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格桑坚参:从中共统战干部到争取西藏自由的推手

滚动 不平则鸣

即将出任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的格桑坚参(Bawa Kelsang)曾经是中共重点培养的统战干部,但是后来他却选择流亡,追求西藏的自由。

前任西藏议会议员、澳大利亚华人事务联络官的格桑坚参4月22日将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驻台湾代表。

即将出任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的格桑坚参(Bawa Kelsang)曾经是中共重点培养的统战干部,但是后来他却选择流亡,追求西藏的自由。他上任前夕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指出,中国共产党唯利是图的价值观破坏青藏高原的自然资源,祸害全世界,更将自身最糟糕的极权专制度视为最佳管理模式,试图输出到全世界。

拜登与中国政府以环境议题作为美中关系修复的切入点,发表应对气候危机的联合声明。4月22日将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驻台代表的格桑坚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提醒勿忘中共破坏环境的黑纪录。拥有亚洲重要水源、湖泊、草原等自然资源的西藏,就遭中共疯狂掠夺。<

藏人的圣山 中共的利益

格桑坚参说:“(西藏人)本来将整个生态平衡保护的非常好, 你(中共)这样没有任何环保科学,你一进来就唯利是图,掠夺性地开采,为了经济目的,把所有木头砍光了,把所有矿产开采了,把所有河流污染掉了。青藏高原流下来的,能养活几十亿人的那些河流都中断了。才几十年,中共政权造成的影响不仅仅(祸害)西藏,现在也祸害到中国自己、印度和所有周边国家、甚至是全世界。”

今年是西藏和北京政府签订“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七十周年。格桑坚参指出,这些年西藏一直深受其害。全世界希望中国经济发展后,加入国际普世价值体系的期待落空。

“他(中共)到处横加干涉,把自己最糟糕的极权专政制度,作为最佳的管理模式,还要输送到世界其他各地去祸害全人类,这引起现在所有国家、主要都是崇尚民主自由价值同盟国家的反感。他一方面通过武力恐吓周边国家,另一方面在经济上通过撒钱来收买这些跟自己臭味相投的国家。”

格桑坚参质疑,中共渗透到国际组织,破坏国际秩序、践踏人权民主自由,却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界刑警组织,那世界变成什么?中共对台湾文攻武吓 ,对印度的冲突,对周边国家的霸道,对内部新疆、西藏、香港的作为,引发民主同盟警觉必须团结“围中”。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左一)受邀参加藏人行政中央刚坚基雄藏语模范学校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右一为格桑坚参。(格桑坚参提供)

他提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新疆搞的那些种族灭绝、所谓“再教育”那套,在他2011年到2016年间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就搞过。

新疆是西藏的翻版

格桑坚参举例,中共会以没发生过“抗议活动”作为标准来表扬所谓“民族团结模范村”、“先进寺院”、“模范僧人”等。获奖的“爱国寺院”政府会给很多物资、金钱。寺院有“六个一”、“九有”政策,也就是有中国领导像、五星旗、有电视、有水电等,似乎是利生利民工程,但僧人只希望专心学佛法,并不需要电视、报纸那些中共宣传机器。而推动汉藏通婚也被列入公务员考绩升迁的内容。

格桑坚参说,陈全国在西藏推动双联户政策,每十五户家庭形成联管制度,将国家的扶贫福利、水电等利益连在一起,哪户出现所谓分裂国家民族的事,十五户全遭殃,连坐连户监督,形成藏人监视藏人。此外,政府还每年调派两万个干部驻村、一名干部与一名僧人结对,所谓“交一个朋友、建一个档案、解决一个问题”,到处都是便民警察、监视器,地毯式管控藏人。

格桑坚参说,藏人只要稍有民族自尊心就会遭殃。二零一二年开始,藏人被强行要求挂中国国旗五星旗,就发生有五星旗被丢水里,遭军警镇压。即便已有一百六十多名西藏人自焚抗议中共暴政,西藏还是有如“孤岛”对抗中共。

2016年格桑坚参从印度达兰萨拉移民澳大利亚时全家觐见尊者达赖喇嘛。(格桑坚参提供)

格桑坚参认为,民主同盟围攻中国的印太战略,主要是对中国产生清晰认识的结果:“(在西藏)选举寺院、选举僧人开表彰大会,搞的很大。其实在表彰的同时,另一边没有获选的就被打压。全世界怎么都看不懂,而且都装作看不懂,引不起关注,所以这个世界也变得很可悲。所以中国才有机会渗透到这些伸张正义的组织里面。台湾进不去(西藏),西藏问题伸张不了,这世界也很可悲。幸好现在有一些改观,但这个改观碰到利益问题,还能坚持多久,这也是很大的问号。”

格桑坚参出生在康区巴塘县,四川省藏文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在甘孜藏族自治州政协工作。后考入四川省社会主义学院,专门学习中共统战理论,取得大专文凭后被调任到甘孜州统战部工作。

共产党重点栽培的统战菁英 却选择流亡

作为中国政府重点栽培对象,专门针对藏人进行统战工作的藏族菁英,格桑坚参进入统战部后,更认清共产党面目,决心流亡到印度参与争取西藏自由的努力之中:“一九九四年,寻找十世班禅大师转世灵童的工作斗争地非常厉害,我们每天要召集西藏境内的高层、宗教民族人士批判达赖喇嘛在班禅大师转世工作上进行破坏,我们情绪非常低落。”

格桑坚参(右)担任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时,在达兰萨拉大昭寺参加官方活动。(格桑坚参提供)

格桑坚参曾经有半年到四川大学深造中文,才了解了西藏历史。“一九八七年开始在拉萨爆发很多民众的抗议活动。(中国媒体都是)负面报导,中共在西藏拉萨对藏民的镇压,在报纸上那些藏民全部变成暴徒。”

格桑坚参透露,工作上须隐藏民族自尊心,在统战部一年多后就请调到工商联部门,后辗转到拉萨,一九九九年成功流亡印度。

藏人看汉人:唯利是图 可悲可怜

格桑坚参谈到,中共将西藏文化定性为最残酷、最野蛮、最愚昧、最落后。中国人长期被灌输洗脑,骨子里歧视藏人,高高在上要解放西藏人,但藏人看他们却可怜可悲。“中国文化就是追求经济利益、物欲横流,没有精神层面的追求。为了追求利益,杀人放火,制造假冒伪劣的东西,连婴儿奶粉都可以做假,黑心到这种程度。”

格桑坚参认为,汉人没有因果报应的意识,以为这一生赚到钱就幸福了,造成中国固有传统文化、礼义道德全被破坏。相反的,藏传佛教教导人类保护自然、对一切众生怀有慈悲、尊重,做有利他人的事、从苦难中找到幸福快乐,有信仰的西藏人才是真正富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