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安邦智库:中国对经济下行压力不能掉以轻心

滚动 中国大陆

未来半个月,中国将迎来中秋与国庆两个佳节。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干扰,这将是中国利用“黄金周”假期发展消费、促进经济的宝贵时间。不过,从近期福建

中国消费者面临的上述处境,与中国经济当前的处境颇有些相似。随着今年第三季度结束,全年经济的基本格局应该接近“定型”。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数据看似还不错,但一些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很大,整体复苏的态势中存在不少隐忧。

一是消费增长低迷,成为中国经济恢复中最短的短板。今年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为2.5%;扣除价格因素后,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只有0.9%。自今年3月消费同比增幅达到34.2%以后,消费增速一直快速下滑,4月至8月的增幅分别为17.7%、12.4%、12.1%、8.5%和2.5%。按这个趋势(考虑疫情反弹的影响),第四季度的消费增长可能继续下滑,甚至不排除出现月度负增长的可能。

中国并不是一个消费型的社会,疫情之后的消费恢复比较脆弱,与多种因素有关——疫情形势、企业经营情况、就业形势、个人收入预期、消费环境等。但在这些领域,中国形势并不好。虽然疫情整体控制较好,但时常出现的局部疫情反弹以及严格的封锁防控措施,常常打断消费复苏进程。中国企业近两年发展状况不佳,根据企查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仅2020年1月至7月,共有231万家企业注销倒闭,其中存活了3年至10年企业倒闭数量占比50%。此外,去年以来,中国在多个领域大搞整顿和规范,企业裁员减负的情况大量发生,影响收入预期。这对消费的影响都是负面的。

消费低迷将拖累经济增长。2019年消费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57.8%(2020年受疫情影响,消费为非正常表现),已连续六年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主引擎”。2013年至2019年,中国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在60%左右。这意味着,如果今年消费仍然起不来,对全年经济增长可能形成明显拖累。

二是投资增速下滑。1月份至8月份,中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346,913亿元,同比增长8.9%;比2019年1月份至8月份增长8.2%,两年平均增长4.0%。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98,559亿元,同比增长11.5%。可以看到,投资增速在今年呈现比较明显的放缓,前8个月的增速已经是个位数。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对于基建投资的政策出现过变动。今年3月底,中国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中国国铁集团《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意见》称,铁路企业面临经营压力较大、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要防范化解债务风险,到2035年,铁路债务规模和负债水平处于合理区间。《意见》还提出,严格控制建设既有高铁的平行线路,既有高铁能力利用率不足80%的,原则上不得新建平行线路。严禁以新建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名义违规变相建设地铁、轻轨。

不过,半年之后,对于基建政策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今年9月6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明确提出:“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与过去相比,这显然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政策信号变化。我们认为:(1)这是中国在新发展格局下出现的政策调整,属于畅通“国内大循环”的一部分。(2)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大,国际地缘政治环境恶化,外部需求增长疲软,在此背景下,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创造出更大的内需,对中国经济形成支撑。

政策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在我们看来,很可能是高层发现今年中国经济运行出现了若干问题,并不像过去判断的那样,认为中国经济出现了稳定回升的“窗口期”。今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为什么那时中央就得出如此乐观的判断?这与一系列因素有关。2021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8.3%,比2019年一季度增长10.3%,两年平均增长超过5.0%。从物价水平来看,2021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目标在3%左右,1、2月份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分别下降0.3%和0.2%,3月份转为上涨0.4%,价格同比增速温和上涨,但处于低位。决策层与部分市场主体因而认为,无论是从增长、就业还是从物价水平来看,稳增长都处于压力较小的窗口期。

现在看来,4月30日对“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的判断过于乐观了。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迅速从一季度的同比增长18.3%,下滑到二季度的同比增长7.9%,二季度的两年平均增长为5.5%。

失业率和居民收入数据也显示很不乐观。今年6月份的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0%,与5月份持平,比上年同期下降0.7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16岁至24岁人口的调查失业率高达15.4%,这与今年900多万大学生毕业有关;25岁至59岁人口的调查失业率为4.2%。在居民收入方面,上半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642元,同比名义增长12.6%,这主要是受到去年上半年低基数的影响,两年平均增长7.4%。值得注意的是,扣除价格因素同比实际增长12.0%,两年平均增长5.2%,略低于经济增速,基本同步。严格来说,居民收入增速低于经济增速,如果这一现象连续出现,意味着收入目标没有完成。

从目前迹象看,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的压力将会增大,并对全年中国经济增长造成压力,而这种压力有可能传导到明年开局。因此,现在的宏观政策需要冷静分析形势,未雨绸缪,提前为可能到来的经济增速放缓,做好足够的准备。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今年4月底,决策部门对当时中国经济恢复程度可能过于乐观;现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信号进一步增多;未来,中国要为经济增速放缓做好足够的准备。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