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向钱看齐?世界银行报告美化中国

滚动 财经科技

一份调查发现,世行曾有来自内部高层的不当压力,人为提高中国在年度《经商环境报告》的排名,幕后主导者之一就是现任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格奥尔基耶娃。

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报告”极具权威,但媒体报道指时任首席执行官的格奥尔基耶娃(左)与时任行长的金墉(右)为取悦北京,施压修改资料以提升中国在2018年度报告中的排名。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评估报告,可靠可信吗?一份调查发现,世行曾有来自内部高层的不当压力,人为提高中国在年度《经商环境报告》的排名,幕后主导者之一就是现任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尽管她否认相关指控,但从联合国旗下机构、布雷顿森林体系到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的恶意影响力无处不在且手越伸越长,能拦得住吗?

“我们需要强大的国际合作。”格奥尔基耶娃似乎没有受到有关指控她“不当帮扶中国”的影响,本周五照常出席IMF举办有关金融稳定与投资的线上活动。

密切与各国合作,是国际组织与体系维持运作不能少的动力,但一遇上中国,似乎很难避免“钱权不当合谋”的阴影。世界银行委托外部机构、威尔默哈尔律师事务所(WilmerHale)进行调查,就有这样的发现,剑指时任的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与格奥尔基耶娃。

让中国开心  国际金融机构为五斗米折腰?

格奥尔基耶娃担任世界银行执行长期间,曾向员工施压、更改使用的数据,以提高中国在《经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世行与威尔默哈尔律师事务所16日公布的调查报告中提到,中国官员在2017年和2018年非常希望提高排名,金墉办公室和格奥尔基耶娃举行了多次会议,讨论如何改变报告评估标准,以提高中国的排名。

根据威尔默哈尔德律师事务所的调查报告,中国官员在2017和2018年非常希望提高排名,2017年10月,格奥尔基耶娃召集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和编撰《经商环境报告》的经济学家召开会议,讨论如何拣选数据与改变评估标准。调查报告提到,会中有经济学者表达不同意见,但格奥尔基耶娃当时批评自己的同仁“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不恰当,没有认识到《营商环境报告》对中国的重要性。”

调查报告还指出,许多世界银行员工则认为,要为中国排名好看而调整标准才“不恰当”,但“与我们交谈过的大多数员工都表示,很担心遭到报复”。尽管当时已经完成搜集数据的工作,《经商环境报告》工作人员还是在压力下改写,让中国从原本排名第85进步到78。改变标准不只中国受惠,也影响了阿塞拜疆、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的排名。

调查人员指出,格奥尔基耶娃后来被告知相关调整后,她对经商环境报告团队的一位资深工作人员表示感谢,称赞他对“多边主义有贡献”。

对于调查报告的内容,格奥尔基耶娃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声明,否认相关指控。“我根本就不同意这个数据违规调查的调查结果和解释。”她在书面声明中说,并表示自己已向现在任职的IMF董事会报告此事。

回顾当时的背景,世界银行为争取130亿美元增资所苦。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多个国际机构有尖锐批评,也多次扬言美国不再提供财源。中国是世界银行的第三大股东国,排在美国和日本之后。作为增资协议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当时谈判的附带条件是,希望提高自身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

美国、中国和其它他成员国直到2018年4月,敲定对世界银行增资的协议。但调查报告并没有证实或否认,更改《经商环境报告》的调查方式、提高中国的排名和中国同意增资有直接关联。

连布雷顿森林体系也因为拿中国钱手短嘴软吗?美国外交关系学会研究国际经济体系的主任史代尔(Benn Steil)接受本台访问时就说,国际体系中的合纵连横,有时候并不是中国“大撒币”发挥多大影响力,而是美国自己打败了自己,但这并不是特朗普时代才开始的。

“美中两国在包括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之间的争端与纠葛,早在前总统奥巴马时代就有了。当时,在国会的共和党人的一些‘愚蠢’坚持下,美国因此无法推动这两个机构内部的治理改革,尽管相关改革并不会让美国失去一票否决权。”史代尔告诉记者。

他说,当时会有议员为了阻碍中国在世行投票份额的增加,而全盘推翻美国主导的改革计划。最终,中国也以美国在世行的阻碍设限为理由,说服美国的盟友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AIIB)。

从世界银行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格奥尔基耶娃多年来都在美国主导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耕耘。来自保加利亚的她直到2019年10月攀上个人职业生涯巅峰,担任国际货币基金总裁,现在个人信誉蒙上阴影,雪上加霜的指控还没完。

世界银行标志(路透社图片)

同行负评指控“没操守”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教授罗默 (Paul Romer)就告诉法新社,他2018年辞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职务,就是因为无法忍受世界银行的报告随意更改相关标准,“世界银行的领导阶层、包括格奥尔基耶娃在内,他们没有操守。”

罗默当时就是负责向格奥尔基耶娃报告的高阶主管之一。他说,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为中国量身订做,他当时怀疑世界银行更改评估标准是为了让智利受惠。

截至发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回复有关罗默指控的请求。

《经商环境报告》堪称是世界银行的年度“旗舰报告”。本台记者翻查历史资料发现,2018年10月公布的《2019年经商环境报告》,中国更大跃进至第46名。世行当时还特别赞许中国,在10项调查指标中有7项较去年进步,创下单一年度改革最多的一次。

2020年,世界银行相关指控传出后,就停止发行《经商环境报告》。

世界银行日前就此声明指出,“外界对世界银行机构研究的信任,是至关重要的,这份来自内部提出的道德问题调查,涉及包括前任与现任世行员工,世界银行已主动暂停经商环境报告。展望未来,世界银行仍致力于采用新的方法来评估商业和投资环境,期待以新的方式让世行员工的能力得以发挥。”

作为美国投资国际金融体系的主管单位,美国财政部则表示,“这是世行的重大发现,美国财政部正研究这份调查报告,保障国际金融机构的诚信,这是财政部的优先事项。”

被中国绑架的国际体系与机构

中国参与国际体系不但没有好好地遵守规则,反而是改变、甚至是把腐败与权钱纠葛带入国际体系与机构中。包括联合国的人权机构,就曾传出把向联合国申诉的中国人士资料交给中国官方。

2019年,世界银行更曾传出要求台籍员工须取得中国护照,否则不能继续工作,也不再录取台湾籍人士。直到事件曝光后,世银才开始修改内部规则。

世界银行这次自揭疮疤更显示,中国要发挥影响力有时甚至不用中国自己人直接出手。

史代尔就预测,不只在世界银行内部,他相信“中国还会越来越积极地推动在其他国际机构中支持中国的立场,包括像是联合国对台湾的立场,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在溯源调查上,这些问题都无法从机构的制度上着手解决。”他认为,美国得和盟友以身作则,更积极参与相关机构治理的改革,才能抗衡中国的影响力。

目前,世界银行有一名中国籍的高阶官员 — 前中国财政部国际财金合作司司长杨少林,于2016年担任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兼首席行政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