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用“战狼外交”讲中国故事 分析人士:这招不灵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习近平2012年主政以来,中共一直不断透过各种宣传手段在海外“讲述中国故事”。它在宣传其正面形象的同时,还调动各种力量压制批评中国的声音。针对中共近来利用各种宣传机器和“战狼外交”,加大其在全球“叙事”的做法,一些观察人士指出,中国这种通过掌控话语来展现其“锐实力”的做法不仅破坏了民主规范,而且产生了适得其反、徒劳无获的效果。

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中)和中国外长王毅在阿拉斯加美中高层会谈上。(2021年3月18日)

习近平2012年主政以来,中共一直不断透过各种宣传手段在海外“讲述中国故事”。它在宣传其正面形象的同时,还调动各种力量压制批评中国的声音。针对中共近来利用各种宣传机器和“战狼外交”,加大其在全球“叙事”的做法,一些观察人士指出,中国这种通过掌控话语来展现其“锐实力”的做法不仅破坏了民主规范,而且产生了适得其反、徒劳无获的效果。

四封威胁邮件

4月9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电子邮件给瑞典独立记者悠野(Jojje Olson),指责他“与台独份子合谋,捏造假新闻抹黑中国,发表极端反华言论,散布谣言挑起反华情绪”,要求悠野立即停止诋毁中国的报道,否则将“为自己的行动承担后果”。

悠野是瑞典的独立记者,从2016年以来一直在台湾报道海峡两岸新闻。今年4月他主办的网站“中国新闻”(Kinamedia)上线,以瑞典语报道了中国抵制瑞典知名服饰品牌H&M。

悠野对台湾英文新闻说,这是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今年发给他的第四封“威胁性的电子邮件”,口气一次比一次重。从1月8日的邮件说:“这不是你第一次在媒体上抹黑中国,希望你摘掉有色眼镜,做些有助于瑞典公众了解真实中国的事情”。1月12日的邮件说,“我们尊重言论自由,从未试图让你噤声”,“希望你停止毫无根据的抹黑和攻击中国”,“向别人扔泥巴的人,只会弄脏自己的手”。他收到的第三封邮件称:“每次瑞典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提出质疑,或中国被客观地报道时,像悠野先生这样的人就会用‘自我审查’的概念来指责他们”。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威胁悠野的邮件,引起瑞典朝野的强烈反弹。瑞典两大主要反对党,民主党和基民党呼吁驱逐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

瑞典外交部长林德4月10日在接受瑞典“快报”(Expressen)采访时说,已多次召见中国大使,要求他尊重瑞典法律,威胁行为是无法被接受的。不过,林德表示,瑞典不会用驱逐中国大使的方式来做政治表态。

中国外交官被指越界

萨拉·库克是总部在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研究总监。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一些独立记者因为他们发表的文章、报道或评论而被中国外交官威胁,甚至公开侮辱和警告,这种行为在国际上是普遍不被接受的。

她说:“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外交官中的一些人越界了,应该受到同样的谴责,或者,甚至如果真的非常恶劣,宣布某人为不受欢迎的人,然后就把他们驱逐出去,或者拒绝续签他们的外交身份或其他类似的签证。我认为,真的有越界的后果是非常重要的。”

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博士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外交官正在做的事情,他们知道在他们派驻的国家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但是他们认为这种强硬做法能迎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以及中国国内的很多人。这种令人不安的事态发展表明,中国正在朝着向一个没有人认为会带来和平的方向前进。

他说:“我认为,瑞典政府应该像很多瑞典人希望的那样,驱逐中国大使。如果他们在我们国家这样做,我认为我们就应该驱逐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我看来,我们需要让中国为明显不可接受的行为付出代价。”

章家敦表示,中国当然会试图胁迫像瑞典这样的小国,但是如果他们也试图胁迫大国,他也不会感到惊讶。他说,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上个月在安克雷奇与美国最高外交官布林肯的会谈中说,美国不能再以强势地位与中国对话,“北京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可以随心所欲摆布任何人。所以,如果他们要找美国记者的麻烦,我也不会惊讶”。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以咄咄逼人的“战狼”之势骚扰、警告、恐吓、威胁批评中国的独立记者,是中国在海外强化“叙事”努力的最新发展。此前中国驻法大使馆曾经在3月19日发推文称,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彭达兹为“小流氓”。之前,彭达兹对中国的对台政策进行了批评。

