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美英澳三方安全协议引发的多方反响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英澳15日达成三方安全协议,商定由美英提供技术,协助澳大利亚打造核动力潜舰。此举令法国暴跳如雷但可理解,因为是澳大利亚单方面宣布废止2016年与法国签订价值660亿美元、12艘传统动力潜艇军购合约。与此同时,该决定也触动澳大利亚国内敏感的反核神经而引来批评。

2021年6月1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总统拜登

澳大利亚国内的反核声音

澳大利亚多个反核组织与不少民众担心:新的核动力潜舰交易可能让该国抵制核电产业的数十年努力化为乌有。自2011年日本福岛海啸引发核电站灾害后,不少国家开始对核能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踩刹车。目前全球共有6个国家拥有核动力潜舰,包括美国、英国、中国、俄罗斯、印度、法国。许多主要的已开发国家也会在其能源结构中使用核能,法国更有高达70%的电力来自核电。据国际能源总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数据,核电是全球第2大低碳电力来源,仅次于水力发电。核电占世界电力的10%左右,全球共有440多座核反应炉。

在拥有庞大铀矿的澳大利亚,反核运动起源于1970年代。当时住在矿区附近的居民担心开採工作影响环境,甚至对公众健康造成威胁,因而发动大规模示威抗议。核废料安全储存的问题也让许多人忧心。长期以来澳大利亚丰富的铀矿大多都是出口,而非用来发电。

另一方面,由于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煤炭和天然气矿藏,而成为生产能源的主要原料,但为了减少地球温室效应,如今却面临减少使用化石燃料的压力。有人认为,如果不用核电,澳大利亚就不可能在2030年达到“淨零排放”的目标。

但澳大利亚保守派自由党领袖要求利用核能发电的政治压力日增。总理莫里森在宣布与美英签订新安保协议时,强调澳大利亚不会刻意发展“民用核能力”,其中包括核电厂。但仍然引发一些澳洲人的不安。三国协议公布后,澳大利亚绿党领袖班特(Adam Bandt)透过推文批评说,协议将多座“漂浮的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核电厂放在澳大利亚城市中心”,担忧“这让澳大利亚变得不那么安全”。

美英澳三方安全协议,商定由美英协助澳大利亚打造核动力潜舰的决定也让澳大利亚的邻国新西兰不安,新西兰自1984年以来即属于无核区,避免核武或核潜舰进入其领土。新西兰是少数没有设置核反应炉的发达国家之一,目前80%的电力来自水力发电。该国反对核电的主要原因与澳大利亚类似,主要是公众舆论对安全的隐忧及核废料处置问题的争议。

马来西亚担忧加剧印太核军备竞赛并激化南海局势

美英澳三国防卫联盟宣告打造8艘核能动力潜舰,也使得澳大利亚的近邻马来西亚不安,但原因不同。该国当局18日表示:他们认为此举恐加剧印太地区的核军备竞赛,并激化南海局势。据路透社报导,马来西亚首相办公室在声明中指出:这将刺激其他强权国家,也在(印太)地区採取更具侵略性的行动,尤其是在南海。身为东南亚国家协会(ASEAN)其中一员,马来西亚坚守使东协维持和平自由中立区(ZOFPAN)的原则。马来西亚呼吁,各方应避免在印太地区进行任何挑衅和军备竞赛。

以上这份声明并未点名提及中国,但众所周知北京对于资源丰富南海的海权主张,其中部分主张与没相互牴触。

法国媒体分析评论

法国媒体继续关注评论受到损害的澳法美法关系,法国迴声报(Les Echos)署名Lucie Robequain)文章表示,美国说服澳大利亚与法方毁约,显示美国决心以经济和商业利益为优先考量,而且这已是美国拜登政府今夏以来第2次与法国国防工业硬碰硬,上一次是试图要瑞士採购美制战机,而不是法国飓风战机(Rafale)。

文章写道,澳大利亚毁约给了法国一个教训,即盟国在技术转移上比法国更无顾忌;法国认为核动力潜舰是独立性及自有技术的关键,所以一向不愿出口,美国却愿意与澳大利亚合作,解除了一个很重要的禁忌。而“这件事最残酷的一点,是看到欧洲的影响力衰退到这种程度。由于我们对中国的迂迴推託,促使美国抛下欧洲另结联盟。”

法国LCI频道网站一篇文章指出,AUKUS战略联盟谈了18个月,难以想像法国是完全被蒙在鼓里,除非承认法国情报部门出现了重大缺失。以法国观点来看,正如政府所言,这次毁约就像美国朋友合谋背叛;但在澳大利亚媒体上,比起法国,舆论更在意中国的反应。AUKUS战略联盟3国并不讳言,合作就是要抗衡中国在印太地区的霸权渴望。北京确实在这个地区确立了主宰地位,影响力无所不在,包括军备竞赛、军事部署、接管香港、威胁台湾与南海声索。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曾在受访时明确表达他与日俱增的忧虑:我们希望确保国际水域和空域一直属于国际,也希望法治在各处都同样适用。所以,面对拥有核动力潜舰的中国,澳大利亚在充分理解情势的状况下,选择打造同样的潜舰。

澳大利亚毁约的真正原因不在于潜舰的品质,或许在其他方面:在印太地区成立全球战略联盟,澳大利亚会是最直接的受益者,为此在军备和指挥上必须要有一致性。

就美国方面,文章认为,美国视中国为竞争全球领导地位的主要对手,美国的目标之一就是成立新联盟。华府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欧洲中心主任哈达德(Benjamin Haddad)接受法新社访问时曾说:“与中国的竞争才是优先要务,其馀不过是旁枝末节。”

文章指出,在澳大利亚看来,法国的怒火在中国扩张主义的威胁下显得次要;而对拜登而言,经历过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挫败后,亟需通过结盟在国际舞台上重建地位,这也更符合拜登政府声称“美国回来了”的口号。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