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英美核潜艇军事协议如何影响到中国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星期四(9月16日)宣布了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在其网站上所说的“强化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三方表示,澳大利亚将获得至少8艘核动力潜艇,使用美国技术在其国内建造。专家表示,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使用澳大利亚的核动力潜艇有可能会遏制中国在同一水域的扩张,这激怒了中国。

资料照片:美国海军提供的照片显示弗吉尼亚级“伊利诺伊”号核动力快速攻击潜艇返回母港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2021年9月13日)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星期四(9月16日)宣布了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在其网站上所说的“强化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简称为AUKUS,也就是澳英美三国字母的缩写连在一起。三方表示,澳大利亚将获得至少8艘核动力潜艇,使用美国技术在其国内建造。

专家表示,在印度-太平洋地区使用澳大利亚的核动力潜艇有可能会遏制中国在同一水域的扩张,这激怒了中国。

在签署这个三国安全协议之前,澳大利亚退出了之前与法国达成的一项柴电潜艇协议,激怒了法国。法国外长勒德里昂甚至把澳大利亚退出协议的决定形容为“背后捅刀子”。上周五,法国召回了驻美国和澳大利亚大使。

分析人士认为,这个伙伴关系是西方与中国争夺对北京称其为自己的海域的控制权的最新努力,尽管中国与西方的盟友和其他亚洲国家政府存在领土争端。一个有争议的水道是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

学者们说,核动力潜艇意味着更隐秘、更快速,而英国的参与意味着一个更广泛的计划,而不仅仅只是美国领导的针对中国的又一项努力。这些潜艇预计将在2035年前投入使用。

“从操作上讲,这应该会使中国感到不安,因为如果澳大利亚确实获得这些核潜艇,那么它可以留在南中国海或东中国海等地方,或多或少地进行永久性的部署,”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主任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说。

他说,核潜艇不会马上就有,但在最初的五到10年里,重要的是“(这个伙伴关系)所显示的澳大利亚挺身面对中国的态势和意愿以及美国的态势的变化,”波林说。他说,华盛顿最终可能会增加与堪培拉的军队轮调和演习活动。

中国的海上冲突

北京宣称对南中国海90%的海域拥有主权。它在这片有争议的海域建造人工岛并派遣船只穿越这篇海域已经引起了文莱、马来西亚、台湾、越南和菲律宾的不满。中国与日本在毗邻的东中国海部分地区存在主权争议。

随着中国海军的迅速壮大,其舰船最远出现在阿拉斯加,西方国家对他们这个前冷战对手给与了新的关注。

澳英美安全伙伴关系协议呼吁分享与军事相关的自动化、人工智能和量子技术。量子技术可以帮助探测潜艇和隐形飞机。澳大利亚海军表示,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已经承诺在未来18个月里开展一项“全面的工作计划”。

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突发事件

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国防战略与能力的高级分析师马尔科姆·戴维斯(Malcolm Davis)说,以澳大利亚为基地的核动力潜艇可以在一天内抵达南中国海,并无限期地停留在那里。他补充说,他们还可能进入孟加拉湾、阿拉伯海或西南太平洋。

他说,自2015年以来就与中国展开激烈的政治和贸易争斗的澳大利亚意图帮助美国捍卫任何来自中国的对澳大利亚盟友的“敌意”的举动。

“这些潜艇主要是为了加强澳大利亚防御崛起的中国,中国不仅在该地区挑战美国,也挑战我们所有国家,包括澳大利亚,而且来自中国的日益增长的军事挑战是非常真实的,我们正在为各种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突发事件做准备,包括美国和中国在这十年内的某个时候因为台湾而爆发一场重大的大国争夺战的前景,”戴维斯说。

中国声称对自治的台湾拥有主权,并经常派军机进入其领空。反对与中国统一的台湾政府从西方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台湾将会有一部分人高呼,‘太棒了。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正在赶来制衡中国,”台北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黃奎博(Huang Kwei-bo)说。

资料照片: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巴拉马打”号导弹护卫舰与美国海军“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等军舰列阵行进。(2020年4月)

波林说,英国官员加入这项技术共享协议,是他们在脱离欧盟后“全球英国构想”的一部分。黃奎博说,英国作为一个非印太国家参与其中尤其激怒了中国。

在结成澳英美三边安全合作关系之前,已有其它西方国家主导的一些努力,比如有16年历史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四方机制的成员包括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和美国。西方盟国还时常派军舰通过南中国海。中国一般都会抗议。

中国的严厉措辞和强硬行动

中国指责澳英美三边安全合作协议威胁印-太地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星期四(9月16日)说:“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开展核潜艇合作,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

作为亚洲的首要超级大国,中国并不是只作壁上观。9月1日,中国落实了《海上交通安全法(修订版)》,以反制从中国海岸附近通过的外国船只。这项法律给予北京拦下一系列外国船只的权力,从而加紧对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控制。

澳大利亚南威尔士大学荣休政治学教授卡尔·塞耶(Carl Thayer)说:“美国海军如果奉命展开航行自由行动,这就设置了一种对抗情形,因为你怎么拦下一艘美国军舰?”

戴维斯说,在澳英美结成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后,中国的一个跟进措施可能是进一步限制澳大利亚进口产品。不过,由于与中国之前的摩擦,澳大利亚已经为其关键的煤炭和葡萄酒找到了新的海外市场。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