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李扬3月28日甚至发推文辱骂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你最大的成就就是搞砸了中加友好关系,使加拿大沦为美国的走狗。败家子!”2018年底,应美国的要求,加拿大扣押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中国随后逮捕了两名在华的加拿大人,两国关系陷入僵局。

中国官媒不惜成本扩展影响

“自由之家”负责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研究总监库克说,中国共产党和其他相关实体对境外媒体信息的控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挑战。她说,不仅中国的外交官在海外“冲锋陷阵”,中国官方媒体更是不惜成本,利用海外媒体和社交平台宣传中国的正面形象,在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上试图影响海外的受众。

美国司法部去年公布的文件显示,“中国日报”英文版2016年11月以来,向美国媒体支付1900多万美元广告等费用,其中向“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等美国主流媒体支付的广告费超过1100万美元。这些以插页形式加进美国媒体刊物中的所谓广告,其文宣更像是新闻,用来宣传中国政府的立场,美化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形象。

此外,中国当局一方面在国内封锁民众使用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另一方面却利用这些在海外非常普及和广受欢迎的平台,经营传递官方声音的账号。有关资料显示,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脸书账号关注者超过1亿,新华社和“中国日报”英文脸书账号分别有8100万和9500万。

美国政府及企业的反制措施

面对中国官方声音在美国媒体和社交平台的影响日益加大,美国政府对中国官方媒体加强了审查,去年2月18日将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等五家主流官方媒体机构认定为“外国使团”,6月22日,又将中央电视台、中新社等四家媒体认定为外国使团。10月21日,包括“解放日报”、“经济日报”在内的六家地方媒体也被列入外国使团名单。

美国将这些受中国共产党控制,而非独立的新闻媒体认定为外国使团,被认为是应对中共及其代言人在美国影响力的又一举措。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规定,被认定为外国使团的媒体,必须像驻美外国使团一样,需要向美国国务院提交他们在美国员工的名单,以及租赁和持有房地产的清单等信息。

库克说,这些加强监管的措施能让受众了解并认识到中国媒体的官方背景,从而不会被其内容所影响。

此外,美国的社交平台脸书、推特等也采取措施,增加受众对具有官方背景账号了解的透明度,给包括新华社、央视新闻在内的中国媒体贴上“外国官方背景媒体”的标注。

库克认为,这些社交平台的确比以前做了很多,但仍然存在中国官方媒体在脸书、推特等平台刊登广告等问题。因此未来在这方面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分析:中共在“叙事”战中输了

尽管中国调动各种宣传机器,投入大量人力、资源和资金,为了在世界上赢得影响公众舆论的胜利,但是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指出,中国的所作所为适得其反,人们正在反击,就像人们在瑞典看到的那样。

他说:“他们把每个人都逼得太紧,人们现在开始反击,中国的行为不会有效。这对中国国内的人可能很有效,但肯定对瑞典人无效,对世界各国人民也无效。”

库克认为,中国强化其在国际上叙事的努力受到很大的阻力。她说,公众舆论民调表明,在国际受众了解信息内容来自中国官方消息来源时,人们普遍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推特、脸书等给中国国家媒体,或国家附属媒体账号贴上标签之后。

库克表示,无论是在疆棉问题上,还是在维吾尔少数民族遭受迫害的问题上,或是在新冠病毒起源以及疫情初期隐瞒的问题上,中国所谓“正本清源”的努力并没有收到成效。中国并没有赢得影响公众舆论战场的胜利。

她说:“中共和中国在‘叙事’之战中的确输了。看看我们掌握的民调数据,大多数人不相信疫情起源于美国,或是来自意大利等地的阴谋论。”

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认为,与20年前相比,中国现在的确更强大了,但是他们在世界上到处指手画脚,反而会适得其反,致使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失去影响力。他说:“我不认为他们最近取得了胜利,因为他们太傲慢了,太好斗了,以至于在许多社会里冒犯了所有的人。所以我认为他们正在输掉这场公关战。”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