元。

然而,在另一方面,除了阿富汗以外几乎从未有任何国家的矿产资源被如此标价。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贾斯库拉说,由于矿产的价格常常剧烈波动,所以很难给某一国家的资源标价。他说:“某一年的价格到了第二年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了。”

2010年有关阿富汗拥有大量稀有金属的报道最初出现时,稀土元素氧化铈的中国离岸价从1月份的每公斤4.15美元窜涨至第二年7月的每公斤150.55美元,暴涨了35倍多。

美国非党派智库兰德公司指出,所谓的万亿美元的说法具有误导性,“这个数字只是名义上的,它没有反映商业可开采矿床的价值。” 这篇由国防部“商业与稳定行动特别工作组”资助的研究进一步指出“因此,如果将其作为矿业公司用来可以在阿富汗采矿的指标则具有误导性。”

阿富汗地处特提斯造山带,这一地质学中所称的成矿带从喜马拉雅山一直向东延伸,横贯中国,一直延伸到阿尔卑斯山,是世界上最丰富的金属来源之一,阿富汗也无疑拥有包括稀土和锂等现代经济所亟需的丰富的矿产资源。但是,在另一方面,即使阿富汗真的坐拥万亿宝藏,即使像沙特这样的靠自然资源致富的国家不在少数,守着金矿受穷的国家也不乏其例。

刚果民主共和国几十年来一直是全球关键矿产的主要供应国,素有“地质奇迹”之称,从铜、铁到钴锂,很多资源都名列世界前茅,其中钴的供应量约占世界一半,在美国地质调查局2021年的排名中,刚果锂矿资源世界第六,仅排在中国之后。

刚果政治不但较阿富汗稳定,且有出海口,更有阿富汗所没有的外国大公司多年投资的成熟经验和条件。尽管刚果也可以被称为坐拥万亿美元金山,但世界银行2020年的数据显示,刚果仍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近为556美元,稍稍多于阿富汗的508美元。

阿富汗的锂资源在新闻报道中被认为堪比玻利维亚。美国地质调查局多年来将玻利维亚列为锂资源世界第一大国,已探明储量高达2千100万吨,但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排在世界110多个国家之后。

矿产的坟场?

前苏联上世纪60年代占领阿富汗时期就曾经对阿富汗进行过地质调查,近年来美国地质调查局也曾就阿富汗矿产资源发表过多达数百篇报告,但是无论苏联还是美国都没有真正开采过阿富汗的矿产。自10多年前美国国防部的内部文件被披露以来,有关阿富汗坐拥万亿矿产的报道一直络绎不绝,但是外国公司几乎完全不为所动。

2008年,中国获得了埃纳克铜矿项目开发权。这是阿富汗第一个大型外资矿产项目。此外,印度和加拿大公司则获得哈吉夹克铁矿项目开采权。然而目前,埃纳克铜矿项目完全处于停滞状态,哈吉夹克铁矿项目则一直未启动。

专家们指出,从地理位置、到各类法规、甚至文化等各种各样的复杂因素往往导致很多矿藏无法得到开发。美国并不缺少稀土,导致很多稀土矿无法开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国核管理委员会(U.S.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NRC)将稀土的伴生放射性副产品钍等视作是核材料,进而大量增加了矿业公司的成本。

导致中资埃纳克铜矿无法开发的直接原因是矿区发现了一处考古遗迹。此外,据总部设在伦敦的非政府组织“中外对话”根据一份卢格尔省政府的内部报告报道说,缺少磷源也是造成开采迟迟不能启动的原因,而磷是铜矿深加工过程中所必需的一种矿物。

即使把战乱和安全因素排除在外,阿富汗从此天下太平,交通四通八达,但是这些仍然无法改变阿富汗没有出海口的地理局限。同为内陆国家的玻利维亚锂资源虽贵为世界第一,已探明储量高达2千100万吨,但直至今日,锂矿大部分还埋在湖底。相比之下,海岸线长达1万多公里的智利资源储量不足玻利维亚一半,但产量仅排在澳大利亚之后,名列世界第二。

地质专家指出,世界上很多珍贵矿产资源其实并不罕见。美国地质调查局在其年度报告中反复指出,稀土并不稀少,“稀土在地壳中相对丰富”,只是可开采的稀土矿相对较少。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贾斯库拉说,世界上其实并不少锂。 他说:“锂无处不在,关键取决于它是否可被开采,是否有经济价值的浓度。某些地区可能有很多锂,但有时很难去开发,其元素的化学性质业可能使其无法生产电池级别质量的碳酸锂或氢氧化锂。”

在稀土和锂等矿物领域,目前全球产业链所面临最严峻的挑战是中国主导了加工环节。总部设在英国的矿物咨询公司 – 基准矿业(Benchmark Minerals)说,锂资源世界各地虽然大量存在,但是锂产品供应则高度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其中中国占绝对主导地位。该调研机构的报告指出,玻利维亚锂储量占全球36%, 但是锂化合物生产大国中玻利维亚就不包括在内了,智利和阿根廷分别为全球第二和第三大供应国,但两国的产量加起来也只大约相当于中国的一半。

在锂离子电池超级工厂产能方面,基准矿业的报告显示,中国的统治地位直到2029年都难以撼动,美国和欧洲公司的产能届时加在一起也只相当于中国的一半。

在稀土方面,中国不但是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国和出口国,也是最大进口国。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要将在本土开采出来的稀土先出口到中国,经分离、提纯和冶炼后,从中国进口可用于高科技产业的稀土成品。

毫无疑问,在与阿富汗接壤的邻国中只有中国有大规模开采和加工其稀土和锂矿等资源的能力。中阿两国在瓦罕走廊相毗邻,但这一或为阿富汗稀土和锂唯一出路的狭长地带气候极其恶劣,每年有9个月都是大雪封山,尽管阿富汗是“一带一路”上的关键一环,但中国从未企图在这里修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