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从五眼到三边,美国重塑抗中盟友圈?

滚动 军事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本周宣布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结成新的安全伙伴关系,开展防务和高科技合作,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核潜艇。这个出人意料的宣布让北京跳脚,也引发法国和欧盟不悦,法国更在星期五(9月17日)召回驻美大使。这个新的三边联盟对北京和区域其他国家意味着什么?又会如何影响美国的联盟关系? 

美国海军公布的照片显示,一架F-35C战斗机从“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起飞,这艘航母与“塔尔萨”号濒海战斗舰正在驶过南中国海。(2021年9月7日)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本周宣布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结成新的安全伙伴关系,开展防务和高科技合作,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核潜艇。这个出人意料的宣布让北京跳脚,也引发法国和欧盟不悦,法国更在星期五(9月17日)召回驻美大使。这个新的三边联盟对北京和区域其他国家意味着什么?又会如何影响美国的联盟关系?

这个被称为“澳英美三边伙伴关系”(AUKUS)的合作机制将能让美英澳三国在人工智能、网络技术、水下系统和远程打击能力等高科技领域更容易分享信息和技术。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美英两国将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助其建立一支核潜艇舰队。美国除在1958年与英国签订协议分享过核潜艇技术之外,从未向其他任何盟友输出过这一敏感技术。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三在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英国首相约翰逊共同宣布这项安全合作时说:“这项倡议事关确保我们每一方都有我们展开操作和防范迅速演变的威胁所需要的现代化能力、最现代化的能力。”

威慑中国

虽然三国官员都称美英澳三方合作“不针对任何国家”,但是分析人士说,新的三边合作将加强美国威慑中国以及遏制中国科技野心的能力。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国际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对美国之音说:“澳大利亚将能够与美国一起在南中国海和太平洋其他地方开展战斗巡航,这有助于威慑中国在南中国海咄咄逼人的军事行为。”

他说,核动力潜艇具有持久性和隐蔽性,能够水下远距离航行而无需燃料补给或潜出水面排气,因此不易被发现或遭到反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攻击,生存性和杀伤性更强,能够对中国海军水面部队形成重要威慑。

一些分析认为,中国已有能力在西太平洋,包括台湾周边及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海域挑战美国的海上优势。美国国防部在《2020中国军力报告》中说,中国拥有舰艇和潜艇数量约350艘,其中包括12艘核潜艇。与此同时,中国在南中国海等水域越来越咄咄逼人的行为日益引发关切,包括军事化南中国海岛礁,对台湾进行军事恫吓。

美国务卿布林肯星期四在美澳两国防长外长的联合记者会上说,新的三边合作反映的是三国“一起努力保障印太地区现在与未来和平与稳定的共同承诺”。

北京抨击美英澳新建立的三边安全合作是搞所谓的“小圈子、小集团”,“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

根据协议,美英两国将帮助澳大利亚将建造至少八艘核潜艇。三国领导人表示,这些核潜艇不会装备核武器,三国会履行核不扩散国际义务。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核潜艇何时能够部署。美国官员表示,三国团队将用18个月的时间就后续安排展开磋商。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 魏茨(Richard Weitz)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真正看到核潜艇可能至少要十年以后了。这是一个长期的计划。也许美国或英国或澳大利亚未来的领导人会发生转变,但就目前而言,这确实预示着更广泛的盎格鲁-撒克逊力量对中国扩张主义的制衡。”

从五眼到三边,不同维度应对中国挑战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普遍乐见澳英美三边伙伴关系。自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洲”以来,亚洲国家一直期待美国将资源向亚太倾斜。魏茨说,新的三边合作机制表明,在阿富汗撤军后,拜登政府将优先重点放在亚洲。

他说:“我认为(亚洲盟友)会喜欢,尽管他们没说。因为澳大利亚可以帮助他们应对中国。澳大利亚过去在军事上不是很积极,但未来可能会,这或许将帮助减少(中国)军备增长对他们的压力,至少可以分散一些。”

美国和澳大利亚也是“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的成员。拜登总统下周将主持召开与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元首的面对面会晤。四国上月底还举行了马拉巴尔联合海上军事演习。

