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环境与发展 – 钍基熔盐反应堆真的“清洁”吗?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媒体近日报道说,从今年九月开始,中国将要测试一座没有核废料的清洁核反应堆,这座核反应堆的不同之处首先在于它使用的燃料并不是通常使用的铀原料,而是一种放射性能比较底的钍原料,其次,反应堆内部循环的是盐而不是水,相对安全和廉价。反应堆也不需要通过水来冷却,因此核电站并不一定需要修建在沿海或者靠近河流的地带。这种全名叫做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是第四代核反应堆的一种模式,它同目前运营的铀反应堆的相对比具有原材料资源丰富,相对安全而且不需要消费大量的水资源。据中国媒体介绍,北京政府十年前就投资开发此一计划,投入的人民币的总金额已经超过四十亿元。

法国电视台Arte 2016年有关钍金属报道视频截图

即将投入试验的甘肃武威反应堆由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负责设计修建,这个小型的核反应堆只能产生2兆瓦的热能,仅够满足1000户家庭的供电需求。如果这次的试验成功,中国计划在2030年前建造一个373兆瓦的反应堆,可为数十万户家庭提供供电。中国官方在这种新类型的核反应堆上看到了中国能源转型的新希望。

国际舆论高度关注中国测试新型核反应堆的消息,法国24小时电视台报道引述法国以及意大利的核电专家评论说,中国正在测试的新反应堆从理论上应该比目前的核反应堆更加安全,而且更加重要的是,钍在全球的储藏量十分丰富,远远高于铀的储藏量。

那么,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既然拥有如此明显的优势为何今天才有首个测试反应堆?事实上,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都曾经计划修建实验性的钍反应堆,但是,最终却都先后放弃,那么,西方放弃该技术的原因是什么?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是否真的是清洁的核反应堆?是否是能源转型的希望?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反核组织法国核辐射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AD)发言人罗兰-迪巴德先生(Roland Desbordes).

法广:非常感谢罗兰-迪巴德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中国与法国的媒体对这个新型的反应堆都比较正面,都充满期待,您觉得呢?

Roland Desbordes: 我对媒体的报道感到惊讶,当然,在我所看到的法国媒体的报道中必须要作出区分,有些内容是正确的,而有些则十分荒谬,完全是错误的。我也能够理解,因为这技术性太强,记者们一般都不一定了解。但是,我们必须对试图推广这些反应堆的商业运作的人推销广告中仔细掂量。因为这一类型的核反应堆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他们的设计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之所以今天并没有被推广,其原因就是因为其中存在多个很重要的技术性问题并没有找到答案。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到目前为止均未能解决这些技术问题,类似的测试性的小型反应堆也已经存在,但是,并不是用来发电。中国方面既然是要用来发电,或许中方已经解决了这些技术性的问题。但是我对此持有保留。

法广:专家与媒体一致评论说这种反应堆比较安全,而且原材料资源丰富,产生的垃圾也少于铀反应堆等等。

Roland Desbordes:确实,从纸面设计上来看,这一反应堆的确存在一些优势。比如说,反应堆内部设有一个开关,也就是说,它应该不会陷入失控,所以,似乎更加安全。至于,它是否会产生更少的核垃圾,这一点还有待于进一步确认,而且,即使核垃圾的辐射性仅仅存留几百年,也必须同几千年一样需要去处理。另外,钍元素在大自然中的储藏量确实要比铀要丰富得多,而且全世界各地都有,但是,它的开发与加工却十分污染,因为必须将大自然中找到的钍元素经过化学加工之后才能够作为核燃料放入核反应炉,而这个化学加工过程会对环境以及个人的健康产生严重的威胁。

法广:钍目前几乎没有任何工业用途。它是在中国稀土开采业中是一种废料,将废料变成燃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Roland Desbordes:是,但是,根据国际研究机构对化学元素的毒性排名,钍元素的危害性与铀元素相十分对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对它的化学加工过程所可能带来的环境与健康危险严重,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钍金属并没有被大规模的工业使用。是我们放射性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D)最早提出了钍元素的有毒性问题,今天工业上罕见地使用钍金属的例子是例如,因为钍金属具有抗热的性能,所以,曾经被用来制作飞机上的部件,但是,人们随后不久就发现这并不是最佳的选择,并且用别的材料来取代。遗憾的是,媒体很少提到环境以及健康后果,如果要进入大规模工业使用钍金属,这可不是一个一般性的选择,因为它将带来巨大的改变。

法广:如果用一两句话来概括,您觉得这种新式的核反应堆可以帮助解决能源问题吗?

Roland Desbordes:首先,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清洁的核反应堆,我不太喜欢使用骗人的词汇,这是一个核反应堆,它就会产生核垃圾,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太清楚会产生什么样的垃圾,这些垃圾带有多大核辐射,应该处理数百年还是数千年。到目前为止,这个反应堆还不知道是否能够产电。我们确实需要供电,这是一个切实的问题,但是,如果你问我这是否是解决供电问题的办法,答案是否定的。尽管我并不否认钍反应堆确实存在一定的优势。有意思的是那些核工业的推广者们,当他们要推销新的反应堆时就会说之前的反应堆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题,而之前他们推销旧的反应堆时可没有提到任何问题,今天,他们又说:“这个旧的不太好,我们又有一个新的特别好”。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商业推销而已。

法广:有评论认为,西方在上个世纪之所以并没有选择开发钍反应堆,主要是由于钍反应堆并不能够满足民用以及军用两种需要,您赞同这种观点吗?

Roland Desbordes:我早已听到过类似的说法,但是我认为并不完全是。确实对美国与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以及英国,法国等国来说确实很明显,他们确实计划开发核弹。对他们来说,必须寻找一种能够两用的技术。但是,也有一些国家,例如,德国,比利时,日本,意大利等国并没有特别的军用计划。当然,这些国家占少数。另一大放弃钍核反应堆的原因是有许多技术问题并未获得解决。法国Grenoble有一个研究小组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些问题,除了必须找到耐盐水腐蚀的材料之外,还必须解决反应炉的密封等问题。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需要时间。

感谢法国反核组织法国核辐射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AD)发言人罗兰-迪巴德先生(Roland Desbordes)接受法广的专访。

中国未来是否会在中国以及一带一路沿路国家推销这种新式的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关键还取决于今后几个月内反应堆测试的结果,因为中国国内的专家指出,测验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类似熔盐泵发生故障以及管道腐蚀或者堵塞等问题。不过,他们对反应堆的成功充满希望。

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只是目前各国正在快速推进的六种反应堆技术之一,这些技术包括用铅或钠液体冷却反应堆等等。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政府为上述每种技术路线都制定了计划。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