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南京学者郭泉恐再度被囚 母亲顾潇晚年孤独

滚动 不平则鸣

“每逢佳节倍思亲”,郭泉年过八十的母亲、作家顾潇在中秋节接受本台记者的专访。作为知识分子,顾潇为儿子在法庭上的表现感到欣慰,但另一方面,也认为,郭泉的牢狱之灾让她的晚年变得凄凉。但是,为了儿子,她要坚持活下去。

中国异议人士郭泉与母亲顾潇合影。

曾因公开反对一党专政被判囚10年的南京学者郭泉,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本月初受审,择期宣判。“每逢佳节倍思亲”,郭泉年过八十的母亲、作家顾潇在中秋节接受本台记者的专访。作为知识分子,顾潇为儿子在法庭上的表现感到欣慰,但另一方面,也认为,郭泉的牢狱之灾让她的晚年变得凄凉。但是,为了儿子,她要坚持活下去。

9月21日中秋节晚上,作家顾潇在南京家里一个人过节。身边没有家人朋友,只有电视。

顾潇: “一个人在家看看报纸看看电视,晚上看看晚会。很好呀。一个人很平静。孤独也有孤独的好处。没有人打扰也很好。我本来可以把一切都忘掉,听我的音乐,看我的晚会。有很多东西就突然忘不掉了。“

南京学者郭泉(推特图片)

顾潇的儿子、南京师范大学原副教授郭泉,早年曾发表300多篇文章,内容围绕时事以及对宪政的理念等;2007年更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国进行宪政改革,宣布组建“中国新民党”。连串行动使他成为当局重点打压对象,不但被南京师范大学撤职,2009年更被法院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判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中秋节一个人守在家里对于顾潇而言似乎已习以为常。

顾潇:”我一年四季就是我一个人。我上午有个半天的保姆。我今天(中秋节晚上)烧的饭是她昨天来替我烧好了的。我也习惯了。一个人就一个人嘛。我一个人在家也不觉得寂寞,也不害怕。有时我觉得孤独是种享受嘛。寂寞是时尚。我的孩子不管他在牢里还是在哪里。他现在也在想着,妈妈是一个人在家。一个人有一个人能的过法。为了我的孩子,我必须活着。其实我一个人已经早就活够了。也不想活了。”

2018年郭泉出狱,但仅仅一年多就再度失去自由。警方说他违反规定,在微信上发表了150多篇文章。顾潇表面上处之泰然,但其实心里有说不出的苦。

顾潇:“那个十年我能撑下来。所以我说,我是我自己的英雄,居然还活着等到他回来了,可是他一年多又被抓去了。你也是你母亲的儿子。你想想看,如果你被关了那么久,回来没多久突然又被抓走,你的母亲会是怎样的心情?但是一般人也看不出来我好不好。每天都要来我家做事的人(保姆),她也看不出来我的心情好不好,她只能看到我身体好不好。”

左起:郭泉与友人林大刚、付涛合照。(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上世纪六十年代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顾潇,曾在江苏省委宣传部工作。其后在省作家协会从事创作。她撰写的电视剧剧本曾获得电视“金鹰奖”。

外界视顾潇为体制内的作家。她强调,同是知识分子,但自己与儿子的取向截然不同。

顾潇:“你不可能感同身受的。什么叫看的开看不开。我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做这些事才好,跟我一样做个非常平凡的人。因为我不是搞政治的人。我一般不喜欢参与政治的很多事情。“

9月9日, 由江苏徐州中院审理的郭泉案在南京江宁区看守所开庭审理。顾潇透过视像出席旁听。当时有媒体报道。顾晓为儿子在审讯中的表现感到自豪。

顾潇:”透过屏幕见到他的发言,讲话辩论呀。我很高兴呀。从前的法官,从前的大学教授的风采又出来了。(媒体)有好几次都讲,说我为我的儿子自豪。我说,我从来没有讲过,我到现在也不自豪,儿子带给我的痛苦太多了。他把我整个晚年的时光都毁掉了。我还自什么豪呀?”

虽然法院还没有作出裁决,但律师早前引述郭泉表示,他不怕坐牢,已经作好准备。顾潇也对本台表示,自己早已认命。

顾潇:“我看了两个小时。确实我觉得我儿子够不上有罪。我有的朋友说,你孩子肯定马上回来。我说你错了。我不寄这个希望。你相信吗?一个人就有一个命。我大概就是老来孤独的命吧。”

记者:高锋、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