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效力虽被质疑 中国疫苗已推向百余国家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尽管外界对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仍存质疑,但全球疫苗短缺正在提升中国的国际软实力。

2021年1月12日,印度尼西亚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工人们从一架印尼鹰航飞机的货舱卸下装有中国科兴新冠疫苗的集装箱。

尽管外界对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仍存质疑,但全球疫苗短缺正在提升中国的国际软实力。

中国外交部本周通过官方的新华社宣布,新冠疫情期间,中国已向100多个国家提供了11亿剂疫苗。

观察家认为,疫苗作为中国软实力的一个组成部分,成为了一种深化外国友谊的工具,也在中外纷争不断的大背景下,被用于与美国这一主要竞争对手争夺海外认可,从而在那些难以从其他地方获取疫苗的接受国提升北京的形象。

总部位于东京的笹川和平基金会海洋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杜允士 (Fabrizio Bozzato)说:“(中国疫苗)能起作用,虽然与西方国家生产的疫苗相比,中国疫苗的有效性、效率和及时性可能没那么好,但尽管如此,它们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免疫保护,这总比没有免疫要好。”

杜允士说:“中国的疫苗外交似乎做得很好,这对西方不利,因为这给人的印象是,西方在向外界提供对抗新冠病毒的最有效利器方面留了一手。”他说,中国将获得一种“愿意提供帮助的可靠伙伴”的形象。

效力有限,但布局全面

世界卫生组织说,在中国研发的疫苗中,科兴疫苗对抗有症状性感染的有效率为51%,国药集团疫苗的有效率为79%。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卫生学院荣誉退休临床教授约翰·斯沃茨伯格(John Swartzberg)说,特别是在对抗德尔塔变异株的有效性方面,中国疫苗的数据非常少。不过,斯沃茨伯格说,接种中国疫苗总比没有疫苗来的好。

新华社报道说,中国计划今年全年向国外提供20亿剂新冠疫苗,并表示这个目标“完全可行”。新华社说,仅东南亚迄今为止就收到了3.6亿剂中国疫苗。

新华社说,中国已经在15个国家建立了疫苗工厂,这有利于低成本的配送。去年,科兴公司成为世界上率先开发出可量产投入市场的疫苗的制药公司之一。

美国正在加快向全球分配更多疫苗的计划。今年6月,美国购买了5亿剂疫苗,由世卫组织支持的Covax计划向中低收入国家分发。截至8月,美国政府已向海外捐赠了1.1亿剂疫苗。

但这并没有让批评人士满意。他们说,西方国家正在为本国民众“囤积”疫苗。

设在纽约的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组织在6月份的一份声明中,批评了富裕国家和制药公司之间的双边采购协议,说七国集团领导人没有在取消疫苗、病毒测试和治疗相关的知识产权规则方面和“分享拯救生命的技术”方面“承担国际义务”,“而是继续采取杯水车薪的折衷方案”。

有报道说,美国总统拜登预计将于下周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倡议,要求各国承诺提供资源,在2022年9月之前为世界70%的人口接种疫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这将需要约110亿剂疫苗。这一目标仍可能遭遇供应瓶颈。

美国著名制药公司辉瑞说,疫苗包装、分销和冷藏方面在国外遇到许多障碍,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辉瑞“将继续全天候努力,以便能够尽快、高效、公平地将疫苗推向世界”。

分析人士和受影响国家的居民表示,在世界较贫穷地区,新冠病例继续增多,许多人正在接受中国疫苗注射,副作用很少,而且他们认为,即使有突破性感染也是轻微的。

斯沃茨伯格说:“中国缺乏提供数据的意愿,这将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页;但如果中国一门心思地量产疫苗并向全世界提供,历史可能会给中国留下不错的评价。”

帕拉米坦尼格伦(Paramitaningrum)是印尼雅加达建国大学国际关系讲师。她说,一些印尼人只能在中国疫苗和没有疫苗之间做出选择。她和年迈的父母在今年早些时候接种了中国疫苗。

帕拉米坦尼格伦说,中国的形象并没有恶化。“一些反华情绪仍然存在,但我可以说比例很低——只是出于某些特殊原因——但总体来说还可以。”她说。

疫苗难愈旧伤

在一些国家,中国的疫苗外交不足以消除已经存在的争端。

印尼和菲律宾对中国在350万平方公里南中国海的扩张表示不满,中国与这两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主张对立。中国以亚洲最强大的军力为支撑,在马尼拉声称拥有主权的浅滩和岛礁上建造了人工岛屿。雅加达方面说,中国船只常常驶入其专属经济区内的水域。

其他国家也与中国存在贸易和投资纠纷,而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把中国视为新冠病毒的来源地,心怀不少怨愤。

分析认为,廉价的中国医疗物资和医疗捐助不会解决这些问题,但可能会缓和今后会发生的争端。

今年早些时候,巴西引进的大多数疫苗都来自科兴,巴西研究人员在去年12月进行临床试验后表示,该疫苗的有效率超过50%。

尽管如此,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今年5月5日表示,这场疫情可能是某个高速发展的国家发动的“化学战”。人们普遍认为博索纳罗所指的国家是中国。

但通常敢言的菲律宾和越南的国家领导人却没有发表反对中国的言论。

普通菲律宾人的态度一般务实且谨慎。据菲律宾当地新闻网站Inquirer.net报道,许多人更愿意选择非中国产的疫苗,但他们无法要求医疗诊所施打哪个品牌。

马尼拉郊外的甲米地(Cavite)一家动物饲料经销商的经营者马里维克·阿塞加(Marivic Arcega)说:“总统是国家的总管,他决定引进科兴疫苗。但在民间,科兴实际上是人民最后的选择。”

阿塞加打的是阿斯利康疫苗,她的丈夫打的是科兴疫苗。

越南自6月份开始接受中国疫苗。位于胡志明市的商业咨询公司玛泽(Mazars)的合伙人杰克·阮(Jack Nguyen)说,尽管越南六月开始大规模爆发新冠感染,但许多人仍然拒绝接种中国疫苗。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