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俄印等国围绕阿富汗有分歧 塔吉克斯坦或成角力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中国继续在临近阿富汗的中亚国家扩充软力量。塔吉克斯坦因为对阿富汗局势的影响正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在杜尚别刚刚闭幕的上合组织峰会显示了中俄印等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分歧矛盾。

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通过视频发表讲话。(2021年9月17日)

中国继续在临近阿富汗的中亚国家扩充软力量。塔吉克斯坦因为对阿富汗局势的影响正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在杜尚别刚刚闭幕的上合组织峰会显示了中俄印等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分歧矛盾。

中国继续经营塔吉克 建培训中心扩大影响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9月17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闭幕。中国与塔吉克斯坦当天签署协议,中国将为塔吉克培训各种技术人才,这一举动显示了中国继续扩大它在阿富汗邻国塔吉克斯坦的影响。

根据这项协议,中国将帮助塔吉克斯坦建立技术人才培训中心,为塔吉克训练矿产开发,宝石加工,金属制造,电器,食品生产等众多领域的技术工程师,计划每年将训练300人。来自中国兰州的大学和在塔吉克斯坦的中国矿业开采资本将负责这一项目的实施。

在塔吉克活动的中国矿业资本不久前还特别向塔吉克官方捐赠了一批汽车,用来帮塔吉克在这次峰会上接送嘉宾。

在中亚国家中,塔吉克不但与中国关系十分密切,所欠中国债务也最多,对中国的依赖非常深。中国长期在塔吉克经营,推动许多援助和各种投资等项目。除了筑路,铺设高压输电线等项目外,中国更控制着当地的许多矿产开发领域。

塔吉克不但是与阿富汗拥有最长边界的中亚国家,阿富汗塔吉克人数量更要远远超过塔吉克斯坦。塔吉克与阿富汗的这种特殊关系,以及塔吉克对阿富汗的影响导致这个中亚国家越来越被各方关注。

俄不想落后中国 沿阿富汗边境多次演习

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塔吉克寻求扩大影响的国家。俄罗斯目前正在当地大量兴办俄语学校,同时加强有官方背景的“俄罗斯之家”的活动。这家机构正在克里姆林宫所推动的民间和公共外交中扮演日益重要角色。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科扎卡在出席杜尚别的两个峰会期间,特别访问了当地的两处“俄罗斯之家”。

中国外长王毅这次代表习近平访问了杜尚别。但出席峰会的俄罗斯代表团的级别和规模都要超过中国。普京这次派出了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科扎卡,外长拉夫罗夫和国防部长绍伊古共同率团抵达杜尚别会晤塔吉克领导人拉赫蒙。

科扎卡长期代表普京负责协调处理乌克兰等地事务和乌克兰东部冲突。卡扎卡这次访问杜尚别可看出克里姆林宫对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的重视。

与上合组织峰会同时举行的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峰会所传出的消息说,由俄罗斯主导的这个组织将在10月份沿塔吉克和阿富汗边境再举行3场军事演习,重点是如何应对边境地区武装冲突,侦查和情报收集,以及后勤保障和补给。最近两个月,俄罗斯与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的其他成员在塔吉克和阿富汗边境已经举行了多次演习活动。与此同时,俄罗斯继续加强驻塔吉克的俄军第201步兵师战力,一批新式主战坦克刚刚抵达这支部队服役。

日本、印度、土耳其跟进

日本多年来一直对塔吉克提供各种援助,包括出资在塔吉克地方上兴建小型医院和学校等等。日本驻塔吉克大使不久前曾参加了日本援助的一家地方医院的落成典礼。

印度更长期与塔吉克斯坦保持密切关系。早在20多年前塔利班第一次执政时,印度曾与塔吉克和俄罗斯密切合作,向主要由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和哈扎拉人所组成的反塔利班北方联盟提供过大量援助。

为了加强在中亚和阿富汗影响,土耳其与塔吉克两国领导人最近互动频繁,许多土耳其高官也访问了塔吉克斯坦。

塔利班与塔吉克人将在杜尚别谈判

塔吉克总统拉赫蒙最近两天分别会晤了到访的伊朗新任总统莱西和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汉。伊朗和巴基斯坦均对阿富汗局势拥有重要影响。塔吉克和巴基斯坦领导人会晤后的一个主要结果是,在杜尚别有可能举行塔利班与阿富汗塔吉克人之间的谈判。

潘杰希尔山谷的反塔利班力量主要以塔吉克人为主。拉赫蒙在峰会上呼吁国际社会为目前遭到塔利班封锁的潘杰希尔山谷居民提供人道援助。他再次强调阿富汗新政府应该包容包括塔吉克人在内的其他阿富汗主要民族。

立场不同背后有俄影子 利用塔吉克制衡塔利班

塔吉克针对塔利班的立场与另外两个主要中亚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明显不同。乌兹别克和哈萨克领导人在峰会上都强调应该与塔利班对话合作。塔利班在8月末和9月初甚至特别向乌兹别克示好,祝贺乌兹别克斯坦独立30周年。乌兹别克高级官员亲自率团,几天前通过铁路向塔利班运去了面粉和其他食品等人道援助。

塔吉克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说,拉赫蒙原来甚至曾想邀请潘杰希尔山谷反塔利班力量领导人,塔吉克人出身的阿富汗副总统萨利赫访问杜尚别出席峰会。但在中俄两国和巴基斯坦的压力下只好放弃这一打算。

分析人士认为,拉赫蒙针对以普什图人为主的塔利班表达强硬立场,通过打捍卫塔吉克人利益这一民族主义牌可大大巩固他在国内的执政地位。但更重要的是,拉赫蒙最近与普京经常通电话,两人频繁互动,因此拉赫蒙针对塔利班的立场事先可能与普京协调商量。因为俄罗斯虽然一直对塔利班示好,但仍然不相信和怀疑塔利班,利用塔吉克斯坦,这可成为未来俄罗斯制衡和影响塔利班的重要工具。

分离力量或扩散 围绕阿富汗各国站队

塔吉克人是普什图人之后的阿富汗第二大民族。90年代阿富汗各派军阀混战时期,就曾有一些分析讨论过阿富汗有可能分裂瓦解。

俄罗斯中亚问题学者库尔托夫说,如果阿富汗的分离主义力量抬头,对周边国家,尤其对中国都将产生很大影响。

库尔托夫说:“如果这个国家解体,分裂成为普什图人,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哈扎拉人等部分,这种分离浪潮的回响也会向外扩散蔓延,中国当然会对此感到不安。”

一些塔吉克当体媒体和政治评论人士并不太相信普京真的因为疫情和自我隔离原因这次无法访问杜尚别,这可能与俄中印和其他国家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立场分歧有关。这些分析评论认为,在阿富汗议题上,中国与巴基斯坦立场接近,而塔吉克与印度这次几乎站在一起,伊朗不久前针对塔利班进攻潘杰希尔山谷曾表达不满,俄罗斯位于中间在旁观。

但尽管如此,中国、俄罗斯、伊朗和巴基斯坦四国外长9月16日在杜尚别仍然举行会议,四国外长共同协调了阿富汗立场。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