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侯鎮安:今次輪到記協(被中共打)了!

滚动 自由投稿

2021年6月24日,香港最後一份《蘋果日報》出版,「壹傳媒工會」和「蘋果日報慈善基金(蘋果基金 Apple Daily Charitable Foundation)」都要停運,7月31日「壹傳媒工會」解散;8月13日「民間人權陣線(民陣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和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解散;8月18日「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真普聯)」宣佈解散,「612人道支援基金」須停運;8月21日「香港教育同行陣線」宣佈解散。

2021年6月24日,香港最後一份《蘋果日報》出版,「壹傳媒工會」和「蘋果日報慈善基金(蘋果基金 Apple Daily Charitable Foundation)」都要停運,7月31日「壹傳媒工會」解散;8月13日「民間人權陣線(民陣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和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解散;8月18日「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真普聯)」宣佈解散,「612人道支援基金」須停運;8月21日「香港教育同行陣線」宣佈解散。

2021年9月3日「熱血公民」宣佈解散。9月5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港支聯)」「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HKASPDMC or PDMA)」宣佈解散;9月11日「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解散,「教協訴訟及緊急支援基金」和「司徒華教育基金」須停運;9月13日關注囚權組織「石牆花」解散;9月19日,正直「打殘(完善)選舉制度」舉行「選舉委員會選舉」,成立了卅一年的「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HKCTU)」宣佈解散,所有與「職業再培訓局」合辦的再培訓課程,須停辦。

如何?今次輪到有五十三年歷史的「香港記者協會(記協)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HKJA)」!

雖然「記協」是「國際記者聯盟」和「國際言論自由交流會」的成員,但是,「記協」並沒有得到應得的尊重;相反,特首林鄭月娥對「記協」恨之入骨,香港特區政府也對「記協」恨之入骨,香港警察更對「記協」恨之入骨!

9月13日新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在接受訪問時,強烈批評「記協」並非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必須向全港市民交代!

9月15日「記協」主席陳朗昇,在《立場新聞》附近的一個公共空間(駿業街遊樂場 InPark)舉行露天記者會,就鄧炳強對「記協」的批評,逐點反駁。

9月18日新任警務處處長蕭澤頤出席警察結業會操後見記者,同樣強烈批評「記協」並非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質疑其專業程度,批評其對持不同意見傳媒「選擇性失聰」;批評「記協」成員全為不專業或以政治凌駕專業的傳媒工作者,他們自己應該認真檢討。

「記協」隨即作出回應,認為蕭澤頤的批評,內容跟鄧炳強數日前的言論同出一轍,重申「無稽之談,不會因反覆背誦而忽然鏗鏘。可惜的是,官員似乎不解此理,一而貫之無視回應,恍若選擇性失聰下重彈舊調。人貴在自重,盼各官員細思」。「記協」又羅列過去就新聞界權益發出過的聲明,涉及多個不同媒體,包括:大公報、東方日報、中通社、環球時報、無線新聞等。

雖然「記協」主席 陳朗昇 多次表示,堅決不會效法其他民間團體和職工會,堅決不會解散,但是,「記協」要解散的機會仍然是相當之高!

首先,「堅決不解散」只是主席 陳朗昇 一人的意願,所有「記協」理事的想法是否皆一致呢?所有「記協」會員是否都同意呢?不知道!

第二,「記協」會員486人,扣除56名學生會員,真正會員只有430人,是小規模和小本經營的小型工會,所以須要經常舉辦籌款活動,加上「國家安全處」必定嚴查捐款來源,只要沒有人夠膽再捐款,只要「記協」又不敢再隨便接受捐款,「記協」破產,指日可待!

第三,會員人數下降是危機,會員人數上升也是危機!會員人數下降削弱了「記協」的認受性、代表性和公信力,自然不在話下,但如果會員人數上升,又並非好事,極有可能是中共透過親中的新聞工作者而進行的滲透陰謀,「黃色」和「綠色」的舊會員都不再續會,「紅色」和「藍色」的新會員卻不斷走進來,此消彼長,來年會員大會改選理事會,陳朗昇等現屆理事,相信可以留下來的機會不大,到時「記協」就已經是中共的囊中物,想「記協」怎樣做都可以?

第四,中共滲透「記協」較滲透「教協」容易千倍!「教協」有九萬五千多會員,中共要動員至少五萬個教育工作者,才有機會滲透成功;相反,「記協」只有會員430人,中共只要動員三百個新聞工作者,就足以顛覆「記協」;眾所周知,過往,大部份新聞工作者的僱主們,都不希望僱員加入「記協」,但現在「阿爺」想滲透,一聲令下,僱主們必定主動安排信得過的員工,加入「記協」。中共要滲透「記協」,有多難?中共要取「記協」,易如反掌,垂手可得!甚至把全香港所有記者組織拿下來,都可以!不是嗎?

第五,中共較難滲透的「教協」,也選擇居安思危,不逞強;也選擇焦土政策,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寧願解散,也不會給予中共滲透自己的機會!中共垂手可得的「記協」,為什麼又感受不到中共這個實實在在的真正威脅呢?

最後,筆者完全欣賞「記協」堅持抗爭的態度,而且必定支持「記協」往後的所有決定,只是希望「記協」顧全大局,多想一點,防人之心不可無,靈活應對,例如解散後再起爐灶,切勿讓中共的奸計和陰謀有機會得逞就好了!謝謝!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