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赵安秀:还我自由!

不平则鸣

从2020年8月3日起,我被两拨(每拨至少4人)不名身份的人限制人身自由,其中领头者是绰号叫杨掰子的无业人员。这两拨人没有出示、送达任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法律文书,更没有执法资格,有的人甚至还劣迹斑斑。在薛仁义没回来前,杨掰子不仅时常谩骂、威胁我,还在肢体上作一些不干不净的小动作。

从2020年8月3日起,我被两拨(每拨至少4人)不名身份的人限制人身自由,其中领头者是绰号叫杨掰子的无业人员。这两拨人没有出示、送达任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法律文书,更没有执法资格,有的人甚至还劣迹斑斑。在薛仁义没回来前,杨掰子不仅时常谩骂、威胁我,还在肢体上作一些不干不净的小动作。

今天(2021年9月18日)凌晨30分左右,我接到杨掰子的电话(请听通话录音)。

朋友们,从录音中可听出杨掰子是多么的横蛮、流氓。关于杨掰子电话中提到的“给老子把房子腾出来”是这么回事:他们为限制我自由,不许我离开大渡口和他们的视线,强迫我从自己租住的房子搬到他们在大渡口给我租的房子。我曾不止一次表示:我要自由,要解决被强拆的600平米房子,不要这限制我自由的牢笼。

现在杨掰子提出要我腾房子,我坚决拥护,但愿我搬出此房时,没有任何人来限制和阻拦。

我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可以说是历史悠久。从2014年开始,每逢敏感日子,重庆市大渡口区八桥镇民乐村就要派没有执法资格的村民来限制我人身自由。不同的是以前的限制时间短,来的人还有些许人味;而现在限制的不仅时间长,而且来的人也越来越杂,以至于杨掰子这样的无业人员竟成了领头者。

中国正努力建设法治社会,不知重庆市大渡口区八桥镇民乐村的小小村官们何来的胆量,竟敢把党中央建设法治社会的指示当耳边风,公然私派杨掰子之流的无业人员来限制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

我是铁心不再在这限制我人身自由的牢笼住了,拜托友友在大渡口之外的地方给我和薛仁义寻租一个窝,我不想我和薛仁义新婚的洞房铺的是大地、盖的是夜幕。

还我被强拆的房屋!

还我自由!

赵安秀

电话 : 15723038734

2021年9月18日凌晨

转载自 维权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