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非洲猪瘟:中国淡化另一场瘟疫?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或可自夸应对 COVID-19 新冠大流行瘟疫卓有成效,然而,该国国内非洲猪瘟疫情严重,“抗疫”效果不彰,对此,当局保持沉默。

(德国之声中文网)两年多前,在一次视频会议上,中国副总理胡春华要求卫生当局加紧努力遏制不断扩大的疫情。他称,尽管取得初步”积极成果”,但强调指出,必须”加强隔离和监测”措施,以有助于防止瘟疫扩散。 

胡春华所指的疫情是在发现新冠病毒之前,另一种主要涉及猪的更严重疾病:非洲猪瘟(ASF)。

2018 年,中国有关部门在东北沿海省份辽宁首次确认发生非洲猪瘟病例。与新冠病毒不同,ASF 不直接威胁人类健康,但对猪具有很强的毒性,感染后死亡率近 100%。

涉及中国,非洲猪瘟尤其令人忧虑。中国是世界上头号猪肉消费大国,生猪存栏数约占全球一半。鉴于此,非洲猪瘟有可能会使中国成为重要的感染源,而一旦扩散流行,亦会危及地区众邻国。  

粮食安全堪忧

今年,中国向追踪动物疾病的政府间机构–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  报告了 12 例 ASF 病例,明显低于 2018 年的 105 例。官方数据显示,除了今年早些时候病例出现小幅上升外,ASF 病例数一直在下降。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中国可能通过通报少数感染数,人为创造一幅乐观图景,掩盖非洲猪瘟导致的实际病猪死亡数量。

在中国,猪肉价格可谓经济风向标。去年,北京动用战略猪肉库存以稳定价格。然而,非洲猪瘟疫情仍让当局大伤脑筋。 

None

亚洲开发银行的一份报告估计,去年,非洲猪瘟给中国带来的经济损失为 500亿至 1210 亿美元;自 2018 年以来中国生猪存栏数至少降低了 25-55%。该报告指出,非洲猪瘟有可能导致”贫困、脆弱性和粮食不安全的增加”,并”严重危及”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和人类健康。而相关负担不成比例地落在小规模养猪户身上。  

食品安全标准落空  

严密监测和扑杀出现ASF 症状的猪等措施有可能帮助遏制中国目前的疫情,但绝非易事。一大原因是,在该国,小微规模养猪场是普遍现象。这些养猪场通常是指不超过 50 头的后院饲养场,却是数千万中国人的经济安全网或重要收入来源,占全国生猪产量近三分之一。正是这一特殊现象可能成为该国国内非洲猪瘟爆发的重要推手。

很多小规模养猪户至少部分依赖泔水–食物残渣和厨房垃圾–养猪。虽然泔水是一种经济的饲料来源,但并不总符合生物安全或食品安全标准,由此成了非洲猪瘟特别有效的传播媒介。

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旦发现某头猪疑似染疫,一些农民就会在影响到整个猪群前将之卖掉,从而导致致命病毒更广泛传播。

 “数年后” 方有疫苗 

传染病研究机构–皮尔布赖特研究所(The Pirbright Institute)非洲猪瘟专家狄克逊( Linda Dixon )表示,由于该病毒极其复杂,”非常难以研制出一种有效的疫苗”来对抗相关疾病。她指出,虽然目前正着手多项疫苗试验,但即使已有的原型证明安全有效,致成为商业化疫苗至少还需”一到两年时间”。 

美国养猪健康信息中心执行主任桑德伯格(Paul Sundberg)说,或许中国能使用疫苗防止猪死亡,但”会导致低水平感染”,而最终,这些神秘的疫苗会使控制非洲猪瘟的”抗疫”战变得”更加困难”。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