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分析人士:缅甸政变后中国试图两边通吃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分析人士说,中国最近邀请缅甸被赶下台的民主派政党参加地区峰会,是中国外交政策中老一套的做法,目的是重新打造它在缅甸受损的形象,并帮助保护中国在缅甸的经济和战略利益。

资料照片:在缅甸仰光举行的反对中国的示威活动中,反政变抗议者举着一面中国国旗,准备将其焚烧。(2021年4月5日)

分析人士说,中国最近邀请缅甸被赶下台的民主派政党参加地区峰会,是中国外交政策中老一套的做法,目的是重新打造它在缅甸受损的形象,并帮助保护中国在缅甸的经济和战略利益。

尽管北京与2月1日夺取政权的军政府建立了日益密切的关系,但中国共产党公开欢迎被赶下台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参加9月9日举行的南亚和东南亚政党视频峰会。

华盛顿研究机构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Yun Sun)说:“中国需要应对公众舆论方面的愤怒情绪,与全民联接触,并表明中国仍然记得而且仍然保持与全民联的关系,其目的就是朝这个方向发展。”

止损

在缅甸的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占人口多数的缅族腹地,全民联受到爱戴的程度几乎与军方受到憎恶的程度一样。

在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的领导下,该党在2015年的选举中上台,结束了数十年的军方绝对统治。全国民主联盟在2020年的选举中获得了第二次压倒性的胜利,之后将军们夺取了政权,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全民联选举舞弊。 中国对缅甸军政府的支持——它把这次政变只称为“对现政府进行大规模改组”并淡化了联合国安理会谴责政变的决议—— 激怒了缅甸民主力量,他们把大部分怒火都发泄在了这个巨邻身上。中国人拥有的工厂被放焚毁。中国产品遭到抵制。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建议炸毁中国在缅甸各地铺设的输油管道,铺设这些管道是为了把从中东进口的至关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输送到缅甸内陆省份。

随着昂山素季和其他数十名全国民主联盟议员被拘留,其余的议员隐匿起来,孙韵说,中国与全民联保持联系并不是为了预防新政权崩溃而留后手。

她说:“此时此刻,我要说的是,中国确信军政府已经成功了。”

孙韵强调,中国一直通过共产党而不是外交部与全国民主联盟进行接触,使用北京的“三轨外交”中的老路,即分别在政党、国家和军队之间保持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这是党与党之间的平台。它不代表国与国之间的承认,或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是一条完全不同的轨道,”孙韵说。

不过,她说,中国希望至少通过保持政党关系,向缅甸人民表明,它没有忘记他们,并保留在缅甸再次爆发反对中国的情绪时呼吁全民联来为其辩护的选项。在政变发生的前几年里,中国和全民联领导的政府建立了相当友好的关系。

“这些杠杆、作用力以及通过全民联施加影响的渠道对中国仍然非常重要。我不认为中国现在会使用它,但保持关系总是比不保持关系好,”孙说。

两面游戏

美国另一家智库威尔逊中心的亚洲分析师卢卡斯·迈耶斯(Lucas Myers)说,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缅甸玩这种“两面游戏”。

例如,中国出售的武器一直既武装缅甸军方,也武装一些少数民族反叛组织。几十年来,缅甸军方一直在中国边境一带与这些少数民族反叛组织交战。这让北京在这场冲突中获得一些影响力。

迈耶斯最近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的一篇特邀专栏文章中说,中国最近与缅甸军方和全国民主联盟的两面游戏,如果最终把双方都激怒,可能会适得其反。另一方面,他补充说,如果这有助于让双方都在自己这边,“中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响力得以扩大,利益得以推进。”

缅甸问题分析人士、国际危机组织的高级顾问理查德·霍尔西(Richard Horsey)对美国之音说,全国民主联盟也给中国提供了一个与民主派宣布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NUG)建立联系的有用的背后通道。

民族团结政府把被赶下台的议员、少数民族团体和其他反对派人士聚集在一起,在暗处运作,并声称自己才是缅甸真正的政府,直接挑战军政府。与全国民主联盟不同的是,军政府已经把民族团结政府定为一个恐怖组织并宣布取缔。

“就中国与民族团结政府的接触而言,鉴于民族团结政府中有很多全民联盟的人,我认为它是把它置于与全民联接触的框架内,” 霍尔西说。“这给了他们一些继续接触的余地,然后故作一脸严肃地对军政权说:‘嗯,我们只是跟全民联接触,就像我们一直在做的那样,这有什么错吗?他们不是仍然合法吗?’” 维持生存

全国民主联盟目前是合法的,但合法身份能够维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

被缅甸军政府钦点出任选举委员会主席的前将军登梭(Thein Soe)已经建议以“舞弊”为由解散全国民主联盟。全民联和国际选举观察人士都反驳了舞弊的说法。许多人认为,通过对全民联的领导人进行审判,军政府正在为取缔该政党奠定基础。

资料照片:佤邦联合军领袖鲍有祥(左)和中国外交部特使孙国祥(中)在缅甸佤邦观看庆祝与缅甸军队签署和平协议30周年的阅兵式。(2019年4月17日)

霍尔西说,到那个时候,中国将发现,与全国民主联盟以及民族团结政府保持联系会变得更加尴尬了。

他说,消息人士告诉他,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在8月访问缅甸时,“相当努力地”敦促军政府不要解散全民联。当地新闻媒体《伊洛瓦底》(Irrawaddy)上个月也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了来自中国的类似呼吁。

不过,霍尔西并不确定中国能如愿以偿。

他说,尽管中国在资金、武器和外交掩护方面对军政府很重要,但对军政府来说,让全国民主联盟不参与军政府承诺在2023年举行的选举可能更为重要。

他说:“该政权的路线图的一个核心部分是在两年内举行全民联和昂山素季都不能参加的新选举。所以我认为,该政权仍然很有可能在某个时候采取行动,解散全民联。”

他补充说:“它(缅甸军政权)可能会在一些边缘问题上受到影响,但不会是这种情况,也就是:中国可以转身让该政权做这个或做那个,而该政权觉得自己只能照办。”

据《伊洛瓦底报》报道,孙国祥在访问期间向将军们提出来要会晤昂山素季,但将军们拒绝了他的要求。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