美、日、印、澳四国的合作最早始于2004年,但在之后十多年里几乎沉寂。“四方安全对话”在美国的牵头下于2017年重启,以应对中国挑战。

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还是情报共享的“五眼联盟”联盟成员。这个联盟最早可追溯至二战时期,由美国和英国发起,后来加入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近年来,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不断增加,五国决心加强防务与安全合作。

在被问及美英澳三边安全机制是否会吸纳更多其他盟友的问题时,拜登政府官员排除了这个可能性,称分享核潜艇技术等敏感技术已经开了很多政策上的例外。

一些分析人士说,新西兰或加拿大这两个“五眼”成员没有被纳入新的安全合作机制,并不是说这两个国家被边缘化。

何天睦表示,并不是许多美国盟友都有能力运行和维护核潜艇这样的高端设备。他说:“澳大利亚既具备使用核技术的能力,也拥有共同的战略关切以及密切的伙伴关系,这将使转移核技术面临低风险,尤其是关系到潜在的扩散和是否利于美国国家战略问题之时。几乎很少有国家能够满足这样的门槛。”

魏茨则指出,新西兰本身就拒绝核舰艇,而且已经表示不会让澳大利亚核潜艇进入其水域。

对于美英澳三边合作是否会取代“五眼联盟”的讨论,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国际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约翰·绍斯(John Schaus)说,两者之间目的不同,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一个专注的是情报,另一个涉及的是防务和科技研究与投入。

他认为,美英澳新的三边合作机制,或为美国未来与盟友和伙伴在推动共同目标方面的合作提供了一种潜在模式。 他说:我们将会看到更多这样的安排,拥有类似价值观、类似利益和目标的国家,找到有针对性的方式进行合作。”

厚此薄彼,欧洲盟友不开心?

不过,欧洲地区对AUKUS的成军有不同声音。法国对这三个文化同源的英语国家突然宣布结成新的安全联盟表示强烈不满,尤其是澳大利亚与美英合作建造核潜艇意味着该国与法国之间价值达400多亿美元的潜艇建造合同告吹。

法国官方星期五宣布,立即召回驻美国和澳大利亚大使,抗议美澳的这项核潜艇协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从亲密盟国召回大使是极为罕见的,表明法国对美澳两国的极度不满。

澳大利亚2016年与法国造船企业海军集团(Naval Group)签订建造12艘常规潜艇的合同。在美英达成合作后,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中止该合同。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称这是对盟友的“背后一击”,并指责拜登总统在没有咨询盟友的情况下突然宣布新的三边安全合作协议,拿走法国与澳大利亚的潜艇交易,是“粗鲁和单边决定”, 让人想起“特朗普先生曾经做过的很多事情。”

欧盟高级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也表示遗憾。他说,欧盟没有被告知安全联盟。

在美英澳领导人宣布有可能重塑三国与广泛印太地区关系的新安全合作机制之际,欧盟正要出台旨在促进欧盟与印太地区经济、政治和防务关系的新战略。

华盛顿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欧洲中心主任本杰明·哈达德(Benjamin Haddad)在一个分析中说,随着法国在印太地区的欧洲国家间扮演领导角色,美英澳三国的举动“将对该地区的跨大西洋战略造成打击,并给美法关系造成长期障碍。”他认为,在巴黎看来,与澳大利亚的潜艇合同是法国在印太地区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该交易流产将会强化法国内部对与美国关系持怀疑态度人士的立场。

何天睦认为,美英澳的三边安全合作很可能是会让一些欧洲国家感到失望,担心美国失去对欧洲的兴趣,但是他认为,美国在优先印太地区的同时仍然高度重视与欧洲的关系。

他说:“对于美国来说,中国是比俄罗斯更大的担忧,因此美国优先在亚太地区建立更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国与北约的关系仍然强劲,而且在推动国际安全方面也极为重要。”

布林肯国务卿星期四在记者上说,“没有区别我们大西洋伙伴和太平洋伙伴伙伴利益的地区区隔。”他说,欢迎欧洲国家在印太地区发挥重要作用,并期待找到能够深化跨大西洋合作的机会。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绍斯认为,与法国的紧张关系会存在一段时间,但是能够克服。他对美国之音说:“对于法国的失望和不满,将会需要一些时候和很多努力去解决,但我认为,长期利益将最终占据上风。世界很多国家,不仅是太平洋国家,还包括法国、英国、德国、甚至是欧盟都推出了印太战略,因为那是事关繁荣的关键地区。”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