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恒大危机启示:软着陆是中共治理经济的法宝

滚动 中国大陆

最近,总部位于深圳的恒大集团的债务危机爆发。恒大是全世界负债最多的房产开发商,截至今年6月30日,其负债为1.97万亿元人民币,接近2020年中国GD

但中国官方却显得很淡定,表态称目前要继续观察形势,暂时还不准备出手相救。官方的淡定显然有其考虑:其一,与美国当时的次贷危机情况不同,中国购房首付的比例很高,并不存在房地产危机引发次贷危机的基本形势;其二,恒大虽然陷入债务陷阱,但其持有的土地储备与物业资产等,超过了2万亿,也未到资不抵债的程度;其三,恒大是需要管束的“过度杠杆的典型”,官方不会轻易就抛出救命稻草。

回顾恒大的发展历程,早年房地产业在中国获得政府力推时,恒大凭借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低成本的“三高一低”模式,迅速壮大。2016年官方明确强调“房住不炒”后,房产市场风向改变,但恒大仍试图进行多元化经营与大肆扩张,进军二三四线城市,造成严重的产能过剩,而进军文娱、汽车制造等行业则造成无序扩张。终于,恒大和许家印尝到了苦果。

显然,中国官方迟早会介入恒大危机,但官方的“救恒大”会有更加深远的考虑:其一,官方救恒大,不是救许家印,而是救恒大这个公司,救房地产这个产业。官方早就想戒掉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促成更可持续和公平的社会,并看到房地产业能够平稳发展;其二,中共20大明年将召开,官方救恒大也有管控市场、降低金融动荡与社会动荡的考虑。如果恒大贱卖资产还债,就会破坏市场价格,可能成为推倒其他同样负债累累房企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引发一连串的金融、社会以至政治风险。

目前《彭博》等消息称,中国官方安排联合工作组进驻恒大,摸底其财务状况,所有种种更像是官方在做让恒大债务重组的准备。这其实也符合中共在经济工作上的一贯做法,希望看到的是中国经济能够软着陆,或者说软着陆是中共治理经济的重要历史法宝和有益经验。

1989年中国“价格改革”闯关失败可谓是“硬着陆”的典型,失败也成为随之而来政治风波的重要诱因,这是官方非常忌惮的。有了这次教训,中国官方对治理经济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当1992年邓小平打出市场经济旗帜后,中国人的创业热情空前高涨,但同时也造成市场过热、从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时任中国第一副总理的朱镕基采取了严厉而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成功让高烧的中国经济软着陆。

同样,近年来中国政府也不再以GDP论英雄,而是以追求“无后遗症增长”为目标,着重经济增长的质量而非数量。为了经济能够可持续性发展和软着陆,中国官方采取去产能、去杠杆和去风险等举措,为此而多方采取紧缩措施也在所不惜。当前,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管理危机的能力也大为增强。即便需要采取干预措施,也会有多种政策杠杆可以运用。

事实上,中国政府监管部门去年提出的房地产业“三道红线”(目的是降负债和去杠杆),本意就是为房地产业的软着陆做提前准备:一方面,举措会让房企很难再为债务融资,让一些高杠杆、抗风险能力差的房企出现危机;另一方面,官方坚持“房住不炒”原则,使得房地产市场整体运行保持平稳态势。这就是房地产软着陆的大局,旨在让房地产能够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回到恒大危机,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让其软着陆,这就需要有时间周期来安排。未来,恒大的债务重组不可避免,不管是资产或股权出售,还是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深度重组,恒大都将面临巨大变化,将不再是原来的恒大。债权人和购房者利益多多少少都会有损失,这是中国房企、炒房者和投资者所要付出的代价。而中国政府要做的,就是如何让这些系统性风险降至最低。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